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小品文 系列 2
 

这些灵修小品文章的作者为一位盲人。由于目前中文盲用计算机系统在中文输入法的校对方面尚有许多问题,因此读者在观看文章时,可能会发现笔者有许多用字用词上的讹误。但是为了忠实呈现原笔者的文章,本网站的编辑者未将这些讹误加以校对。(或者,读者也能因此而些许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战及不便)。若造成阅读上不便,请您见谅。  

 

以色列国   2008/6/18

弄不懂,为什么二次大战以后,西方国家要强力帮助犹太人建国。

为什么一定要赶走巴勒斯坦人,解果造成大批巴勒斯坦人无家可归,中东战火连年。

「你看以色列和阿拉伯人还不旧识为了宗教吗,所以宗教很可怕」,这是许多人队信仰的看法。

这是新约时代,硬许的以色列国既然不单单指某一个种族,又怎么会有地域之别,怎么会指向某一片土地。

犹太人不信耶稣是基督,那些帮助犹太人建国的国家难道也和他们一样吗?

说来也容易,是本身利益的一种尾庄与布局吧。

 

 

 

今天   2008/5/31

今天,我做了什么?

汉一群同事搭秤游河的游艇,在船上吃了一顿大餐。

餐食风盛每位,天气凉爽宜人,大家都感到轻松愉快极了,当然我也一样。

餐前的谢泛祷告使周围几个人注意到我是个基督徒,

如此而已,回想起来,这就市这一天唯一做出的一件使我真正感到安慰的事情。

因此觉得真是难过极了。

为什么耗费那嚜多时间和金钱,却只做了这么一小件?

其它的每一天呢?常常视什么都没做的。

我能做什么呢?

有时候在陆上一边迅速迈步前行,一边唱诗歌,

感觉到行人正因着我的白手杖头来关注的目光,甚至窃窃私语,

我便很想让他们借着对白手杖的好奇与关注,看到我的稳健是来自于口中的诗歌。

所以,有时候或者迎面而来擦肩而过,有时或者从后面赶上去,就很想让身旁的人注意到这个唱歌的人事个瞎子。

外出用餐时,人们也汇因为店里来了个奇怪的虾子儿特别注意我的举动,

所以,当时误送上来的时候,我这个总是已经开始吃了财再心理感谢的人就决定要提醒自己记得低头碧眼谢泛祷告一番。

当个瞎子还真是好极了!我很满意,也更喜欢我的白手杖了。

 

我能做什么呢?

想要在每一件事情上都让人们注意到我是个基督徒。

「常常失败,常常伤心难过,也常常感到不满,但,毕竟他是个基督徒!」

希望,希望是这样的。

  

 

 

   2008/5/30

说来再容易不过的了,事实上,这却事时时刻刻的挑战。

担心、恐惧往往隐藏再日常生活的每一件事上,他们如影随形的影响着我们。

于是就让我们失去勇气与力量,失去各种各样的能力。

一旦笃定的信了,奇妙的事情就立刻发生,主客地位立即变换了。

这么容易,却是这么不简单,这么难,,却是在容易不过的了。

 

 

  

控诉   2008/5/18

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盯着我看,那张脸逼近我,他的眼睛里闪着尖厉的光,充满逼迫予挑战。

无论我如何闪避逃躲,他总是像个鬼魅一样的紧紧追踪,

好不容易躲了起来,才一转眼,他又冒出来了,一点喘息的时间和空间都没有。

 

醒来的时候想,那是撒旦。

我为什么要怕?为什么要逃要躲?

控诉与挑战看起来实在令人无地自容,但是,那又如何?

应该稳稳站住,谓着深知自己,谓着相信主已经医治。

主已经医治,就得了重新开始的力量,那种立刻产生可以表现心思维与新行为的力量。

  


 

 

抽离   2008/5/4

想要离开自己,跳开身体,

俯瞰,就像上帝看我一样。

灵魂抽离,在永恒中看这个屈体,看我的生活,看我所佣有的时间、物品、工作、亲友。

 

躯体不是我的,房屋金钱不是我的,浅薄的知识技能也不是我的,

在一段时间中,他们托管于我

为了持守执行一个仁所不能的永恒

于是,不疲乏,不挫败,不失望也不灰心

只是安安静静的执行主所赋托

 

 

 

 

平均律  2008/04/29

「这样,从亚伯拉罕到戴维,共有十四代;从戴维迁至八比仑的时候,

也有十四代;从牵至巴比伦的时候到基督,又有十四代。」

 

计算机挂了,就老老实实的用扩视机一字自读。

没有关掉音响,巴赫的平均律政一串串稳定的敲击着。

十四代又十四代,接着再十四代,三个阶段都恰好是十四代。

在停顿咀嚼的时刻,乐声格外明朗清晰,没有任何干扰,反而带我进入一种宁静与祥和之中,

他的完整与合谐就是这嚜样的,总能使得不懂音乐的人也能感受到其中的规律与安宁。

而此克这套巴赫的十二平均律就正好位我提示这段经文,给了及时的最佳注解。

正如那跳跃的因服一样,在这漫长的历史中,各人不是单独存在的,生命固然有他的独特性,但是只有再整体中,才能完全显现他的意义。

 

亚伯拉罕的后一,戴维的子孙,耶稣基督的家谱

亚伯拉罕声艾萨克,艾萨克生雅各布......

波阿斯从路德生恶贝德,俄贝德生耶希,耶希声戴维王,

戴维从乌利亚的七子生所罗门王,....

雅各布声约瑟,就是玛丽亚的丈夫,纳称为基督的耶稣是从玛丽亚生的。

 

第一次幸未盎然的重副再读,第一次那嚜专注,这些看似呆版单调的拢长叙述与「 声」吸引着我,彷佛要告诉我一些什么似的,读来竟然纳嚜有资有位,那嚜叫人安心,

就彷佛是听着长辈娓娓旭说一些家族的故事一样的温馨。

俄贝德的母亲路得试摩押女子,俄贝德不适纯正的以色列人。

索罗门王是戴维和乌利亚的七子犯奸淫悔过之后生的。

耶稣室雅各布的儿子约瑟的七子玛利亚从圣玲怀孕生的,

耶稣出逾地上的王世犹大支派,而他的祖父与父亲的名子却正好与这个家族蒙恩的起头雅各布和他最爱的儿子约瑟相同。

他果然不是贫人的血气而来,是贫硬许、频恩典与慈爱所生的。

  

 

 

 

讨回公道   2008/04/26

有谁会因为幼狮像猫仪般弱小就真把它当作猫吗?

在接近他以前,谁都应该会知道幼狮虽然稚嫩,他的父母启荣德谁在太岁头上动土。

 

为什么怕犯错或受伤

放心

不要怕犯错

不要怕受伤

我们随时可以转身求助

即使犯错跌倒了,

在站起来的时候,不仅因此有了更多体验与学习,

更因为我们的地位,天父必定加倍位我们讨回公道

使我们就算失败也在仇敌面前昂首挺胸站稳上风

所以,尽管出去,不要怕

 

 

 

 

芽芽的礼物   2008/4/14

一进教室芽芽就高兴的说:「 老师你来看我化的,送给妳」。

芽芽不知道我不易辨识图像,当然也很难知道她划的是什么。

我很捧场的指着画纸上形体最大,颜色最深的部份问: 娃!这是什么呢」。

「这是你啊」。又指着右上方一处搵: 那这个呢」?「 是葡萄」。

「哦,这样啊,那下面这个呢」,我指着画纸底部依字排开的东西问。

「这些是星星,这是月亮,还有太阳」,芽芽想当然耳的说。

星星、月亮和太阳在脚底下吗,我忍住没有大笑出来。

「那这个呢」 ,我指着「 我」旁边一个较小,颜色很淡的型体问。

「这是贝贝」,她很高兴的说出这位像个小婴儿一样的同学的名子。

一大早收到这么有趣的礼物,心情愉快极了。

把它放在讲桌上,很慎重的说「这是芽芽送的,等一下我带回办公室」。

「送给妳, 你要带回去喔」,芽芽嘱咐我。

好阿,等会儿也让其它老师看一看牙牙的世界。

 

芽芽画的我,笑瞇瞇的,咂着两条辫子,还穿着短裙,我想那根本就是他自己吗。

「她就是把知道的全部划上去就是了」,同事说。

因为答应把画带走,因为表示尊重,就一直把那张画放在桌上。

越看越有意思,越看越喜欢这份礼物。

这样异幅完全不腐盒现实的画,却似乎是要告诉我一些什么,提醒我一些什么,这很重要。

芽芽当然不知道,这幅即席涂鸦给了我很大的鼓舞,再次提醒我,我到底是谁。

  

 

 

 

杂记一则   2008/4/14     

有些事虽感遗憾,经过相当的时间却也已经接受了。

连续与 P 的妹妹和 S 在马路上不期而遇,

某些事彷佛终于画下了句点。

重新换航,在控两隔继续铺陈之前回头扫视前面的内容,寻思如何扣紧主题接续新的一段。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无论怎样天大的事,,怎样漫长难熬的处境,总会再某个时候突然止息消弭或抽离。

那个想不到的急转弯,会在享不到的时候戏剧性的出现,

举目四望,已是一派柳暗花明的新气象。

很难想象,那些令人煎熬的处境怎嚜会那嚜轻易的就过去了,

又怎嚜会曾经那嚜样的苦闷,那些事情真相是一场梦,一阵云雾。

 

有一年去迪斯奈乐园,虽然迪斯奈的名声响亮,但是对我并没什么吸引力。

平时大家觉得我什嚜都感,什么都不怕,但是,没人知道这类人工设计,安全措施齐备的电动游乐设施却是我最害怕的。

我怕失速,懵然往下俯冲,尤其是投下脚上的往后迅速跌落。

真的就吓倒我了吗?真会无法忍受吗?真会发生什么事吗?

牙齿一咬,决定跨出去。

虽然这些游戏很无聊,虽然我也还是不喜欢,但是,

走出游乐场的大门,某种奇妙的感觉涌线,

我知道我比以前更加强壮了。

恐惧与失控常常指示个人心理的反应,与实质处境的危险程度其实是完全不相秤的。

游客置身再那些疯狂旋转、上冲下窜的器材里,会被突如其来以及失控的感觉下的、全身紧绷掩面惊叫,但是厂外观看的人却能清楚看到整个过程其实是依据某种规律的轨道而行。

只要管理人员按下按钮,游客就被设计好了的机器带动,在轨道上运行,一直到预设的时间到来,也就安全的停下来了。

 

人与人间许多互动模式其实是随时上演再生活中的,

很有机会在不同的时候无意间处于类似情境中的某种与以往完全不同的位置,

忽然发现,原来某人就曾经是和现在的自己一样,原来自己也会何某人一样。一样有着可能完全相同的内在反应,也就一样有着相同的应对模式。

 

主已经看我们围义,然而我们要走的路其实是还很长很远的。

有人说,教会是「 罪人服务最人」,在教会里我们学习自卑,学习接纳自己与别人,在世界,

我们也必定是要如此的。

 

 

 

 

他是宝贝   2008/3/10

「世上有他会更美好,没有人能像他,

神的眼中他是宝贝,在世上他就是唯一。

喔!他是如此如此特别,在上帝的眼中,没有人能取代他。

喔!他是如此如此特别,在上帝的眼中,没有人能取代他。」

 

把歌词中原来的「你」改成「他」,

在耐不住性子,心理不停嘀咕的时候,再就要发作了的时候,安静下来唱给自己听。

也曾经一边培小朋友走路、上厕所或操作,一边直接用「你」轻轻唱。

还真是奇妙,很多时候心态和作法立刻就完全的转换了。

 

 

 

 

被拐卖的小孩   2008/3/10

你很难接近他们,他们会躲藏起来,甚至在简短交谈之后旧逃走。

他们没办法相信大人,

因为大人们总是不断欺骗他们,

他们是被拐卖的小孩。

他们有的甚至已经很会应付大人,根本不会说出实情。

他们被虐待、剥削,但是他们还是逃回那个使他们不幸的不法组织里去。

他们没办法辨别谁试掷得相信的,

他们甚至死心塌地的以为那个拐卖他们的组织可以带给他们何远方的佳人更多一些的共映和幸福。

 

这是我之前看到的一些报导,岂不是根基督徒传福音时的情况一样吗?

这个世界无论大人小孩起步都是如此光景?

 

 

 

 

朱天欢呼万物歌唱   2008/3/9

基督受难的那一日,

血淋淋皮开肉绽,天地黑暗地震动。

当店里的慢子裂开,寝课间迸发的光华如降生的那一页。

荣光普照万里,自此,世人沐浴在全然释放而出的平安中。

这一日,比降生更加平安,比马槽更添圣洁。

这一日,天军岂不在欢呼?普世岂不该在类中欢腾?

有没有听见牧人说: 我的羊啊,步要哭,来吧事已成了。

 

当基督复活,万物也复苏,

高山深谷与平原,小溪杨海都放光。

这一日的灿烂,比闪耀的众星更炫目。

旷野里的牧羊人听见,

永恒的光要在人心中照耀。

朱天欢呼,歌声嘹亮,万邦都要来朝拜。

 

这几天特别想听圣诞歌曲,

于是就边听边从数张专辑里选录,然后再把他们重新编排成亿个新的资料夹。

这个大杂烩里面,有些歌曲像「平安夜」、「噢!胜擅业」、「 普是欢腾」都有几种不同的语言和演唱版本。

男男女女,有独自吟唱的,有其声歌咏的,

有的像是在酒吧,有的像是再热闹的人群李,有的是再专业的舞台上。

受难日语复活节将至之时,听来格外使人心沸腾激动

 

 

 

 

旅行的人  2008/3/8

为什么旅行的人虽然辛劳却常常可以乐在其中不以为苦?

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异乡,他们知道自己是过客,他们知道他们无论怎样身处其中,都扔然是个局外人。

也因此,他们总有旁观者的轻松幽默与冷静客观。

他们知道这里不属于他们,他们也不属于这里,一旦时间到了,他们就要回到自己的地方去了。

那里有他们的亲人朋友,那里有一个专属于他们的身分和位置。

那里才是他们真正的安稳地方。

 

最近给小朋友听安徒生的童话故事「丑小鸭」。

丑小鸭不是鸭,周围的鸭子汗鸡群都嫌他丑。

他不会像公鸡一样威风的啼叫;她不会像炭火一样发出火光;

农舍里最有学问的黑猫叫牠不要想着游泳那种可笑愚蠢的事情,

收留她的老婆婆期待他能生出鸭蛋来。

忍耐,等待,等待,忍耐,经过了漫长的严冬。

时候到了,她的形象改变了!展开双翅,所有的辛酸与眼泪都过去了,于是祂幸福而满足的加入自己本该所属的那一群。

 

 

 

 

两年前的圣诞    2008/3/7

两年前的圣诞,我受洗成为基督徒,之后大约两个礼拜的一个夜晚,被一种无比安详的感觉围绕着的我安稳的入睡了,恬静的睁开眼时,已经是早晨了。

几天以后的深夜,忽然被床头的台灯唤醒,觉得实在太刺眼,席了灯,然后就沉入了梦乡。

这是七个月以来的第一次,从全部大开到逐一检弱,逐一关掉,终于恢复像原先那样不需任何灯火照明就能安然度过夜晚的状态。

 

决志信主以后不久,因强烈执疑上帝的公意,就不再到教会,心里忿忿的喊着「 管你什么读医的上帝,我不要得救了」。

那年六月份,好友遭害,没有想到我这个夜里点灯会睡不着的人居然被一种超乎想象的恐惧惊害席卷吞噬。

彷佛成了我的那位友人似的,完全被困在里面,不知道那种剧烈到了极点的痛苦与无助何能止息,何处释放安歇。

即使夜晚还没到来,即使将家里所有照明设备全部打开,即使灯火通明,彻夜大声播放音乐或广播,

我仍浑身紧绷,不敢合演,总是觉得有什么在旁边。

每次都是累得不小心睡着,然后又立刻紧张的醒过来。

每个人都有突然被吓到的经验,而那种吓到的那一瞬间的嫉妒京剧却在那段时间无限延长着。

那种强度已经到了我所能承受的极限,以致连张嘴说话都很费力,也一点不能谈起碰触。

就像剧痛不已的伤口,只要轻轻触摸周围,即使那根本还没碰到伤处,伤者也会痛得立刻反射性的跳起来。

后来我又重新回到教会,重新认识上帝,并愿意诚心的相信祂,渐渐的,恐惧战栗的强度减轻些了。

但是,晚上我仍常常在好不容易睡着之后就又毛骨悚然的惊醒,惊恐站立至极,或者没来由的突然醒来,争着眼睛到天量。

 

失眠在现代人的生活中是很常见的,但是,我从来都是个睡虫,除非喝了刺激性的饮料,或者为了某些特别的事,以致兴奋的睡不着,不然叫我少睡一点,那是很困难的。

而我也从来不认为那些超自然的事情与我有什么相干。

一直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经历这样一段令人发指的日子。

起初曾认为是不是因为我不信上帝,所以上帝就叫撒旦来逞罚我。

这个星期小组聚会的时候,师母说:

余家或者冥想这类活动强调到空,到空很危险,可能会友不好的东西进入,就像圣经上说,把一个房子打扫干净了,若没人助,就会有更多屋轨进来

,神学院的老师曾经这样镇仲提醒大家。

后来,师母询问几位决志了的姐妹是否要再复活节授玺。

忽然,我似乎明白了,决志以后,我相信上帝是唯一的主,但是我又拒绝了祂,所以,已经清洁干净的地方就吸引了那更谔的屋轨来了。

 

 

 

 

 

 

※欢迎转载,但请来信征得同意,谢谢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