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小品文 系列 2
 

這些靈修小品文章的作者為一位盲人。由於目前中文盲用電腦系統在中文輸入法的校對方面尚有許多問題,因此讀者在觀看文章時,可能會發現筆者有許多用字用詞上的訛誤。但是為了忠實呈現原筆者的文章,本網站的編輯者未將這些訛誤加以校對。(或者,讀者也能因此而些許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戰及不便)。若造成閱讀上不便,請您見諒。  

 

以色列國   2008/6/18

弄不懂,為什麼二次大戰以後,西方國家要強力幫助猶太人建國。

為什麼一定要趕走巴勒斯坦人,解果造成大批巴勒斯坦人無家可歸,中東戰火連年。

「你看以色列和阿拉伯人還不舊識為了宗教嗎,所以宗教很可怕」,這是許多人隊信仰的看法。

這是新約時代,硬許的以色列國既然不單單指某一個種族,又怎麼會有地域之別,怎麼會指向某一片土地。

猶太人不信耶穌是基督,那些幫助猶太人建國的國家難道也和他們一樣嗎?

說來也容易,是本身利益的一種尾莊與佈局吧。

 

 

 

今天   2008/5/31

今天,我做了什麼?

漢一群同事搭秤遊河的遊艇,在船上吃了一頓大餐。

餐食風盛每位,天氣涼爽宜人,大家都感到輕鬆愉快極了,當然我也一樣。

餐前的謝汎禱告使周圍幾個人注意到我是個基督徒,

如此而已,回想起來,這就市這一天唯一做出的一件使我真正感到安慰的事情。

因此覺得真是難過極了。

為什麼耗費那嚜多時間和金錢,卻只做了這麼一小件?

其他的每一天呢?常常視什麼都沒做的。

我能做什麼呢?

有時候在陸上一邊迅速邁步前行,一邊唱詩歌,

感覺到行人正因著我的白手杖頭來關注的目光,甚至竊竊私語,

我便很想讓他們藉著對白手杖的好奇與關注,看到我的穩健是來自於口中的詩歌。

所以,有時候或者迎面而來擦肩而過,有時或者從後面趕上去,就很想讓身旁的人注意到這個唱歌的人事個瞎子。

外出用餐時,人們也匯因為店裡來了個奇怪的蝦子兒特別注意我的舉動,

所以,當時誤送上來的時候,我這個總是已經開始吃了財再心理感謝的人就決定要提醒自己記得低頭碧眼謝汎禱告一番。

當個瞎子還真是好極了!我很滿意,也更喜歡我的白手杖了。

 

我能做什麼呢?

想要在每一件事情上都讓人們注意到我是個基督徒。

「常常失敗,常常傷心難過,也常常感到不滿,但,畢竟他是個基督徒!」

希望,希望是這樣的。

  

 

 

   2008/5/30

說來再容易不過的了,事實上,這卻事時時刻刻的挑戰。

擔心、恐懼往往隱藏再日常生活的每一件事上,他們如影隨形的影響著我們。

於是就讓我們失去勇氣與力量,失去各種各樣的能力。

一旦篤定的信了,奇妙的事情就立刻發生,主客地位立即變換了。

這麼容易,卻是這麼不簡單,這麼難,,卻是在容易不過的了。

 

 

  

控訴   2008/5/18

一雙眼睛瞪的大大的盯著我看,那張臉逼近我,他的眼睛裡閃著尖厲的光,充滿逼迫予挑戰。

無論我如何閃避逃躲,他總是像個鬼魅一樣的緊緊追蹤,

好不容易躲了起來,才一轉眼,他又冒出來了,一點喘息的時間和空間都沒有。

 

醒來的時候想,那是撒旦。

我為什麼要怕?為什麼要逃要躲?

控訴與挑戰看起來實在令人無地自容,但是,那又如何?

應該穩穩站住,謂著深知自己,謂著相信主已經醫治。

主已經醫治,就得了重新開始的力量,那種立刻產生可以表現心思維與新行為的力量。

  


 

 

抽離   2008/5/4

想要離開自己,跳開身體,

俯瞰,就像上帝看我一樣。

靈魂抽離,在永恆中看這個屈體,看我的生活,看我所傭有的時間、物品、工作、親友。

 

軀體不是我的,房屋金錢不是我的,淺薄的知識技能也不是我的,

在一段時間中,他們託管於我

為了持守執行一個仁所不能的永恆

於是,不疲乏,不挫敗,不失望也不灰心

只是安安靜靜的執行主所賦託

 

 

 

 

平均律  2008/04/29

「這樣,從亞伯拉罕到大衛,共有十四代;從大衛遷至八比侖的時候,

也有十四代;從牽至巴比倫的時候到基督,又有十四代。」

 

電腦掛了,就老老實實的用擴視機一字自讀。

沒有關掉音響,巴赫的平均律政一串串穩定的敲擊著。

十四代又十四代,接著再十四代,三個階段都恰好是十四代。

在停頓咀嚼的時刻,樂聲格外明朗清晰,沒有任何干擾,反而帶我進入一種寧靜與祥和之中,

他的完整與合諧就是這嚜樣的,總能使得不懂音樂的人也能感受到其中的規律與安寧。

而此克這套巴赫的十二平均律就正好位我提示這段經文,給了及時的最佳注解。

正如那跳躍的因服一樣,在這漫長的歷史中,各人不是單獨存在的,生命固然有他的獨特性,但是只有再整體中,才能完全顯現他的意義。

 

亞伯拉罕的後一,大衛的子孫,耶穌基督的家譜

亞伯拉罕聲以撒,以撒生雅各......

波阿斯從路德生惡貝德,俄貝德生耶希,耶希聲大衛王,

大衛從烏利亞的七子生所羅門王,....

雅各聲約瑟,就是瑪麗亞的丈夫,納稱為基督的耶穌是從瑪麗亞生的。

 

第一次幸未盎然的重副再讀,第一次那嚜專注,這些看似呆版單調的攏長敘述與「 聲」吸引著我,彷彿要告訴我一些什麼似的,讀來竟然納嚜有資有位,那嚜叫人安心,

就彷彿是聽著長輩娓娓旭說一些家族的故事一樣的溫馨。

俄貝德的母親路得試摩押女子,俄貝德不適純正的以色列人。

索羅門王是大衛和烏利亞的七子犯姦淫悔過之後生的。

耶穌室雅各的兒子約瑟的七子瑪利亞從聖玲懷孕生的,

耶穌出逾地上的王世猶大支派,而他的祖父與父親的名子卻正好與這個家族蒙恩的起頭雅各和他最愛的兒子約瑟相同。

他果然不是貧人的血氣而來,是貧硬許、頻恩典與慈愛所生的。

  

 

 

 

討回公道   2008/04/26

有誰會因為幼獅像貓儀般弱小就真把它當作貓嗎?

在接近他以前,誰都應該會知道幼獅雖然稚嫩,他的父母啟榮德誰在太歲頭上動土。

 

為什麼怕犯錯或受傷

放心

不要怕犯錯

不要怕受傷

我們隨時可以轉身求助

即使犯錯跌倒了,

在站起來的時候,不僅因此有了更多體驗與學習,

更因為我們的地位,天父必定加倍位我們討回公道

使我們就算失敗也在仇敵面前昂首挺胸站穩上風

所以,儘管出去,不要怕

 

 

 

 

芽芽的禮物   2008/4/14

一進教室芽芽就高興的說:「 老師你來看我化的,送給妳」。

芽芽不知道我不易辨識圖像,當然也很難知道她劃的是什麼。

我很捧場的指著畫紙上形體最大,顏色最深的部份問: 娃!這是什麼呢」。

「這是你啊」。又指著右上方一處搵: 那這個呢」?「 是葡萄」。

「哦,這樣啊,那下面這個呢」,我指著畫紙底部依字排開的東西問。

「這些是星星,這是月亮,還有太陽」,芽芽想當然耳的說。

星星、月亮和太陽在腳底下嗎,我忍住沒有大笑出來。

「那這個呢」 ,我指著「 我」旁邊一個較小,顏色很淡的型體問。

「這是貝貝」,她很高興的說出這位像個小嬰兒一樣的同學的名子。

一大早收到這麼有趣的禮物,心情愉快極了。

把它放在講桌上,很慎重的說「這是芽芽送的,等一下我帶回辦公室」。

「送給妳, 你要帶回去喔」,芽芽囑咐我。

好阿,等會兒也讓其他老師看一看牙牙的世界。

 

芽芽畫的我,笑瞇瞇的,咂著兩條辮子,還穿著短裙,我想那根本就是他自己嗎。

「她就是把知道的全部劃上去就是了」,同事說。

因為答應把畫帶走,因為表示尊重,就一直把那張畫放在桌上。

越看越有意思,越看越喜歡這份禮物。

這樣異幅完全不腐盒現實的畫,卻似乎是要告訴我一些什麼,提醒我一些什麼,這很重要。

芽芽當然不知道,這幅即席塗鴉給了我很大的鼓舞,再次提醒我,我到底是誰。

  

 

 

 

雜記一則   2008/4/14     

有些事雖感遺憾,經過相當的時間卻也已經接受了。

連續與 P 的妹妹和 S 在馬路上不期而遇,

某些事彷彿終於畫下了句點。

重新換航,在控兩隔繼續鋪陳之前回頭掃視前面的內容,尋思如何扣緊主題接續新的一段。

 

這也不是第一次了,無論怎樣天大的事,,怎樣漫長難熬的處境,總會再某個時候突然止息消弭或抽離。

那個想不到的急轉彎,會在享不到的時候戲劇性的出現,

舉目四望,已是一派柳暗花明的新氣象。

很難想像,那些令人煎熬的處境怎嚜會那嚜輕易的就過去了,

又怎嚜會曾經那嚜樣的苦悶,那些事情真相是一場夢,一陣雲霧。

 

有一年去迪斯奈樂園,雖然迪斯奈的名聲響亮,但是對我並沒什麼吸引力。

平時大家覺得我什嚜都感,什麼都不怕,但是,沒人知道這類人工設計,安全措施齊備的電動遊樂設施卻是我最害怕的。

我怕失速,懵然往下俯衝,尤其是投下腳上的往後迅速跌落。

真的就嚇倒我了嗎?真會無法忍受嗎?真會發生什麼事嗎?

牙齒一咬,決定跨出去。

雖然這些遊戲很無聊,雖然我也還是不喜歡,但是,

走出遊樂場的大門,某種奇妙的感覺湧線,

我知道我比以前更加強壯了。

恐懼與失控常常指示個人心理的反應,與實質處境的危險程度其實是完全不相秤的。

遊客置身再那些瘋狂旋轉、上沖下竄的器材裡,會被突如其來以及失控的感覺下的、全身緊繃掩面驚叫,但是廠外觀看的人卻能清楚看到整個過程其實是依據某種規律的軌道而行。

只要管理人員按下按鈕,遊客就被設計好了的機器帶動,在軌道上運行,一直到預設的時間到來,也就安全的停下來了。

 

人與人間許多互動模式其實是隨時上演再生活中的,

很有機會在不同的時候無意間處於類似情境中的某種與以往完全不同的位置,

忽然發現,原來某人就曾經是和現在的自己一樣,原來自己也會何某人一樣。一樣有著可能完全相同的內在反應,也就一樣有著相同的應對模式。

 

主已經看我們圍義,然而我們要走的路其實是還很長很遠的。

有人說,教會是「 罪人服務最人」,在教會裡我們學習自卑,學習接納自己與別人,在世界,

我們也必定是要如此的。

 

 

 

 

他是寶貝   2008/3/10

「世上有他會更美好,沒有人能像他,

神的眼中他是寶貝,在世上他就是唯一。

喔!他是如此如此特別,在上帝的眼中,沒有人能取代他。

喔!他是如此如此特別,在上帝的眼中,沒有人能取代他。」

 

把歌詞中原來的「你」改成「他」,

在耐不住性子,心理不停嘀咕的時候,再就要發作了的時候,安靜下來唱給自己聽。

也曾經一邊培小朋友走路、上廁所或操作,一邊直接用「你」輕輕唱。

還真是奇妙,很多時候心態和作法立刻就完全的轉換了。

 

 

 

 

被拐賣的小孩   2008/3/10

你很難接近他們,他們會躲藏起來,甚至在簡短交談之後舊逃走。

他們沒辦法相信大人,

因為大人們總是不斷欺騙他們,

他們是被拐賣的小孩。

他們有的甚至已經很會應付大人,根本不會說出實情。

他們被虐待、剝削,但是他們還是逃回那個使他們不幸的不法組織裡去。

他們沒辦法辨別誰試擲得相信的,

他們甚至死心塌地的以為那個拐賣他們的組織可以帶給他們何遠方的佳人更多一些的共映和幸福。

 

這是我之前看到的一些報導,豈不是根基督徒傳福音時的情況一樣嗎?

這個世界無論大人小孩起步都是如此光景?

 

 

 

 

朱天歡呼萬物歌唱   2008/3/9

基督受難的那一日,

血淋淋皮開肉綻,天地黑暗地震動。

當店裡的慢子裂開,寢課間迸發的光華如降生的那一頁。

榮光普照萬里,自此,世人沐浴在全然釋放而出的平安中。

這一日,比降生更加平安,比馬槽更添聖潔。

這一日,天軍豈不在歡呼?普世豈不該在類中歡騰?

有沒有聽見牧人說: 我的羊啊,步要哭,來吧事已成了。

 

當基督復活,萬物也復甦,

高山深谷與平原,小溪楊海都放光。

這一日的燦爛,比閃耀的眾星更炫目。

曠野裡的牧羊人聽見,

永恆的光要在人心中照耀。

朱天歡呼,歌聲嘹亮,萬邦都要來朝拜。

 

這幾天特別想聽聖誕歌曲,

於是就邊聽邊從數張專輯裡選錄,然後再把他們重新編排成億個新的資料夾。

這個大雜燴裡面,有些歌曲像「平安夜」、「噢!勝擅業」、「 普是歡騰」都有幾種不同的語言和演唱版本。

男男女女,有獨自吟唱的,有其聲歌詠的,

有的像是在酒吧,有的像是再熱鬧的人群李,有的是再專業的舞台上。

受難日語復活節將至之時,聽來格外使人心沸騰激動

 

 

 

 

旅行的人  2008/3/8

為什麼旅行的人雖然辛勞卻常常可以樂在其中不以為苦?

因為,他們知道,這是異鄉,他們知道自己是過客,他們知道他們無論怎樣身處其中,都扔然是個局外人。

也因此,他們總有旁觀者的輕鬆幽默與冷靜客觀。

他們知道這裡不屬於他們,他們也不屬於這裡,一旦時間到了,他們就要回到自己的地方去了。

那裡有他們的親人朋友,那裡有一個專屬於他們的身分和位置。

那裡才是他們真正的安穩地方。

 

最近給小朋友聽安徒生的童話故事「醜小鴨」。

醜小鴨不是鴨,周圍的鴨子汗雞群都嫌他醜。

他不會像公雞一樣威風的啼叫;她不會像炭火一樣發出火光;

農舍裡最有學問的黑貓叫牠不要想著游泳那種可笑愚蠢的事情,

收留她的老婆婆期待他能生出鴨蛋來。

忍耐,等待,等待,忍耐,經過了漫長的嚴冬。

時候到了,她的形象改變了!展開雙翅,所有的辛酸與眼淚都過去了,於是祂幸福而滿足的加入自己本該所屬的那一群。

 

 

 

 

兩年前的聖誕    2008/3/7

兩年前的聖誕,我受洗成為基督徒,之後大約兩個禮拜的一個夜晚,被一種無比安詳的感覺圍繞著的我安穩的入睡了,恬靜的睜開眼時,已經是早晨了。

幾天以後的深夜,忽然被床頭的檯燈喚醒,覺得實在太刺眼,席了燈,然後就沉入了夢鄉。

這是七個月以來的第一次,從全部大開到逐一檢弱,逐一關掉,終於恢復像原先那樣不需任何燈火照明就能安然度過夜晚的狀態。

 

決志信主以後不久,因強烈執疑上帝的公意,就不再到教會,心裡忿忿的喊著「 管你什麼讀醫的上帝,我不要得救了」。

那年六月份,好友遭害,沒有想到我這個夜裡點燈會睡不著的人居然被一種超乎想像的恐懼驚害席捲吞噬。

彷彿成了我的那位友人似的,完全被困在裡面,不知道那種劇烈到了極點的痛苦與無助何能止息,何處釋放安歇。

即使夜晚還沒到來,即使將家裡所有照明設備全部打開,即使燈火通明,徹夜大聲播放音樂或廣播,

我仍渾身緊繃,不敢合演,總是覺得有什麼在旁邊。

每次都是累得不小心睡著,然後又立刻緊張的醒過來。

每個人都有突然被嚇到的經驗,而那種嚇到的那一瞬間的嫉妒京劇卻在那段時間無限延長著。

那種強度已經到了我所能承受的極限,以致連張嘴說話都很費力,也一點不能談起碰觸。

就像劇痛不已的傷口,只要輕輕觸摸周圍,即使那根本還沒碰到傷處,傷者也會痛得立刻反射性的跳起來。

後來我又重新回到教會,重新認識上帝,並願意誠心的相信祂,漸漸的,恐懼戰慄的強度減輕些了。

但是,晚上我仍常常在好不容易睡著之後就又毛骨悚然的驚醒,驚恐站立至極,或者沒來由的突然醒來,爭著眼睛到天量。

 

失眠在現代人的生活中是很常見的,但是,我從來都是個睡蟲,除非喝了刺激性的飲料,或者為了某些特別的事,以致興奮的睡不著,不然叫我少睡一點,那是很困難的。

而我也從來不認為那些超自然的事情與我有什麼相干。

一直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經歷這樣一段令人髮指的日子。

起初曾認為是不是因為我不信上帝,所以上帝就叫撒旦來逞罰我。

這個星期小組聚會的時候,師母說:

余家或者冥想這類活動強調到空,到空很危險,可能會友不好的東西進入,就像聖經上說,把一個房子打掃乾淨了,若沒人助,就會有更多屋軌進來

,神學院的老師曾經這樣鎮仲提醒大家。

後來,師母詢問幾位決志了的姐妹是否要再復活節授璽。

忽然,我似乎明白了,決志以後,我相信上帝是唯一的主,但是我又拒絕了祂,所以,已經清潔乾淨的地方就吸引了那更諤的屋軌來了。

 

 

 

 

 

 

※歡迎轉載,但請來信徵得同意,謝謝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