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小品文 系列 1
 

这些灵修小品文章的作者为一位盲人。由于目前中文盲用计算机系统在中文输入法的校对方面尚有许多问题,因此读者在观看文章时,可能会发现笔者有许多用字用词上的讹误。但是为了忠实呈现原笔者的文章,本网站的编辑者未将这些讹误加以校对。(或者,读者也能因此而些许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战及不便)。若造成阅读上不便,请您见谅。  
 

一点都不寂寞    2007/08/24

前几日看到这样一则报导:
诺贝尔奖得主被当乞丐赶
(陈文和/综合十七日外电报导)
危地马拉的一九九二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孟竹女士,十四日穿着马雅族印
            地安人传统服饰前往墨西哥坎昆五星级的「珊瑚滩大饭店」参加国际会议时,竟被饭店工作人员误以为是乞丐或沿街叫卖的小贩而惨遭赶出饭店。
珊瑚滩大饭店员工将她赶走一事,再度凸显中南美洲国家对于印第安原住民根深蒂固的歧视。这起事件最后因有其它宾客认出孟竹出面协调才化解。

据准备在饭店访问孟竹的记者罗美洛指出,这已经不是孟竹第一次遭饭店人员驱赶。珊瑚滩饭店的建筑与摆设主要以仿马雅文化来吸引观光客,然而,对于具现马雅文化的马雅族印第安人却始终抱持歧视态度。

感想:
真好!
 人们生活在这/无奇不有的 "彩色世界" 还真是一点都不寂寞呢。 
「他是谁,
他不是那个木匠的儿子吗」,
他到自己的地方,
自己的人却不接待她。
幸好这些遭遇耶稣在两千年前就有过了,

耶稣是神的儿子尚且如此,

我们这些无名小子所遭遇的就根本不足挂齿了。
 

 

 

不会飞的蝴蝶   2007/08/16

我的联想:
我们常常自作聪明,以为「天地不仁」,
 
总是用自以为的聪明才智来看待生命,替天行道。
于是出乎意料的始自己和他人的生命
失去上帝原先赐与时的美丽祝福和计划,

以致一生只能拖着沉重的身躯在地上爬行,

永远失去在永恒的花园里飞行的机会和能力。

如果那个邦蝴蝶破茧而出的人知道上帝原先的设计,
他一定会在一旁屏息凝望,
见证这一幕撼人心玄的生命其机。
真想掉眼泪
 

 

 

丑的变为美    2007/08/15

对,很多时候我们用自己的眼光或人的角度看周遭的饰物和人生境遇,就会觉得这个苦,那个田;这个丑,那个美;这样有福,那样不幸,

但是,那毕竟只是我们因着某种脚色、地位、年龄、处境等等背景而产生的,其实都是很有限很片面的。

事过境迁之后,月历增加之后,常常会发现,美的变为丑,丑的变为美;以为有福的变成不幸的根源;以为倒霉的反而成为祝福。 

我想上帝不管把我们放在什么环境,都有他的用意,只是我们不一定知道霸了。因此,要珍惜,要感谢,学会上帝所要我们学的公克,完成他在我们生命中美好的计划。 

 

 

 

和耶稣一起长大   2007/8/5
可笑的人啊!为什么哀叹?
 
你是什么人,看到十字架上的人子吗?
所受的算得暸什么?

傲慢的人啊!挣扎什么?
你是什么人?
看到马槽里的圣婴吗?
为什么不能够在你的无能软弱之中?
你本是如此不是吗。
为什么要逃走?为什么要强状有力?
为什么不好好
`安静?
虽然一直很努力,今天更相信网后,
就算被排挤孤立和漠视,会更家坦然无惧,
因为耶稣是朋友,是保证一切的师父。
虽然一直以为我可以,今天更相信往后,

不需奋力维护,

可以勇于承认弱点和需要,并且接受人们的任何态度和眼光,一步也不逃离躲避。
感谢上帝!我将与马槽里的耶稣甜蜜的相遇,和她一起被人喂养,和他一起长大成熟。
你会看到,我依旧是这般可笑,这般傲慢,
但是,我已经上路。

何等欢喜!
何等满足! 

 

 

愿意到万华服事的台大基督徒姐妹  2007/6/24

今天主日,有一位我不认识的姐妹,台大毕业,很年轻, 在教会工作了两年, 即将投入万华区的服侍。

他说:想到很多没有得旧的灵魂就很难过,这个社会把人们切割成一块块的, 希望能够跨越。他说:人家都说我很有爱心,我绝得其实是上帝要让我看见她的荣耀和作为,就在这些游民和妓女身上。他分享的经文是一段福音书的经文:在黑暗中的人看见了大光,有大光照着他们。 

他的分享使很多人都很感动,我也一样,上帝在向我显明祂的应许, 要将珍李传余万邦的应许。

真的让人绝得很安慰。

 

 

 

无题   2007/06/15  

「我刚去看他,他…,医生说`…。」

闷热的下午,满身是汗的跑到教会跟传道说。「帮他祷告,小孩子没有什么反应,我实在不会…教会可不可以… 是不是有人可以……,或者有什么可以给我看看… …」。「我会联络看看医院是否有牧师,… 不然我也可以跟你一起去。」传道轻而易举的给了我满意的答案。

不知道是过度紧张使然,还是太兴奋了,我不能不好好的走一段路。 赢了!竟然就这么简单。我有教会!教会还连着教会,一个个连起来! 我是很软弱,但是我大哥很刚强, 我是很无能, 但是我老爸是全能的。怎么样, 闭嘴吧,撒旦, 现在就给我滚的远远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要去看他,为什么一定要帮他祷告。之前学校一个礼拜内死了一个,还有一个跳楼,这类事情够多了。

没错…, 没错…, 但是上帝爱他,只要得救,就会变得完美无暇了,那日子很快, 我知道会很快的。

一定要常常记得, 越是头痛的人,越是应该想办法让他信主,只有这样对付,问题才能真的解决,不然就永远如同芒刺在背。归入主的名下,你我或许仍然令人受不暸, 但是最后总有一天, 那日子到了,一切就都解决了。在此之前,因为预见共有的永恒与圣洁,彼此的隔膜似乎也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点名的时候   2007/05/27

星期四晚上,陈牧师说, 耶稣借着叫拉撒路死而复活来说明「复活在我, 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

师母说,只要盖上印,就不要怀疑,那都是撒旦的谎言,所以要常常到教会。

在宁静的夜晚, 一起清唱「点名时候」

一首轻快活泼的进行曲, 我有这首歌的CD 不过只听懂副歌。

没有任何迹象,也完全没有想到,我没有哭,眼泪却流个不停。

大概是看我掉泪, 牧师让大家读一次歌词给我听,不过那时我还是没听懂。

该哭的时候脑袋空空没有眼泪,明明好端端的却会措手不及的来个大漏水, 真麻烦。

这两年,经过了一些生离死别,一些风暴,我常常跟上帝说:如果这是主祢的计划,祢的旨意,我接受,我们没关系的

「主耶稣再临那日,必要高声吹起号统,那永远光明… ,凡是上得旧的人必在那边一同乡会,在那边点名我亦毕在其内。在那边点名的时候,在那边点名的时候,在那边点名的时候,在那边点名我亦必在其内。

凡信主而死的人必再纳日复活,大荣耀灿烂光辉何等光荣,盟拣选得胜的人都在天空一同乡会,在那边点名我亦必在其内。在那边点名的时候,在那边点名的时候,在那边点名的时候,在那边点名我亦必在其内。」

其实,很多事我还是不懂。

但是,好像上帝在轻轻的说「孩子啊,到那日你会和很多人相聚的。我已经让耶稣承担了一切,我不会叫你受苦的,到那日,我点名的时候 ,你会在那里, 你要大声答「有」阿。」

 

 

 

如果   2007/05/22

如果心灰意冷沮丧不已, 如果想干脆死了算了, 就要想起以色列民在旷野的报怨;

就要想起那些当他们最后的日子到来,要把孩子一起带走的父母。

 撒旦在窃笑:「 我说没有希望的, 对了吧? 人是无助的, 没有办法的, 对了吧?你自己也还是承认了不是吗?

不管黑暗有多深,抬头看,会有光亮。

如果,可以在最黑暗的地方看到光,上帝的光,上帝的映许,

我一定要看见,在最黑暗的地方,  撒旦就会永远永远的币嘴。

如果祷告: 主啊! 我要… 。怎么能够完全、 怎么能够没有遗漏?怎么知道所要的正是上帝的计划呢?

如果祷告: 主啊! 求你挪去这杯。怎么知道哪最伟大、最完全的计划是否因此耽延?

因为殷殷期盼, 所以祷告的时候就热切的相信, 现在就政在神伟大的计划之中,神的计划正在一步步实现, 那个现在我们还不知道的计划。

因为殷殷期盼,因为热切相信, 所以祷告的时候, 除了「愿人尊你的名为圣… 」, 除了哈利路亚, 没有别的了。

 

 

 

澳零批克运动会  2007/05/20

还有一年,不过你已经可以想见, 2008年北京奥运的盛况。

万头钻动的竞技场上, 选手们卯足全力将毕生努力付诸一搏,

教练团、医疗团屏息盯着呕心沥血调教出来的选手,

成功摘冠,凯歌高奏,国旗飘扬;洛败居后,黯然垂泪, 举国惋惜。

以前常参加残障运动会,有了奖金制度之后,就 决定不再参加了。

 奥运转播节目振奋过我,选手服用禁药日益频繁, 就对之失了兴趣。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奥运成为选手和教练们获取名利的昶所,成为朔造与追逐运动明星的舞台,成为企业财团的生财工具,成为国历的展现,成为另一型式的斗争角力。

喂了获胜,常常不惜付出巨大的代价。

裸身在原野上贲跑、跳跃、推直飙枪、铁饼、签球,

古希腊人曾经位此停止城邦之间的战争。

获胜的选手所赢得的试代表最高荣誉的桂冠,

不是贵重的金银,而是随处可得的月桂树的叶子编织而成的。

带来的是荣誉与和平。

每一次在天地间忘情的迈步、腾越、转身扭腰伸展,

都当是人们以年轻健美的身躯向着怆造他们的主在线生命的赞颂与美丽的献祭。

在这动人的时刻,人们当要忘却世间的一切,当要记起与上帝在伊甸园中最初的相聚才是。

 

 

 

给一位代课老师:     2007/05/07

XXX不可怜,你不要掉眼泪,你说过三千宠爱于一身不是吗?

这些小朋友或许难于进入一般人的社会,或许难于功成名就,甚至难于独立照顾自己,但是他们的纯真与无伪反而常常给我们这些长于世事的人安慰和快乐。你说的狠对,他们真是小天使。我常想其实可怜的人是我们,真该位自己掉眼泪才对。

 

那个瞎子摸象的故事很有趣,人们在这花花世界里往往入了各式各样的迷惑,掉入一个个陷阱而不自知。

但是这些小孩子不会,因为他们不懂, 诱惑就难于进入他们的心灵。

 

谢谢妳给我那么多鼓励与支持,成为一个盲人真的很辛苦,但是活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要经历各式各样的艰苦,总统有总统的难处,小老百姓有小老百姓的困难,生命就是如此,每个人都是一样,每个人也都有他留过的泪水与汗水。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好,也一样的坏。

 

分享的快乐是加倍的快乐,很高兴你喜欢、爱护这些小朋友,他们成长的喜悦有你来共享就更加美好了。

 

(给一位桃李满天下优秀的退休名师。短期代课两个越之后,他告诉我,这两个月对他的生命和人生产生了强大而剧烈的摇撼和冲击,这是她从未预料到的。他说,这需要一段时间来咀嚼与重整。)

 

 

 

怕黑    2007//05/05

你怕吗? 什么样的人会怕呢? 为什么怕?

三年级的XXX常常要人陪, 午餐后总要等人一起回教室, 刷牙的时候宁愿等, 也不愿意自己到后阳台的水槽刷, 叫他回教室拿东西, 不是要求陪伴, 就是一路老师…老师…的大声喊叫…。不管怎么安慰,再三股利 ,甚至强迫他都没有用, 一直不知道怎么帮她。前两天他去上厕所, 又是这般无助的大呼小叫,带他回来后,终于决定了, 就问他:你是不是很怕, 才这样大叫?我告诉他:我小时候, 像妳这么大的时候, 也跟你一样, 我妈妈叫我到楼上拿东西, 我就害怕的不得了, 后来有一天有一个小朋友跟我说「每个小朋友头上都有一个亮亮的光圈, 还有移位小天使随时随地跟着他, 我们看不到他, 但是不管走到哪里他都一直保护那个小朋友」, 我听了以后就不再怕了。他立刻说:「我阿妈叫我去拿东西的时候我就是这样好怕, 真的有小天使妈?」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下课了, 他没有等我的答案, 不过我知道他的确听进去了,以后就安心踏实了吧, 非常希望是这样。

上学年担任导师,上社会课的时候带着三四个八九岁的小男生参观宿舍顺便教XXX折被子。他们兴奋的又跳又叫,上课时间,诺大的宿舍里静悄悄的,  到了楼梯转弯的时候, 小朋友突然同声惊叫起来,缩回我身边, 问他们怎么了, 他们齐声说「好怕」。怕? 我不明白。「不要怕阿,老师在这里」。他们亦步亦趋小心翼翼的跟我走,不再自己往前冲。

有天放学, XXX到练琴室, 知道我要离开了,他紧张的拉着我说他会怕, 我告诉他, 不用怕, 旁边就是教务处, 很多老师都在那里。他惊恐的说: 可是我怕, 好黑。「嘿?」 「怎么会呢? 现在天还很亮很亮,你感觉到了吗?太阳好大好热呢」, 我说。

OOO--需要练习上台致欢迎词,我叫他跟我到准备室,他吓得大叫,拼命抗拒。好不容易让他安静下来, 不解的问他为什么这样。他心有余悸的说: 我怕你叫我自己坐在这里」。「自己坐在这里不好吗?不用上课,可以一直说508(他整天心心念念的公交车)都不会被骂。」我一边问一边偷笑。 「不要, 我自己在这里好黑」他坚决的说。

从来没听哪个全盲的人说过怕黑, 这几个小朋友都没有视觉,怎么知道黑不黑, 又怎么会怕「黑」?我非常的震撼。 对于一般人来说, 「嘿」是光线微弱, 是没有光线,是看不到周遭的环境和目标物。对这几个小朋友来说, 「黑」,是远离人们, 是听不见, 是空旷与静寂。

 我也怕「黑」, 很怕!怕远离, 怕听不见上帝的声音。

 

 

 

俄罗斯大地    2007/4/23

她不是记忆中被冰冻在内陆的狼。「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这个拢长冷酷的名子好像要把人用红色列车带往荒芜冰冻的深渊压碎似的。白色的酷寒, 无止尽的延伸,成为一个黑洞,全世界都哆嗦。这不是真正的她。她是,却也绝不能是戈尔巴乔夫、叶尔钦…的,我这样热切的想。

对俄罗斯其实并不了解,

甚至是陌生的。脑中的俄罗斯几乎只是柴可夫斯基的一些作品以及某次在古老的俄罗斯正教礼拜堂参与的礼拜。主要的还是几年来寥寥几本图书馆借阅,匆匆而过,甚至没读完的十九世纪俄罗斯的纹学作品和陆续购买的七张民谣CD铺成的。

我不会分析作品,常常不懂人物间的对谈和自白,也不知道歌者演唱的内容是什么,但这已经够了,足够震撼灵魂,相信这才是真正的他们。

在黑龙江买的「苏联怀旧金曲」,一套两张CD总共有四十多首曲子。「精选」的意思就是气死版权所有者,从许许多多CD里面选出来的京华组成的大杂烩。

从配器、 歌手、 团体的多样性和录音的不统一性 ,更将这类出版品的特色显露无遗。

他的一致性再于听起来应该都是几十年前的录音再展转转录的。

他不是大杂烩, 而是大补帖。

还不认识主以前,常常想:这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唱些什么?为什么这样唱?

他们既不高贵也不优雅,甚至是风尘仆仆的。

和一些地区的人们一样,生活环境辽阔而艰困,但是他们不一样。

你听见他们的浪漫勇敢、热情坚毅,你听见他们坚定的脚步声在荒野的风中来了又去。在艰困中叹息,在冷冽的冰封中烈舞。你听见他们生命的底层有一种谦逊,有一种壮烈,有一种承担,他们自持,铿锵有力的走着。尽管风尘仆仆饱经风霜却越发显得高贵。

他们是农人、是村妇、是小兵、是流放者…。

在旷野理他们带着枷锁沉重却坚定的不停前进歌咏。

原来他们是卡拉马驻夫,他们唱着复活的歌!

我们也是卡拉马驻夫,也当杨声高唱复活的歌。

 

 

 

童声的联想   2007/03/31

英国微风少年合唱团:我佣有的是「求主垂怜」和「青鸟」两张。是英国几个顶尖合唱团的各声部主唱组成的小型男童合唱团,无论整体或个人,音色都非常精致纯净优美。听他们唱,有的洁净纯然,有的神圣尊贵,有的理性庄重,有的冷静中带着发自深处的虔诚, 犹如小先知小祭司的祷告献祭。

 

很多猕卅或者经文歌曲的演唱是由男声合唱团和男童歌手组成, 这种童声听起来质量绝对毋庸置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庄重肃穆内敛的风格而产生一种修道院里苦行僧的味道, 他们是上帝的忠实仆人。

 

维也纳儿童合唱团: 我只有一张圆舞曲, 一张世界童谣与民谣, 没有圣乐。掘得贵族气息浓重, 团员音色年龄相近 非常一致合谐,呈现出全然精致优雅的质地。好像一个充满上层阶级的白领教会。

 

法国圣马克大教堂:团员有男孩也有女孩, 有儿童也有青少年。我有三张专辑。 不同时期团员的组成以及演唱技巧与成熟度不同,呈现出来的质量与效果也不同,这在其它儿童合唱团里也有这样的情形,因为儿童何青少年的身心都处于快速变动的阶段,但这个团体特别明显。有的曲子主唱已达颠峰,其它团员则表现频频,成为一枝独秀。有的是几个主要声部很厚实成熟,主唱却显得较薄弱。有时听的出几个主唱都很有演唱家的雏型,也都很努力,但是容易显得各唱各的。整体来看不够协调,好像一个卧虎藏龙,但是还不够合一的教会。

 

巴黎木十字儿童合唱团:团员同样有男孩有女孩,有儿童也有青少年,且国籍、肤色不一。团员们的音色差异最大,有的幼嫩可爱, 有的陈静柔软, 有的羞怯文静, 有的直朴率真,有的撒哑青涩,有的活泼跳跃, 有的单纯敦厚。而且听得出他们不同的性别和年龄。或许是选曲的关系,没有某位单一固定的主唱 ,常常是你唱我和互相衬托,所以才能凸显出那么多样的个别特质以及丰富多变的搭配组合, 好像每个人都是主角之一。个别差异那么大的团体, 听来不仅丰富合协之至,且格外动人。他们的歌声像一个完美的教会,虽然每一个人都不一样,然而却互相成全,完全合一。

 

 

 

温柔的战士   2007/03/28

生日的前两三天快醒时梦见站在海边, 有很多人把网拉上来, 往里有黑的和白的鱼, 网子紧绷, 鱼多得要满出来了,有很多鱼好像是白的, 尽管不是大家所要的,我仍是喜乐之至。

醒来时仍依恋着那鲜活的喜乐之情, 忧伤与孤独已经占据我的心灵很久了, 多希望能抓住、 停留在这喜乐之中,并将阴郁一扫而去。我问自己这是什么梦? 「得人如得鱼」, 脑中浮现的是这样熟悉的一句话,太熟悉了,场景似乎来自圣经, 所以这的念头显得过于匆忙草率 ,但没有时间多想, 必须快快起床了。

一直不喜欢听到得人如得鱼,太企业了, 但是那喜乐将使我对之难以忘怀。

求主安慰我医治我, 求主加添力量,使我在每一个角色上都轻易舍弃私欲,认真的对待每一个出现在我身边的人,表现出基督徒应有的胸怀与言行。

求主帮助我时时记得那条吐着猛烈毒液的蛇, 战斗才开始呢。

处在这撒旦环绕的世界, 靠着圣灵, 随时警醒穿戴全副军装,表现合宜, 继温柔又刚强 懂得顺服的意义,在真理里站立得住, 靠主得胜有余。

 

 

 

全家不是我家  2007/2/24

我们已经搬到三峡,
新小区在重划区里, 环境很好,
现在推出的新建案都要努力强调一种「优雅」和「世界级」的高贵气魄,
 
什么「剑桥」; 巴黎」,
 
大学」,「达人
所以大家也都好像应该要尽力显现出很高贵的样子。
不知道这样是不是要让住在里面的人们
觉得比较安慰一点?
回一次家得花点时间,要是搭高铁,都到高雄了 真奇怪, 远的很近, 近的很远。
从大门进去到开自家的门,真是一门又一门,
这里按一下, 那里感应一下,一关接一关。
电视上说「全家就是我家」,
我看应该是, 全家都说这不是我家。

 

 

 

会问「好不好吃」的面店  2007/1/29

快放假时去吃牛肉面

老板室个很老的外省老伯伯, 老板娘是闽南人

牛肉面很朴实, 一晚八十五块,

料很实在, 肉多得好像怎么吃都吃不完 汤很ˇ嫌,吃起来很传统。

老板喜欢讲话, 只是我听不大懂,听不懂反而很有意思

 店里没电视, 他们听国语老歌, 老得牙齿都要掉光了的那种老歌,

吃完还问「好不好吃」的老店

摆了三四十年的摊子, 最近有了店面

真是一家标准家庭式的店

汤友时太浓友时比较淡

肉有时后是块状的有时候近乎片状

有时候比较硬, 有时候俏到好处

有依次点了一份烫青菜

老板说烫青菜是一半小白菜, 一半大陆妹

有这种卖法的嬷?

老板娘端了一海碗给我,就向庄面的碗公一样,  吓了我依大跳

怎么这么多

他说: 我们的烫青菜就是这样。

拜托, 怎么可能有人吃得完吗!

结果那一餐大半都打包回家了

真是一点也没有生意头脑

 

 

 

灿毁    2007/1/28
约瑟的哥哥们把他卖到埃及,多年之后,他因此而就了全家。

约瑟说:  我怎么能代替神的意思呢? 你们原来是要害我, 但是这原是神的意思,为了要派我先到这里,以保全大家,成就今日的光景。

约瑟又说了许多亲爱的话来安慰她那些惧怕他报复的哥哥们。与先知乔纳不同,他明白神的心意,他超越人的恩怨。  

我感到无力, 因为我愤怒 

我绝得不公平, 心理不平衡,

求主怜悯我的自大和霸道,

求主厨去我自以为是的掌控欲。

只有主, 你自己才有支配带领的权利和智慧。

我指责这人, 批评那人,

我绝得自己很委屈, 别人对不起我,

我有什么权利判断别人呢? 正如别人有什么权力判断我?

主啊!感谢妳让我想起约瑟的故事。

主啊! 求你叫我深深董德只有妳才有权利判断世人,

求你帮助我彻底放弃论断。

罪人之间只有彼此饶恕, 因为你说: 用什么量器良给人, 人也用什么量器良给妳。

主啊!帮助我在批评别人眼中有刺的时候,能先看见自己眼中的梁木,帮助我,追索别人的债之前,先想到拟早先所免除我的。

主啊! 求你帮助我, 能无条件免了别人的过错, 不与人计较, 因为, 你叫我们要免了人的债, 如同妳免了我的债一样。

球主帮助我, 因着妳免了我的债, 我也免了弟兄的债。

球主帮助我, 球主将妳怜悯我爱我的胸怀放在我里面, 使我能以此对待那些我不喜欢的人。

球主让我向约瑟一样成为别人的祝福。

对于不喜欢的人,得罪我的人,不是要报复、奏组,也不是要等着神来审判,

只有位他们祷告,球主的爱降临到这些人身上,使他们蒙恩得救,

于是这世界就要更美好,所以要这样祷告: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度降临,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欢迎转载,但请 来信征得同意,谢谢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