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小品文 系列 2


這些靈修小品文章的作者為一位盲人。由於目前中文盲用電腦系統在中文輸入法的校對方面尚有許多問題,因此讀者在觀看文章時,可能會發現筆者有許多用字用詞上的訛誤。但是為了忠實呈現原筆者的文章,本網站的編輯者未將這些訛誤加以校對。(或者,讀者也能因此而些許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戰及不便)。若造成閱讀上不便,請您見諒。  
 


 

平不平安不安   2007/12/23

一進入十二月,彷彿就該是溫暖快樂的季節,

公車司機戴上聖誕老人的帽子,大樓前面還有一顆顆塑膠聖誕樹,

當週遭一些不信主的人很有風度的祝我「 聖誕快樂」的時候,

我沒有也祝他們聖誕快樂,沒有邀請他們參加什麼活動,

張著嘴久久望著他們,沒辦法說出一句話來。

 

真的,人們不跳舞也不流淚!

人們快樂,但不知道快樂為什麼,流淚,但不知道流淚為什麼,

忘了耶穌的降生已經兩千年,

不知道這是個該藥恐懼站驚的時候,

 

耶穌來了要平不平安不安

兩千年前的那一夜,耶路撒冷合城的人都不安,

所以,不要歌唱,姐妹,應該為這個奇怪的世界、位不信主的家人朋友哀哭,

所以,不要筵宴,弟兄,要關起門來近十禱告

到大街小巷去的時候不要報佳音,而要敲喪鐘

這個聖誕我很憂傷,但是,耶穌是平安的君王,

仰望它的大能,這仍是個平安的季節。

 

 

 

曙光   2007/12/16

身體不適,沒去主日崇拜,乾脆聽聽一位姐妹借我的「 美的曙光」。

有點猶豫,稱過了一夜和一個早上,精神煩躁渙散,這時候跑出去會不會迷失方向,遇上也受會不會被咬一口,賄不會災跟斗。

這是蔣勳的有聲書,我因為不好意思拒絕這位姐妹的好意,

所以帶回來了,本來想先隨便聽一下埃及和梅索布達米亞就好了,想不到會有意外的收穫。

這套CD介紹了人類歷史中幾個古文明曾有過的重大遺產。

蔣勳引用康得的話說:「 美是沒有目的的,他是滿足心靈的

,快感是有目的的,是迅速滿足感官的」。

他又以學術的角度說明: 必須有嚴謹的規律才有何協,

才稱的上美。

既然美是建立再規律與何協的基礎上,是要滿足心靈對一種完美的

渴望與追尋,所以就不適任意妄為,應該是有目的性的才對。

我想起曾聽過普遍啟示與特殊啟示的

講論,所以美是上帝至於宇宙與人心的,而美感

與藝術則是人們的回應。

歷史也是有目的性的,神叫誰興起就興起,讓誰滅亡就滅亡,給予的是祂,收取的也是祂,真是一點也不錯。

雖然蔣勳的介紹其實是很概略性的,

但這正好幫助我把過去一些零碎模糊的

片段印象做整理。把它與聖經李的敘述做對照,驚喜的發現經上那些看似遙遠、陌生又抽象的敘術與叫導有了更鮮活立體的映證。

耶和華說, 我就是首先,我就是末後。

研究考古學、人類學的人想要找到人類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的關連性,我很高興,他們會在上帝那裡找到的。

 

 

 

不大對勁   2007/12/15

「你們起倒一下,那天不要下雨」;

你問問你們的神父,我需要救贖」

你餵牠禱告一下吧」。

有時候覺得這類的事不大對勁,他出現再某些隱藏而沒有說出的目的下,

實際上常常是為了增進或者修補彼此的關係,

更多時候是「 有拜有保佑」的因素。

好像是小孩子未了得到糖果餅乾而應付父母,說些打動父母的話。

我決定這樣回答:「  我會禱告,讓你和他自己願意成鑫誠意的象主禱告」。

 

 

 

好好的想    2007/12/08

有時懇切的禱告完就立刻有了回應,那真像某人把個燙手之緻的山芋迅速接了過去一樣,

有時根本沒有球,主卻未我達成,

那甚至只是某些很平常的事,不過是在心理打算著,想想而已的事霸了。

更多時候,一些想法,一些掙扎,一些抉擇,主藉由小組討論,、主日證道,或者佳音廣播電台節目內容來堅定我,使我有了確具。

我發現,主居然真的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

大大小小,每一個想法,每一個需要,他都知道!

比我自己更知道!

想起小時候曾看過一步卡通,叫做「咪咪流浪記」,

咪咪跟著唐師傅去流浪,有一天,兩人並肩站再河岸邊眺望著被夕陽染紅的河水,堂師父說出了咪咪心底深處的渴望,

咪咪金婭的問唐師傅「你怎嚜知道的?」

,堂師父緩緩的說: 「沒有一個父親不知道兒子心理再想什麼的」。

整部卡通中,這是零碎片段的記憶中最鮮活的一幕。

這提醒了我,鼓舞了我,滿心願意的要更認真的想,不是只有再自己認為需要的時候  而是隨時隨地想著,

大膽的把那些眼睛未曾見的好好的放在心裡,就像牢牢盯准了寶庫中那個最大最貴重的寶物一樣。

因為,「沒有一個父親不知道兒子心理再想什麼的」,尤其事宜個真正的父親。

祂正笑著說,他會,兒且很樂意成權的。我覺得很溫暖。

 

 

 

閹割歌手   2007/11/20

無異間聽到佳音電台撥出的臺大每育講座, 趙琴博士介紹了閹割歌手的產生和發展。

棄嬰,在中世紀由教會收養, 經常需要院童演唱以籌措不足的經費。閹割的歌手便由這些棄兒中產生。他們唱出常人所不能傭有的陰鬱和兼具柔軟、力度之美的聲音。這樣的音質用於歌劇中,特別能展現出精湛的花腔技巧, 再當時形成一股無法迪檔的風潮。

 

亞馬遜網站提供消費者試聽許多販售的CD,最近我姊姊幫我找到維也納少年合唱團的網頁,那裡有上百張的專輯,可試聽的專輯中, 播放每首曲子中的 三十秒。這個合唱團若演唱較通俗的聖誕歌曲或民謠, 常常顯得格格不入。若純粹由該團體演唱, 聲音則顯得過於單調,旦在與成人一起合作的正統聖樂時那就真是好,我奇怪怎嚜台灣市場上幾乎找不到呢。  在一張有樂團伴奏,但只有九首曲子的專輯中, 特別凸顯了某位聲音聽來寺乎即將進入變聲期的小歌手的獨唱能力,在這些難度極高的曲子裡, 用以展現他精湛成熟的技巧和優美有力的音色。經由這樣的聲音,想像著那種透過專屬於兒童的聲帶,卻以成年男子的強健身體產生力量、發出共鳴,   那純境、 透明、 圓滑又充滿力量的聲音,真的是超越世緘一切的聲音。能夠這樣發自靈魂深處, 獻給上帝, 是多麼機動人心啊!這豈不該是純粹屬於上帝的呢!

然而這種閹割歌手的產生畢竟是不人道的。而歌劇舞台上演員性別、 身材、 音色與腳色之間所產生視覺上的種種荒謬與不協調的現象, 更顯出它人為的不自然。這種作法產生的聲音雖然超越世緘的任何美聲,使得人們讚嘆的說「天上有上帝, 地上有OO」, 但他最終變成取悅於人的畸型工具, 再美、 再好都是墮落的了。

 

上帝起需要我們的牛羊祭物? 祂創造我們的時候就已經對我們非常滿意了,我們還能做些什麼使他對自己所創的更滿意呢。

獻身上帝是神聖的,但上帝並不需要閹割歌手的聲音,

上帝希望我們是聖潔的, 卻不是割禮本身。

 

閹割歌手已不復存在, 我們也不必再是,但事實上我們已經是了,

就從被分別為聖的時候起,

每個基督徒實在就該當期許能發出那種超越所有世人的歌聲。 

願以此自勉。

 

 

為什麼只有你是      2007/11/10

一樣都稱圍咖啡, 但是有的咖啡是品質純正的咖啡,有的聞起來也相,喝起來也很提神,可確是濃縮還原的劣質品或者甚至是人工化學調製的假咖啡。
一樣被稱圍果汁,有的是真正線打的純果汁,有的確是參雜各種色素、香料、人工物質調配而成的。

有人抗議的說:只要可以達到同樣效果,為什麼一定要否定塌們呢?
我這個魯頓的人就這麼樣默默的,
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基督真是偉大,兩千年前就預言到了…」,我的朋友說。

「預言或者…,不是只有基督能,其他的一些力量也可以」,我打斷了她,輕輕的說。她停了下來,夜寧靜又安祥,潮水拍打著河岸,默默相對了幾秒鐘,他問:
「表面上看起來很多事情事一樣的,但是你知道他們有什麼差別嗎?」

真好笑, 我這個傻瓜居然回答: 「不知道」。

我的這位堅決反對「絕對」的朋友說的好:「根源不同,差別在於愛與恨」。
真好!
這就正好回應了他自己原先的說法。

生活中充斥著各式各樣的仿冒品,若說是輕而易舉就能分辨的,那麼, 有人或許會說,那有何妨? 消費者自己願意選擇的不是嗎? 但是,且不論仿冒本身的是非,以及演伸的各種問題。若有人想要買真品卻被幾可亂真的贗品矇蔽了呢?那他買到的豈不是欺騙與詭詐嗎?有誰希望自己花了大把鈔票卻受騙呢?

仿冒者又頻什麼欺騙消費者呢?
問題就在於效果似乎相同,
但根源不同, 影響也就不同了。
如果效果相同,
本質相同, 那還有什麼好爭的呢?

柴可夫斯基天鵝湖裡,奇格菲王子愛上天鵝公主, 可是卻在舞會中挫將足以亂真的惡魔的女兒當成了天鵝公主。
乞丐王子的故事裡,
當真正的王子艾德華回到王功, 面對著即將被加緬成為英國國王的乞丐湯姆時, 讀者自然很清楚真相, 並且未著真正的王子著急。王子斷然聲稱自己才是真正的王位繼承者, 但是, 所有的大臣們都被兩位漲的一模一樣的人震驚住了, 怎麼會有兩個漲的一模一樣的人呢?到底誰才是真正的?難道英國可以有兩個國王嗎?
其格菲怎麼就這麼糊塗?艾德華怎麼不快快提出有利的証明呢?
期格菲需要正確無誤的分辨,
艾德華何嘗不需要極力顯明自己的身分呢?

這是多麼艱難的是啊! 任何一個處在其中的人都要這麼說的。的確是這樣的,何等驚心動魄啊! 然而仔細想想,人們往往不知道, 事實上這是上演在我們每一個人生命中的一場危險之至的靈界爭奪戰,無怪乎每一個靈魂一得救, 守候著的眾天使們便都要為此歡欣鼓舞, 齊聲歡呼歌唱了。 

 

 

基督徒米開朗基羅的征戰     2007/11/9

不久前買了一套有聲書, 是蔣勳先生主講的「探索米開朗基羅」。
其實我還沒全聽完,然而在過程中卻產生了一些向度的思考,

但是我畢竟是個盲人,且對這方面的認識少的可憐,
所以不能不試著上網搜尋其他資料 以為參照佐證。 

很顯然的蔣勳是以美學以及東方的哲學思想為基礎來詮釋米開朗基羅。
而米開朗基羅的作品也的確有很多部分是強調希臘式的美感,
以及人的自覺,
而且常常以傳統宗教訴才為基礎,表現當代的人文主義或者是其個人境遇的掙扎與痛苦。

蔣勳認為,這顯示同時接受了基督信仰與希臘思潮薰陶的米開朗基羅一生都是耀取得這兩著之間的平衡,並且強調米開朗基羅是個不折不扣的基督徒。 這使得聽者很容易以為米開朗基羅這位舉是公認偉大藝術家的一生及其作品,正說明了希臘式的美、人的自覺等等文藝復興以來的思潮可以凌駕基督信仰,與之分庭抗力,進而達到平衡,因為這個世界上並沒有絕對,所以包容一切才是真理。

但是,我們應該是在絕對的真理之下才能談包容一切,事實上我們所楚的世界、整個宇宙,不正是被這樣的絕對包容與尊重著的嗎?有誰能說他不再其中呢?   

有許多人會認為像中世紀的基督信仰過於極端,掌握社會的各種權利,且迫害其他信仰,因此更顯示出每一種信仰都需要互相尊重包容,才能取得平衡。

我們的確需要依循真理彼此尊重、包容,並且需要經常反思以免篇哩。

那些激進的基督徒或迫害他人的基督徒,自己都是認為自己是按照最高真理而行,我們每個人無論是什麼信仰背景的人,也都是這樣的認為自己是按照最高真理而行。然而,誰知道誰的才是真理呢?

不是你,不是我,不是任何一個人或組織,這只有那個最高的真理自己才知道,才能判斷了。上帝自己會啟發人們、 引導人們, 至於人們是不是願意接受,上帝就真的不勉強人了,他就真的對人採取包容和愛的態度。有一天,不管我們願不願意, 我們都要去見上帝,到那時上帝自己就會來判斷了。

米開朗基羅身為基督徒,卻楚瑜文藝復興時代,他的確在浪潮中掙扎奮鬥了大半生。從她作品的演變,從講求美感、反應懷疑與不滿,一直到晚年去除精雕細琢,強調純粹的精神意涵,我看到的事宜個真正的基督徒, 一個活再現世禮真實的生命鬥士。他曾經寫了這樣的兩首詩: 

之一(第六十八首)
出生以來,就將美當作生涯的信念導引

它是我雕塑繪畫的亮光和鏡子

如有人不作是想,則就大大錯誤

依靠著美,我創作的眼睛遂被帶到高處
 

有些魯愚的判斷將美降級為感官
也的確動人並使健康的心靈樂如天堂

但他們應知其劣質難使人進入神聖之境

如同意欲提昇自己、卻無美德支撐之徒然


之二(第九十八首節錄)

(詩前段比喻自己的一生如在狂濤中的破舟)

(對藝術是否能成為終極意義有所懷疑)

我以往那空洞而快樂的藝術之愛將如何?
當肉體及靈魂的雙死漸進

前者我已確信,後者乃是惘惘的威脅

無論繪畫或雕塑皆不再能讓我靈魂安寧

期盼著十字架的神聖之愛

以祂張開的雙臂擁我入懷

在他死前一天還在雕客中的「聖傷」的最後一件雕克作品中,正如蔣勳先生所觀察到的, 「基督的身體不再沉重,他變的格外的細長,彷彿承載著瑪利亞向著天堂升起」。這正可說明米開朗基羅一生征戰的最後結果, 他的靈魂定隨著他所創作的「細長」、「上升」的基督朝著上帝所在的地方奔去。

  

 

歷史    2007/11/2

樂樂的聲音很好聽, 他不怕生,也很愛說話,  雖然總是成天天馬行空的想著一些不合情境的事,反覆圍繞著某些不搭嘎的主題說話, 他出人意料的言語仍經常引起大家的注意。

有一天從音樂聽出來, 擠在亂烘烘的人群裡, 一位高中部的老師看見小朋友們可愛的模樣,就停下來問「你們是哪一班的阿」? 「你是誰啊?請問, 你是誰啊? 」樂樂一如往常,修正了依下, 自顧自的堅持用自覺正確的口氣和態度來應對。  

「我是高中部的O老師,知道媽,以後聽到O老師的聲音, 要說O 老師好喔」,O老師溫柔的回答。「沒聽過耶」, 樂樂大聲回答, O老師很茲深,然而對小朋友而言卻很陌生。「你是教什麼的啊」, 樂樂總有意想不到的好奇心和求知慾。「我是歷史老師」,O老師愉快的介紹著,在這麼個美麗的早晨, 事實的給小朋友們來個行前預告,  「是教歷史的, 以後你們到高中來, 就會上到O老師的歷史課喔」。「阿呀, 歷史」,樂樂胸有成竹斬釘截鐵的嚇了個結論, 就像他的媽媽不耐煩的制止他反覆陳述那些毫無意義及價值可言的事件細節和片段一樣, 那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啦, 不要再提了, 不要再提了啦」。

  

 

沒去過    2007/11/2

「什麼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冠榮一摸(點字)到題目就問。「這個故事就是要告訴你「遠水救不了近火」的意思, 你先讀, 我們一邊討論, 讀完就知道了」。

「戰國時代魯慕公… 就想派他的兒子去晉國… 」, 他不很順暢的讀著, 「老師, 晉國是什麼」, 才讀完第一句冠榮就認真的問, 很是符合我要求一定要邊讀邊想的原則。「這是一個國家的名子」。「在哪裡?」冠榮提高聲音不評的說, 「我都沒去過耶」,彷彿大人們很小氣,有這麼個好地方卻怎麼居然都沒帶她去似的  

 

 

橘子   2007/11/1

橘子:你我都沒想到今天的姐果會是這樣。
你說的沒錯,我不是個有道德感的人,
我想我也很保護自己,更是個自私的人。
我常常想因為這樣所以那樣,但是心裡真正的想法和感受自己卻常常都不知道,

正因如此,我也不知道我是怎樣的人,
但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所以,你不用太失望,因為我本來就是這樣,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很抱歉,讓你不舒服,我也不想這樣,就是身不由己。
你多保重

 

 

被指責       2007/11/1

被指責當然不是件愉快的事,
但忽然意識到些什麼,事建本身的曲折如何歷時便的不重要了,
  
靜默了片刻,
所有的解釋與辯護嘎然而止。
這樣直接暸盪的接露與毫無保留的跳出來承認,強化了某種信念,
得到出乎意料的釋放與踏實感。
也彷彿在顫驚中屏息,挺身向錢,
一把扯開對方虎人的面具般痛快。
就算取得諒解,就算證明了我的無辜與清白,

我仍然絕不是,也不可能是個有完美道德和品格的人,
 
但是就算我是個比誰都更糟糕的人,主也已經接納我,
所以我是無可指栽的,世界不能控訴我。
人們苦苦追求的道德與品格雖然重要,卻不是最高目標和準則,牠是一種恩典的解果。

  

 

愛台灣      2007/11/2

雖然之道的有限,也沒有瘋狂的崇拜過誰,小的時候起若一定要回答這樣的問題, 除了用來應付的馬克土溫小說裡的湯姆外,心理始終就只有史懷哲和馬偕。 

主日的時候, 牧師播放一小段「馬偕賺」的影片,內容有許多是由一位外國人以閩南語讀出馬偕的日記片段,以及由馬偕以閩南語譜寫的詩歌。雖然有許多內容我聽不大懂,但是我知道她的用詞優美道地。洄家的陸上,我一直在想:怎麼會有一個外國人,這樣的愛台灣? 愛的如此深刻?愛的比我自己,甚至我所知道的任何一個道道地地的台灣人都還徹底?影響超乎想像的深遠?       

小組結束後,一位姐妹根牧師說, 那本借閱的「馬接傳」提到「寧願燒盡,不願朽壞」,正好給了他正在抉擇中的事情一個確據,他決定離開台北的教學醫院,接受邀請, 介聘到桃園一家天主教的區域醫院。「有個人大聲嚎哭著, 我知道, 一定是他什麼人情況不好了… ;加護病房裡,病人其實早就死了,只是靠著那些機器維持心跳,可是有好幾個鐘頭,他的媽媽就在那裡呼天搶地的叫他回來, 護士小姐怎麼樣也沒辦法把這個媽媽叫出來… ;外科重症的病人家屬,很難接受昨天他還好端端的… ;我不知道, …我想只有他們回去自己去面對了」。時間晚了, 但大家仍沒有散去的意思,我出神的聽著, 「我們只處理到病人本身的「病」, 可是病人死了以後, 他們身邊的家人… 我打算規劃推行這些…」。 

他沒有想到的是, 他的這番抉擇和分享以經先醫治了一些人。

每一天, 大家專心一意的忙著「優質」、「卓越」、「競爭力」, 忙著舉辦推行品德教育、 提升專業, 忙著改善環境,更新設備,忙著位這個表揚,謂那個遺憾 。每一天, 大家忙著尊重每一個人的權益和獨特性。 每一天, 大家都是意志堅定, 精神抖擻慎重的處理這樣那樣的事。

一直不知道, 為什麼對於人的某些事情和某一類的情況,大家卻可以輕描淡寫,甚至似乎不需要提,好像這些事情是那麼樣自然,以致根本不用在意。

根本就是個人調適的問題,根本就是沒有理性和脆弱無能的人才有的問題。

只要稍稍看看,就可以顛量出一個人在這個世界到底有多少價值,因為這就是人的價值, 能有什麼真正的重要性呢? 

人們口口聲聲尊重和在乎的真的是倍尊重和在乎了嗎?  

在馬偕的懷想中, 在這位姐妹的夢想裡,我彷彿已經看到這樣的事功大大拓展, 難以計數的人得著拯救。已經不知道我到底在說些什麼了。 

 

 

        2007/10/28

搏擊場上選手前驅後躍左閃右躲,
閃躲後躍伺機而動
剎那間,忽又揮拳掃腿,
或尋索破綻雷劈電打
或疾風驟雨連連出擊,

武師手起刀落,猛力劈下,

趴搭一響,背底墊襯木板應聲破開,上層紙張卻絲毫無損
或者手刀一擊,掌落處瓜果表皮完好,內部卻已歲列紛紛
武師的目標不是險露眼前上層表面的部份,
他凝神定義,慾使粉碎的事那後面肉眼不見的「東西」。
樂不可支的是東一拳西一腳,
身量矮小的也可以叫對手刮目相看
不是隨己意窮追猛打,而是背後教練面授機宜的實戰策略。
 

 

 

泥娃娃       2007/10/27

康康和彼得站在教室門口
不停的各自搖頭晃腦擺動著身體
他們不知道怎樣玩遊戲,
也幾乎不懂德要求要什麼
事實上,這幾乎就是他們的遊戲和自我的表達
他們通常自說自話答非所問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啊? 」我捧著彼得的臉一邊擠壓搖晃一邊問。
「要去電腦教室」彼得用小女孩一般柔嫩青亮的聲音認真而難得的給了正確的回答。
能跑能跳的都跑光了,
走廊上空蕩蕩的就只有他們
不知道這兩個活在自己世界裡的仁怎麼會這樣的湊再一起
康康有康康的,
彼得有彼德的
在各自的軀體裡,居然那樣一至

兩人相對專注又陶最的重複著擺動,彷彿他們已經攜手在前往的路上了。
兩張清秀的臉龐綻放著金色的陽光
一種美好湧上心頭
我滿足而欣慰的笑了
 

「尼娃娃, 泥娃娃, 一個泥娃娃,也有那眉毛, 也有那眼睛, 眼睛不會渣; 
尼娃娃,
泥娃娃, 一個泥娃娃,也有那鼻子, 也有那嘴巴, 嘴巴不說話;
尼娃娃,
泥娃娃, 一個泥娃娃,我做他爸爸, 我做他媽媽, 永遠愛著他」。

上完國語課的時候,康康曾有一句沒一句顛三倒四的大聲唱著
這首不知多久以來我沒再想起過的歌。
 
縱然只是泥娃娃,縱然笨拙可笑

當我們歡歡洗洗相符相持
天上看顧著我們的父也定趕欣慰
祂定也像這樣的在那裡微笑著
 

 

 

愛是永不止息       200710/26

王老師:已經找到那片「來自長程的小歌手」了,等你回來再拿給妳
想到一首很老的歌,以前隨便唱唱就過去了,也莫名奇妙的。
現在也不見得懂, 但發現真植得好好去體驗與實踐。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因為包容與接納)
愛是不忌妒(希望人人都幸福, 世界就沒有人在黑暗中,沒有愛,聰明才幹就教人毀滅)
愛是不自誇部張狂, 步做害羞的事(因為看重靈魂尊重生命)
不求自己的議處(那是犧牲, 是成全)
不輕易發怒(怒氣會傷人, 甚至叫人死)
不計算人家的惡(沒有誰有權利論斷另一個人, 原諒人, 如同我們被原諒)
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就是愛)
凡是包容, 凡事相信, 凡事盼望,(永不放棄)
凡是忍耐, 凡事要忍耐,(是浪漫,是勇氣, 更是更是承擔)
愛是永不止息。」 

 

 

與醜惡圍五       2007/10/16

當一次次發現自己有很多不好的地方, 發現要去除很困難,
為此傲喪不已時,

當我向彼德一樣想著「主,離開我吧」的時候,

主並沒有離開我,同時祂讓我繼續與我的醜惡為五,

祂要我知道,祂接納我,不是因為我很好,正因為我不好,才需要祂,
祂讓我繼續與我的惡為五,讓我在掙扎中體諒別人的惡,
於是我發現他們和我,我和他們,是多麼相像,我們其實是一個樣的
 

 

 

大陸作家史鐵生的作品「命若琴弦」讀後有感      2007/09/28

如果我是那個老蝦子,最後終於發現一被子的 寄託和希望全然破滅,就絕不再讓小蝦子何自己一樣,絕不再給牠空白的藥方,絕不再給他一個沒有解果的映許。 我會讓小蝦子明瞭真相,面對真相,絕不自欺欺人。
小蝦子或許會經歷一段不見天日的生命旅途,
但他 有可能找到人生真正的盼望與真實的意義, 他可以不活再不存在的幻夢之中。 他有機會走出山外, 到一個曾經耳聞、 日思夜想的新天地, 他或許可以扭轉蝦子生命的悲哀,不再在茫茫蒼蒼無止盡的山路上魚與獨行,
他能 傭有一個所有蝦子都不曾鏞有的嶄新人生。
在那裡, 他或許就真的「看見了」。

冠榮(亦名) 說的好,看不到的人可以當老師,可以按摩,可是不能開車載孩子去兜風;沒有賣菜的老闆,沒有賣巧克力奶茶、 耶果奶茶的老闆。
然而他卻也說出:「因為我心裡有一種光」,他忽然想起被送過的一首童詩, 下課後,在我背後 欣喜的大喊:「一展永不熄滅的登」。
那使他即使從來都看不到,即使沒有聲音, 卻仍可以辨認出來者何人,仍可以安全的行走,仍可以照明前方的路。 

 

 

風雲人物  2007/09/18

「你爸爸說, 希望她先生出來當主委, 你去教會的時候跟他說」

「真是大快人心, 他輕聲柔語的和管理公司爭鋒相對, 把事情全斗出來」小妹一進門就這樣告訴我; 這對夫妻真好, 選他們是最好的」;「他撿到我的錢包, 又未我們社區做這麼多事, 很辛苦, 我很感謝她, 所以給她自己做的饅頭」媽媽說 ;「 娘家那邊只有他是基督徒…, 那幾個先生都是你們教會的, 阿呀, 他向我姊姊一樣,我只要準時出門, 就會遇到他, 一起搭車, 他什麼都跟我講」妹妹說;「她先生是教會的小組長, 又接了教會全人關懷中心的總幹事,恐怕太累了」, 我說;「是你爸爸啦,我說等他下班回來再告訴他啦」;「  還是要選他才對」。 

這個周末社區的管委會改選委員,幾個禮拜來, 這位姐妹城為家裡的風雲人物,
誰都不知道,
我這個只有周末才出現的局外人真是樂不可知。
這個重劃區是以社區為單位,每個社區都有獨立的管委會和保全系統,像是中世紀的成邦,
走出社區, 就脫離了那個防護區域,好像暴露在荒野一樣, 有時候絕得真相個新野蠻時代。 

「我看到你媽媽和你爸爸在門口, …你們那個在汐止工作的怎麼最近都沒載到…, 你家的人臉就是這樣, 看就知道」, 公車司機一路跟我聊著。
「我看到了,
你傍晚不是去了嗎?」 ;「 你看到了那才怪,還不是業先生(公車司機)跟你講的。」

我慢慢的發現, 這個小地方 町有趣的。
 

 

加一分      2007/09/16

「回家, 回家」。 「康康(亦名),車車給你玩」,轉身對冠榮(亦名) 「風化, 就是…」。「吃雞腿, 吃雞腿」, 康康深手拉我。「海浪和風… …」, 「玩玩具, 玩玩具」, 康康把玩具車放在我的課本上滾動, 一邊拉著我。「康康, 黏土給妳玩」, 我把車子收起來, 或許康康不想玩車子, 我想。但是, 沒幾分鐘, 他邊唱「妹妹背著楊娃娃…, 一邊來拉我。這堂課冠榮又被我狠狠的數落了一頓。

本來希望康康可以自己玩一陣子, 等我上一個段落,再教他對話, 看來沒辦法了。 借了一台手提cd,讓康康戴耳機聽兒歌, 但他一下子就把耳機拔下來,試了幾次都是這樣, 只好讓步。看著康康高興的一邊笑一邊搖擺著身體

,我也不盡完爾。「冠榮, 這樣還是比本來那樣好得多了對吧」,梳了一口氣,一邊滿意的欣賞著康康陶醉的樣子一菸說。

「水的力量… 像海嘯… 」, 才一會兒,康康祂把音量調大, 我上錢把它條小聲些, 康康又把他調大,「康康, 太大聲了… 這樣就好了,知道嗎」,我走過去,當她完全明白, 好聲跟他商量著。「老師, 其實你的聲音蠻優雅的嗎」, 被后傳來冠榮的聲音。又在瞎扯了, 我沒理他。  

 康康堅持, 還是要調到他覺得清楚的音量。這麼來回幾次, 投降的還是我。 

「冠榮, 很吵對吧」,我坐下來, 緩緩的說:「康康就是這樣, 所以現在開始我們都要練習把注意力集中在我們討論的內容上面知道嗎」, 這是跟冠榮說, 也是跟我自己說。

下課了, 我一邊手忙腳亂的收拾東西, 一邊開口叫冠榮帶康康回教室, 冠榮簽起康康的手, 用一種溫柔的聲調說: 來, 康康, 我們回教室。

「老師, 今天上課的時候, 我有去帶康康來上課, 可以再加一分嗎? 」「 好, 以後上課,如果你把自己該代的東西都帶了, 而且也把康康帶來, 那也可以加一分」, 冠榮高興的滿口答應。繼不久前他答應在我教冠榮說話時當我的駐守,我們又再刺達成協議。 「…你是弟弟,真好!記得, 康康要帶來, 自己該帶的也帶了才算喔」。

要努力的還多著, 我想或許本學期中,這會是我所能教冠榮學會的最重要的一課吧。希望他永遠記得。

「老師, 其實你的聲音蠻優雅的嗎」, 這個聲音還在腦海迴盪,

 我無言以對,  真慚愧! 

 

 

小童的世界 (1)   改名子      2007/09/11

某日進教室, 剛坐下冠榮(亦名) 就迫不及待的說:「 老師, 我要改名子了。」

又一個改名子的, 真熱鬧, 我想。「什麼時候改的? 改成什麼? 」我一邊翻書一邊問。「我不知道」冠榮說。「什麼不知道, 你不是說你要改名子嗎? 」。「對啊。」 「那改成什麼啊」我問。「 老師,我要改名子, 你幫我改。」」「我幫你改? 我怎能幫你改?是怎麼回事? 誰說要幫你改名子的。 冠榮沒頭沒腦的話搞得我莫名奇妙的。「我自己想改,老師你隨便幫我想一個, 隨便想一個」, 冠榮身體往前寢熱切的說, 好像我隨口就能給她改似的。

「你為什麼要改名子? 」」「就是阿,我不想叫做冠榮,因為大家都知道我叫冠榮。」我越聽越糊塗,「叫做冠榮有什麼不好,為什麼要改? 」冠額認真的說: 「你上禮拜不是說到」無名英雄嗎,我也想當吳名英雄,可是,宇天(亦名)哥哥啊…每個老師…,還有我媽媽,大家都知道我叫冠榮」,那我就不能當無名英雄了」。

 

 

小童的世界(2)  做朋友       2007/09/11

「什麼,我爸爸是我阿公生的?」冠榮驚訝的說。「對阿,你爸爸是妳阿公的兒子」,我說。「真的嗎? 你怎麼知道?誰告訴你的?」。「沒有誰告訴我,本來就是這樣,將來你長大當了爸爸,你的兒子就要教你的爸爸阿公」,我說。「老師,那你以後長大,當媽媽,那你的兒子要叫你爸爸什麼?」冠榮問。「你說呢」? 「是阿公嗎」,冠榮猶疑著,帶著興奮的口氣回答。」

「對了」我答。「 老師, 那你有阿公嗎? 「當然有啦」。「 老師, 那你的阿公呢? 」「…已經過世了」。「阿呀!我阿公也是」冠榮幾乎要跳起來,喜出望外的說:「那你的阿公和我的阿公在天上他們就可以做朋友了對不對!」

 

 

小童的世界(3)  驚天動地       2007/09/11

豹抱貓是撿回來的土貓,領域觀念很強,只要誰帶了其他的貓回來,他就爆跳如雷的衝向「侵入者」,發動攻擊。既使只是抱過其他的貓,抱抱聞道味道,也會發火。之前家裡的頂樓是菜園,豹豹常常「出草」,就算特地給他戴上齡當,他也能活捉斑鳩、麻雀,然後推開紗門得意洋洋的把它的禮物扔在客廳的地板上,又悠閒的蹲在一旁有一下沒一下的甩著尾吧乘涼,完全無視於我們對她如何的大聲斥罵。興致來了的時候, 就冷不防咬你一口, 然後一溜煙的跑掉。

小外甥坐都還不很穩,大人們都小心不讓他太接近豹豹,有天下午他猛然對著體重和她差不多的豹抱貓哇… 屋…的大吼一聲,一把扯下暴暴身上的一小撮毛,報報亨也沒亨一聲, 垂著尾巴趕緊默默的離開現場。

現在我好像有點明白什麼叫做「他的受造奇妙可畏」了。即使只是個吃奶的小嬰兒,他仍然有著那股受造之始就被賦予的嶺然之氣。 

 

 

祂的微笑       2007/09/09

上帝不會弄錯,不會忘記,
我很確定,不會的。
我相信祂從沒放手,從沒閉上眼睛。
以前沒有,以後也不會。
 

祂把我擺在這裡,那看不見確又躲不掉的沉重似乎叫人窒息,
然而在某處,人所不能看到的地方,就在那個盡頭,
揭開一個看不見的布幕,欣喜的發現一個祕密,
在那裡,
藏著一種人所不知的歡樂,
上帝在微笑,我在淚中仰首看見祂溫暖的笑容。
這裡真是世上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彷彿聽見心又開始鋪通噗通的跳了。

 

 

 

※歡迎轉載,但請來信徵得同意,謝謝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