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小品文 系列


這些靈修小品文章的作者為一位盲人。由於目前中文盲用電腦系統在中文輸入法的校對方面尚有許多問題,因此讀者在觀看文章時,可能會發現筆者有許多用字用詞上的訛誤。但是為了忠實呈現原筆者的文章,本網站的編輯者未將這些訛誤加以校對。(或者,讀者也能因此而些許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戰及不便)。若造成閱讀上不便,請您見諒。  


 

日記一則   2005/8/23

十天前嘻嘻哈哈跟外公聊他小時候在撕贖讀書、青年時期跑片台灣到處打工的種種。聊到一個段落,靜默了幾分鐘,他悠悠的說:「戰爭最可憐的實在識老百姓」。 然後我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問起當時的情形。 戰爭的最後一年,他被徵調去當兵,那年他剛結婚,還沒當爸爸呢……。美軍飛機大轟炸…在運送物資的船上,躲到哪去?好多傳陳了…炸彈滿天飛…

班長第一時間衝進壕溝躲避… 阿公滿臉砲灰站在那裡…眼睜睜的看著,…被詐得肚腸滿天飛的孩子、B被水泡的浮腫的、被稍的漆黑變形扭曲的 …把屍體從水裡撈上來、用棉花塞入遍地七孔流血的屍體…… 把燒焦扭曲的屍體三個三個的放在擔架上台走…,全隊被強迫用棍子輪流痛歐逃兵…。

 

次日早上醒來恰好沒人打擾,躺在床上想:阿公怎樣看待這血腥苦難的一頁? 阿公很少說話,不大表露自己、骨頭很硬,想這是戰爭留給他的, 也是這樣才能走過這戰後的六十年吧。

 

我呢?該怎麼辦?儘管心中有許多我還不瞭解,甚至根本沒辦法、永遠沒有能力瞭解的問題,但是除非相信,相信上帝避有最好的安排,才能擺脫不解與迷惘、傷痛和絕望,才能重新對生命抱持熱情。如此豈不是和社會上許多我認為迷信、愚蠢的人們一樣嗎?忘了在哪曾經聽到人說:「世上帝揀選人,而不是人選擇上帝」。我想這是一種恩典吧!被檢選的人儘管不比其他人好,也不支為什麼,總之就是幸運。  

我的淚水山然而下。

 

小時候不知道聽誰說:每個人頭上都有個光圈,還有個天使,無論你走到哪裡,無論什麼時候,這個天使都會保護你。我沒有懷疑,就相信了。還記得那使怕黑、怕鬼的我心中賭定踏實起來。

 

許久以來懷著對生命、對世界的種種疑惑與迷惘,XX的離開使我陷入無解的哀商。從一開始一兩星期的驚嚇恐懼,到近兩個月的拒絕想、不願聽,現在,雖然還是難過,但應該是沒關係了。

 

 

 

黑龍江邊境之旅     2005/07/23

黑河是黑龍江邊的城市,與俄羅斯的阿穆爾州首府布拉格維森斯特相望。 在旅館的窗前就可以俯覽江景,將上戲水的人很多,夜晚布拉格維森斯特的燈火燦爛。 遊船可開到對方水域,雙方協定只要不上岸即可。 互市貿易區的商品低劣,使人根本沒有購買興趣。 兩國沒有偷渡問題,因為中國人看不起他們低劣的物質水準,而俄羅斯人則瞧不起中國人的素質。

 

今天進入松嫩平原,來到火山區五大連池。 一望無際的壯美平原上栽植著大豆,從沒想過如此平凡的景緻,也會如此令人激動。 附近有很多監獄,且都是關重刑犯的,任何越獄者在如此平坦廣闊的大地上是無所遁行的,尤其這裡有全中國最漫長酷寒的冬季,跑出去, 我看不是餓死也得凍死。

                                               

七月二十四日。 從五大連池搭車來到黑龍江省省會哈爾濱。 沿途大豆和玉米是這一望無際平原上的主要作物。 一路上看到這樣生氣勃勃的景象,心中的悲傷也就漸漸的平復了。 豐美富饒的大地好像上帝正溫柔的說「孩子別難過了,這是我送給勤僕善良人們的,你看多美」! 在黑河參觀璦暉紀念館時,第一次知道「海蘭泡慘案」﹙海蘭泡就是現在的布拉格維森斯特﹚,也才較能瞭解東北人和那個死老共刘長河的立場和感受。 家園被鐵蹄踐踏的傷痛是難以抹滅的,因而產生強烈的民族主義。 「高梁肥大豆香,片地黃金少災殃,自從大難平地起……」,早已過時的長城謠浮現腦海,我知道那種心情。

 

俄羅斯人強佔中國領土,燒殺擄掠雖然殘暴,但國土雖大卻被困在酷寒的內陸,生存的需要迫使俄國像狼一樣想爭取一方更適於生存的空間。

至於台灣人, 早已受夠了被當作次等國民,極力要為自已的命運與尊嚴做奮力的一搏,如同當年渡過黑水溝的先族。 「雨夜花」的悲哀我怎會不知呢。

 

人類歷史中各種族地區間的恩恩怨怨在利益的驅使下終要走上和解。 我想起陳牧師說的「上帝會難過的,祂會為祂的兒女們互相傷害、爭戰、殺害而難過的」。 我想這才是所有仇恨的出口和終點。

 

獻給火車長途旅行中懈垢的人們:在旺旺公司工作的27歲業務員 ; 鄂倫春族的中年公務員 ; 浙江省的公務考察團,以及溫文儒雅的哈爾濱鐵路局負責思想教育的處長,還有地陪刘長河。

 

終於到了要回家的時候了,在北京機場裡,特別去看了幾家賣中國服飾的店,和香港一樣,這一類的店賣的都是高級精緻的中國是衣服。有的是傳統型的,有的是改良式的,還有休閒、運動型的,不要說外國人, 連我看了都喜歡的很。不過價格挺高的, 看來國際化之後的商品只有相當社會地位的人材消費的起了。以後中國人都要看著有錢的西方人穿中國服裝了。除了服飾,機場裡還推出中國各地區具有文化代表性的擺飾, 反觀台灣,又拿出了什麼來吸引觀光客?

海關檢查的時候遇到一整團的西方人,他們都帶著嬰幼兒,令人難以忘懷的是這些都是中國娃娃。他們都將離開中國,到西方的白人世界開始他們的嶄新人生。

 

 

 

日記一則    2005/4/30

中學的時後略知進化論,於是優勝劣敗成了一種陰影,因而自慚行會,質疑自身生命的價值。

 

後來我去登山、旅行,領受天地包容萬物的浩瀚與美好,於是我知道,我當然屬 於其中。在最陌生的國度,不同的人文風貌,不同的生活面貌,我在尋找造物煮的影子,尋找一種在任何條件、任何角 落裡生命的依循。

 

有一種信心,是對生命的信任,或者說是對上帝、對命運的信任與接受;相信一切必有最好的安排,於是在風雨中、在崎嶇黑暗裡,生出 忍耐與安詳。 有一種愛,來自對造物煮的信賴;相信萬物都是一體的,彼此相幫相補,沒有驕傲、自卑或 嫉妒。

 

有一種期許,來自寬恕與承擔。那十字架上受苦的身體與流躺的寫啊!洗淨了世間無知的罪惡。

 

星期五晚上去XX家,他們有一套新的家庭劇院,他播放芭蕾舞劇、歌劇和名家演唱的選翠給我看。在羅馬的大教堂裡,撥茄力像個小學生一樣的站著,蓄著亦把鬍子,瞎了的眼睛避著,猶如中世紀的消向。「天使之糧」的旋律雖然熟悉,但從不知道歌詞內容,一種最前程的信賴,一種純蹼美好的禮讚卻深深使人動容。

 

 

 

※歡迎轉載,但請來信徵得同意,謝謝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