2003年小品文 系列

 

这些灵修小品文章的作者为一位盲人。由于目前中文盲用计算机系统在中文输入法的校对方面尚有许多问题,因此读者在观看文章时,可能会发现笔者有许多用字用词上的讹误。但是为了忠实呈现原笔者的文章,本网站的编辑者未将这些讹误加以校对。(或者,读者也能因此而些许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战及不便)。若造成阅读上不便,请您见谅。  

 

依循   2003/09/14

荒谬   可笑   罪恶

不知所以

F4王八  怪物__可也

 

这我们存活的世界

生存的样貌啊

每个人都在其中

属于全体

不知何去何从  或许

也没有所谓来去的方向吧

 

容忍与接纳

幽默以对  自己与世界

或许总有祂的意志

只是难以了解呀

 

关于丑恶

包容?管束?都需要!

__存在的事实

__自嘲之余的盼望

朝向

少一点罪恶与悲哀

 

路途上  可有那么

一盏灯   一点安慰

只存于心中__也罢

 

 

 

剪贴的希腊游记         

雅典 德尔菲 卡兰巴卡   2003/ 7 / 18

起伏的丘陵上是巨大裸露的岩块,赤热的阳光毫无保留的直射在大地上,岩缝间竟也能长

出树木。我让自己曝晒在火辣辣的太阳里,揣想着,这样的纬度、这样的地貌,

是如何影响着古希腊人,如何孕育出那样自由、开放、充满美感与生命力的文明?

以前在图片上见过奥林匹克运动会那个赢得桂冠的「车夫」;还有那个断了手和断了

G G 的人,实在不觉得如何。

然而,近距离的接触,虽仍看不清楚,却有强大的触动力。

德尔菲的遗迹,虽只剩残缺的石柱、基座,徘徊在用巨石堆栈而成的剧场、讲台、神殿林

立的石柱间……,遥想古希腊人与天地的对话,一个个完美的全人,彷佛依然活跃在阳光

晒的滚烫的巨石上,正裸身自由的跳跃在林立巨石的山丘上;正慷慨激昂的发表他们的哲

思。

阳光越是赤热,皮肤越是灼热,愈是与天地兼容,于是乎忘了自己是人还是神。

 

 

 

卡兰巴卡 玫特罗    2003/ 7 / 19

中世纪东正教的修道院,如同想象中一般矗立在高耸陡峭的岩壁顶端。

室内光线微弱,我几乎什么也看不见。P 说多半是俭朴的壁画、雕刻,没有台湾道教

寺庙的金碧辉煌。

我不知道画了什么、刻了什么,只觉得像西藏众多喇嘛寺一样,遥远神秘,

我在其中感觉不到上帝,无论画的多美、雕的多精致,我想我还是感觉不到我的圣殿。

在我所可以感觉的光影与温度中,有没有这样的一座圣殿,没有军队、没有政权或富人的

资助,因而也不属于他们?有没有一座圣殿不用财富和权威、教条;有没有一座圣殿,

使人直接听到上帝的召换?

 

 

 

雅典   2003/ 7 / 20

俄罗斯政教的大教堂正举行周日早上的弥撒,合唱团在礼拜中配合吟唱着,

是那种中世纪传统古老教堂里精致、纯美、小型的合唱…!

石砌的外墙,内部是木制的廊柱和楼板。祭坛前的蜡烛和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柔

和的闪着光。

钟楼上的钟是19世纪俄皇赠送给本教堂的。信徒有的披着头巾,有的穿著时装,

有秩序而虔诚的礼拜着。这一幕似曾相识…,想起托尔斯泰小说中的场景。

在一楼站了一会儿,爬上木梯,没有人阻止。回廊的栏杆旁有两三个信徒,坐在

他们旁边,往下看,是蜡烛形成的灯海。合唱团也在二楼,这个位置真好!

教堂中央层层上升的玻璃透着天光,歌声响起时,我不自觉的仰头迎着它。

周日早晨的盛宴终于在这里豪奢的展开!

昨晚梦见背着我的大旅行背包,被人从巴士上赶下来,没有惊慌,只觉得沉重,

又梦见妈病了,很无助。

 P 和 H 去宪法广场看卫兵交接,约好在教堂门口会合。

每个人所依循凭借的不同,在第一次的自助旅行中,为活动安排而看出人的差异,无论

如何对每个人那都是重要的。

 

 

 

克里特岛  哈尼亚  2003/ 7 / 22

在港口咖啡座,P 读希腊神话给我听,这是场飨宴。

希腊人以自己的形象创造神。神具所有复杂的人性,可见希腊人对人是宽容的。

然而,希腊人的神并不是他们的宗教,我想用他来认识人性,或许更适切。

面对人性的多样面貌,来自宇宙的光明与黑暗,神性与兽性兼具,人们该如何看待自己?

何所依循?尊重?管束?

我猜,在希腊的法律中,应该是没有死刑的吧。

喜欢哈尼亚,因为每个钟头都会传来教堂悠扬的锺声。

 

 

 

圣多里尼 fila   2003/ 7 / 24

中午热的使人头昏,坐在面海的餐厅吃不怎么样却贵的要命的三明治和咖啡,这里看不到

「希腊」,是欧洲人的希腊。

沿着山壁有环绕而下直到旧港口的石阶,我不知道为何会走下这条「驴粪大道」,

滑溜溜、脏兮兮的令人浑身不舒服。到处都是给观光客骑乘的驴子,都很健壮。

然而脑海中却出现小时候看过的卡通「木偶奇遇记」,忽然觉得这里简直就是恐怖的地狱。

不知道怎么会把大把钞票往这样一个使人觉得贫瘠空洞的地方丢,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

游魂。

 

 

 

游泳!  2003/ 7 / 30

和说话一样,我只想说我想说的,在我想说的时候。

很庆幸在santorini IA发现那个无人的海岸。

米克诺斯的天堂海岸,有洁净的白沙和清澈透明的海水,但渡假的人太多,海滩上摆满了

要收费的躺椅、洋伞、还有饮食摊,震天嘎响的热门音乐,外面塞满了车。

所以我选择在清晨与日落时,对着游客散尽的大海野餐,然后吹陶笛。不觉得可惜,

因为我已有过最美的,比起几年前去帛琉浮潜,天堂海滩实在不算什么。

期待今晚回雅典,能在卫城千年的半圆形剧场听一场音乐会。时间紧迫,且不确定今晚

是否有演出。

 

 

 

大坝登顶杂感   2001 夏天

                                                 

    「准备攀登」,打好绳结,扣上钩环,就要开始了,依照规定,我高升的向队友这样大声喊出口令。 「确保完成」,听到回应,炳住气息又按标准程序慎重的喊「开始攀登」。

最后攀爬岩壁完成登顶的

路,是C引导的,这段路有他,我知道我一定能做得很好。

    站在大坝峰顶,K拿着摄影机要大家说说感想,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自己

有什么感想。然而话才出口声音就哽咽了,自己也搞不清怎么回事。

虽说没见过多少名川大山,大坝却不是最令我兴奋、震撼的,而这样的反应确是头一遭。

 

    坦白说,那次逐鹿、家九聊、红河谷之行,出乎意料的走到半夜一点多,虽说有人认为这段路程遥远,其实应该可以安排在两天完成的。但是,为此我仍深

感抱歉,心理一直无法释怀。因为如果没有我,在那天的情况下虽然大家也还是一定要摸黑的,但毕竟可以不用走到半夜。有一段时间,我不敢要求参加活动,心想「我得认清事

实安分些,别再捅蒌子了」。没想到有一次忐忑不安的跟G到龙洞这位于东北角海岸上布满嶙峋巨岩的天然盐场体验攀岩之后,

J居然多次主动邀我参加会里的活动。

 

    这半年多来跟大家一起练习攀岩,所有的一切我全然陌生,不知道要学

什么,也不知道要怎么学。我猜想大家也一样不知道怎样教我。可贵的是从穿安全吊带、

认识沟环、打绳节,到徒手攀登、普鲁士攀登以及其它各种攀登和下降的技巧等等,大

家都认真而仔细的指导我,并不因为我学的慢或做不好而放弃教我,或者干脆替

我做。他们没有给我任何压力,但每次却都认真而确实的要求每一个细节。 能踏踏实

时的学,是我最大的满足。

 

    五人小组一路说着、笑着、吃着喝着,我也一路猛喘着, G稳健的带领

W大哥和E大哥幽默的畅谈多年来惊险儿丰富的登山经验和见闻,我们的C一面在前引路,一面与大家唱和

,我则神游、惊叹于他们的故事之中,渐渐忘了心中残存的疑虑。

 

    七月七日下午返回久久山庄的路显的很长。 清晨出发时,两位大哥说下午

会下雨。果然,先是听见远远的闷雷,然后越来越近,闪电伴着雨来了。收起轻

松的谈笑,我们迅速下山。天越来越昏暗,雨越来越大,巨大的雷电轰隆隆的当头霹下,头顶一片闪

光,天地彷佛都要爆裂开来了,山径成了小水沟。我努力前行,一心只想早些下山,忽然G回头问我「

你是不是很怕打雷」? 我呆了呆,承认了。 「你怕也没用,急也没用,你

只能稳稳的走」 ,他严肃的说。我立刻收回下飞了的魂,好容易才走回山庄。

 

脱下与一发现里面并不比与一外面干,换上令人感到舒适异常的干衣服,累的摊在床上。满肚子狐疑的问G怎么知道我怕打雷,「你的脚步都

乱了,不停的踩我,登山杖也不断的往我的脚上搓,重量也往我身上压,其实你

急你慌有什么用」,他想当然尔的说。

头一日长途车程之后,傍晚开始从登山口重装摸黑上行,到达山庄已是晚间九点多了,躺在大通铺上,16皎洁饱满的月光洒落一室,不知味合,我彻夜未眠。

两天玑垒的疲劳,这嚜样的一夜使我还没有到就寝时间就已经睡着咧。

 

    回程的车上,因为晕车,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着。十六明亮的月色;3050

高地宽广起伏的草原;壮丽的圣棱线;风化中的大坝主峰,以及我所看到、听到

、感觉到的,都一一浮现。 大自然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时,所有的有生命和无

生命的一切,无论他们以怎样的姿态存在,都是天地在忆万年的悠悠岁月中,以

他无所不在的力量造就出来的。这是何等的壮阔;何等的憾动人心啊!

无论你是怎样的英雄豪杰,在大自然面前都必须谦虚。你会饿、会冷、会累,你

怕变幻莫测的天气,你背负不了多少东西,爬不了太高,走不了太远。

  「你急也没用,慌也没用,只能稳稳的走」,我没有退路,不能逃避或耍赖,

只能收敛心神,老老实实的往前走。登山旅行如此,人生亦然。

 

    我的体重加上装备,剎不多六七十公斤重,我带着这个重量走,他是我生

命的重量,G分担了这个重量,全体的队友也分担了。

 

 

※欢迎转载,但请来信征得同意,谢谢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