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小品文 系列 1
 

這些靈修小品文章的作者為一位盲人。由於目前中文盲用電腦系統在中文輸入法的校對方面尚有許多問題,因此讀者在觀看文章時,可能會發現筆者有許多用字用詞上的訛誤。但是為了忠實呈現原筆者的文章,本網站的編輯者未將這些訛誤加以校對。(或者,讀者也能因此而些許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戰及不便)。若造成閱讀上不便,請您見諒。  
 

盲目    2008/02/26

「當眼睛正視前方不動,每個仁所看到的上下左右的最邊緣都不大一樣,但是每個人都會認為他看到的就是完整的,就是正常的樣子」光學師很有耐性的解釋著。

我懂,可是現在你在我眼前是完整的一個仁,並沒有什麼地方黑掉或消失了阿」,我追問。
 

光學師于軾要我看著她的鼻子不動,這下子我發現它的嘴巴不見了,不是變黑,而是沒有看見。

我以為我只是看不清楚但視野還很廣。確切的說,是緩慢的退化過程使我一直沒認真想過,也沒注意到視覺缺損的範圍和程度已遠超過我所以為的。而其實這也室因為不易查覺無從比較而習以為常使然。何況我根本不知道怎樣叫做正常。
 

「如果你走路走太快,眼睛來不及搜索,就會撞到東西」,她說。

「沒錯,我就是會不自覺的越走越快」。
 

唉!這就是所謂盲目的往前衝。

盲目的人如果知道自己看不見危險,就絕不會逕漬往前衝了。

「你走路的時候要把頭抬高一點,這樣你會看到電線杆的底部,就不會撞到了」,醫生說。

如果是這樣把頭抬高,那我不是看不見路面了媽,我想,只有手杖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了。

朋友們說的隊,拿給別人看阿。
 

我得養成使用手杖的習慣,讓手杖位我探路,保護我的安全,

不要再嫌磊墜麻煩又沒有效率,不要只再我認為需要的時候才用,不要再依靠我自以為管用的視覺了。

何況這可不是一根普通的仗,他可以有優先通行的權利,大小車輛也都得暫停或讓路呢。

沒有,你沒有看到,只是妳習慣了,你就以為你有看到」,難得醫生這樣坦承的跟我溝通。

醫生們在考量病人心理的承受能力而含糊其辭時,實在也該位了病人友自知之明兒像這樣據實以告。

 

 

 

恐怖小說    2008/02/17

最近讀了新潮文庫的莫泊桑短篇小說第九級。

很寫實,但沒有救贖與安慰,只有毀滅無助與瘋狂,

讀了讓人很不舒服, 很折磨,尤其事「山上旅店」,所以沒有勇氣崇讀或在細想。

他用文字把人一刀刀頗開,然後轉身就走了。

我沒讀過恐怖小說,但是赤裸裸的人性和一顆顆扭曲重創的心靈實在是夠嚇人,也購使人痛苦的,難怪莫泊桑自己最後會住進精神暸養院。

之前讀過杜思妥也夫斯基的短篇,與莫泊桑的相比,雖也有令人唏噓難過之處,甚至也很沉重,

但是,整體來看杜思妥也夫斯基的作品會讓人在類中看到希望,得到慰藉與溫暖。

我想,或許我還是先看「 保護級」的作品比較妥當,等以後再考慮讓莫泊桑的其他作品帶我細觀上眼在這世界的人性百態。

 

 

 

過馬路    2008/2/1

大小車輛來來往往,狹窄的馬路加上希歷歷的語和車輛衝擊建起的水花聲,引擎的隆隆聲於是更加巨祂的壓迫感。

站在斑馬線的這一端,發現這裡不是十字路口,似乎沒有號誌燈,車流大,一點也沒有要減少的樣子,看來是找不到足夠的空黨讓我可以在安全的距離下穿越過去了。

展開白手杖正打算以之開路保護過街,腦中忽然浮現某次要走上人行道十手杖

被一輛擦肩而過的腳踏車輾過,手杖於是灣區德無法使用了的情景。

可笑的很,這個念頭居然使我一邊看著演前疾馳而過的車輛,一邊躊躇的站在園地。

但是,這裡沒有紅綠燈,車子是不可能停下來的,難道我就一直佔在這裡嗎?

當然不。幾秒鐘後,我伸出手杖,不自覺的屏息,專注而比值的網錢跨了出去。

於是,轟隆隆嘩啦啦的巨大聲音不在逼近,煩我所要走的前方那幾步路就這麼位我控了出來了,我就這麼安安全權穩穩當當的通過了馬路。

忽然忍不住開心又滿意的笑了出來,所有的車輛都停下來,等我這麼大搖大擺的過馬路,那我起不向個大將軍嗎。

 

伸出仗,凡走過之處,兩邊的車自動停下,大將軍就從中走過去。

我哪是什麼大將軍阿,更不是交通警察,有什麼辦法叫車子停下來?

就光光是這麼樣的一根脆弱而不起眼的白手杖又有什麼用呢?

然而,在那嚜個靜寂的某處,兩旁的車輛變成壘起的水牆,叢中川悅而過的是當年走過紅海的以色列民。

懂了,原來如此,又忍不住格格的邊走邊笑了起來。


 

默想域越節與受難復活  2008/01/24

委屈與憤怒簡直要使我暴跳如雷的炸開來了,解果是醒了。

時間早已在不該如此沉睡的時候,才關掉鬧鈴縮回被窩咪一下的,驚訝的以為是手錶壞了。

帶著夢境的震撼,默想域越節與受難復活。

主耶穌再域嶽節的那一頁,已經實踐了耶和華當初設立這天的玉表,

受難三天之後的復活,戰勝了死亡。

「祂勝過死亡」,死亡是什麼?是靈魂的滅亡,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大的災難嗎?

當祂以那樣靜默的姿態迎向這世界的一切,讓罪惡與奏組,讓羞辱與控訴,全部臨到她,

祂宣告的是這世界的一切損害人的全都猶他承受,

而他已經捨棄生命,穿越最黑暗的伸冤,宣告位人們贏得永恆的生命。

所以,這世界會商人生命的我們不用再怕,他不能真正傷害人,

我們的靈魂穩穩當當的再主耶穌得勝的國度裡。

所以,在這世界上,我們勇敢,我們安詳,我們能夠去愛。

我們可以期許向祂一樣。

 

 

 

不是林黛玉   2008/1/22

一位奎五無比頭髮花白,將要退休的男老師告訴我:
「這是一個小女孩把裙子拉起來,就像很多小女孩一樣董媽,她怕碰壞了花」。
阿呀,我的天!難道她是林黛玉嗎?

 早上把他放在桌面上努力看個夠,
很希望看久了,影像可以變的更具體鮮活。
腦袋空空盯著螢幕好半天,
不知道她的表情如何,我猜多半是愛惜吧。

  「耶和華善待萬民, 他的慈悲, 覆庇他一切所造的.(詩篇145:9)

 就這樣,所以,她不是林黛玉喔。


 

 

 

 

Donal Zolna一樣的一幅畫    2008/1/22

黃色的帽子,白色的襯衫,
一年級的小朋友背著大大的書包,
小女生穿著深藍色的百摺裙,雙臂環抱著同學的腿,
她用身體支撐,不斷更換重心,把一直要往下滑落的同學努力頂上去。
小男生穿著藍色短褲,被推著抬著,
一隻手握著聽筒,另一隻手笨拙的把銅板腮進公共電話的投幣孔。

 在放學的路隊裡,隨著隊伍走過通往校門的穿堂,
這一幕,印在記憶裡,穿越童年直到現在,經久不褪色。
 

 

 

 

 

 

※歡迎轉載,但請來信徵得同意,謝謝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