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 小品文 系列 4
 

 

這些靈修小品文章的作者為一位盲人。由於目前中文盲用電腦系統在中文輸入法的校對方面尚有許多問題,因此讀者在觀看文章時,可能會發現筆者有許多用字用詞上的訛誤。但是為了忠實呈現原筆者的文章,本網站的編輯者未將這些訛誤加以校對。(或者,讀者也能因此而些許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戰及不便)。若造成閱讀上不便,請您見諒。  
 

 


 

一隻麻雀   2008/12/21

北半球冬至的黎明,天開始亮起來,一隻麻雀睜開眼睛。

牠裹著被毯側身望著逐漸明朗的天光,今天不早,也來得及,還算是剛剛好。

靜靜的躺臥,凝望,牠很滿足平安,良久良久。

牠不確定自己是一直醒著,還是又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特別在最近,夜半麻雀偶然醒來,常常忙不迭的跳下床打開窗子探頭出去。

那維維發亮的總是暗夜裡的街燈和不眠的7_11

黃昏,牠在山徑上捕捉閃耀在枝幹葉縫間的金光。

金光淡去,夜風襲來,清冷非常,汗水迅速被風乾了。

 

麻雀沒有特別換上冬季的與毛,。

那沒關係,麻雀不是候鳥,牠不遷徙。

牠就是這樣,留在那裡,

要看看天黑的時候有多黑,風颳起來的時候有多強。

 

牠昭涼了,早早的就疲倦的睡著了。

這漫長的一夜,他睡的很好,

他覺得自己被洗淨,有一種特別的安穩縈繞著,她默默的起倒。

每一天,都要這樣醒來,每一個黑夜都要平靜安穩的度過。

 

氣象站報導,就在今夜,北方強勁的冷空氣耀南下。

麻雀想,明早,要早早,早早的醒來,

經過最長最冷的一夜,

他要等待著,守候著,迎接新的黎明。

 

寧靜中,麻雀聽到一個小小,小小的女孩在唱: 如果我試一個牧羊人,我將我的陽線給你,如果我是個有智慧的人,我將我的智慧獻給你,........

我有什麼....?除了一顆心,我有什麼? 我將我的一顆新獻給你」。

麻雀想,做為禮物,牠也什麼都沒有。

但是,願上帝也來取走牠的心。

這樣,就不是心在牠貧乏單薄的裡面,不是牠帶著自己的心到處飛。

這樣,就可以做為禮物,也可以做為導航,

牠一定就會跟著上帝手裡握著的牠的那顆新一直飛去。

聽說,候鳥們就是有一種看不見卻清晰強勁的導航系統,才能穿過風雨,如期的飛越萬里。

 

 

 

新的一天   2008/12/14

該是黎明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天色還是納嚜樣的黑,一點也沒有要脫離黑夜的樣子。

俯身整理一下東西,直起身來猛然發現天竟然以完完全全的亮了。不可置信的響,怎麼會這樣呢?

鮮紅燦爛的太陽已然升起,那氣勢壯麗雄渾,壓倒性的壯大沛然主導了一切,成為眾所矚目歡呼的唯一。

車子轉了個彎,新的一天不知怎嚜就這樣突然到來。

他凌駕在天際線之上,海浪在其下翻湧,澎湃浩蕩。

那或者深邃或者先亮透澈的藍直接湧入眼底,我的新砰砰的跳,想要多看一眼,想要張嘴呼喊。

 

這一天,我以一種不同於以往的喜悅迎向週五扎扎實實的六堂課。

黎明前的一場夢,那個突然就來了的一天,那充塞著燦爛與力量的全新的一天在我心頭踴躍。

 

 

 

換屋  2008/12/14

不景氣是換屋的好時機,雖說嫌麻煩最近還是看了一些。

感想是,不管環境多糟、屋況多差、格局多奇怪,全部都是貴得不得了,也不知道到底在桂什麼。

今天看到一間公寓,位於一處安靜單純的小巷子裡,坐北朝南光線充足、格局方正,還蠻喜歡的,但鄰居看似水準高到不大友善,有種壓迫感

屋齡三十年,是必須大大整理的,算了算價格,雖說算是少有的合理,總價卻比我現在住處的房子買的時候貴上兩倍以上。

依我看他絕對很搶手,是那種很快就會賣掉的房子。

 

到哪裡去找一個令人完全滿意的住處? 在這個世界上恐怕是找不到的。

不過就是住嗎,住得再好又能有多好?

好多少,見仁見智,卻是要背上重兩倍的債,植德嗎?

 

所以,可能有人會被我氣死,但是我想,不值得的。

 

 

 

小子陽陽   2008/12/7

陽陽年紀最小,但卻是個十足的壯小子。

我剎不多事抱不動它的,費力的讓她雙腳離地,總是撐不暸多久就不得不很快的把他放下來了。

他很可愛,大人門都喜歡逗她玩,然而他一害怕起來就抵死不從的哇哇大叫卻著實使大家感到燙手之至。

 

摸樹葉,他不要,摸摸花兒他不敢。

柔軟的草地他害怕,遊戲廠上刺刺的保護墊不敢採。

鋼琴蓋不敢開,電燈開關不敢按,

小朋友最愛的球池拒絕進去,就連只是讓他伸手進去拿球出來他也呼天搶地的大教。

那一層層裝滿玩具的矮櫃,他才剛剛用指頭碰一下就緊張的縮回來。

引發她害怕而抗拒的情境是何其的多阿, 你根本是難以預料與想像的。

 

不危險,不危險,老師保護」,一手搭他的艱,一手扶著他的手,連哄帶騙,堅持著帶他一次次的去嘗試。

這樣會痛媽?很危險媽?」一邊讓他短暫觸摸一邊停下來問。

不危險,不可怕,哇..........我不要」,他一邊大叫一邊拼命縮回手。

 

對於一個盲童,觸摸和親身體驗是學習上極為重要的一環,

唯其如此才能將抽象的事務建構成為具體而完整的概念,也才能一點一滴真正的融入他的生命經驗終。

陽陽不知道他所恐懼害怕的腫腫根本是無須抗拒的。

他不知道,除了聽覺和味覺,全身每個細胞也都可以跳躍起來。

他不知道,老師要呈現給他的是超乎他所以為,及其多樣鮮活的寬闊世界。

他更不可能知道,光光是坐在教室裡聽,光光是動洞口,根本是什麼都沒辦法學到的。

 

陽陽又在驚天動地的哇哇大叫了,那聲勢之浩大,把鄰近其他教室裡上課的老師都引來了。

如果陽陽可以放輕鬆,可以不顧卓在自己想像的危險裡,

如果陽陽可以不堅持某些形式的活動,可以放心的投入學習的情境,讓老師帶她去探索與精力,

他的世界會變得多嚜的歡快,生命會變的多麼的封勝與充實阿。

 

在陽陽的身上,我看見和他依樣的自己。

一學期來,陽陽已逐漸適應新的學習環境,他進步很多,然而我這不長進的呢?

如果想要有一個迥異的視野和胸懷,如果希望信仰能融入生命,

必須再度認清,定要「 冒險」將自己交出來。

 

 

 

即或不然  2008/11/17

常常這樣想: 亞伯拉罕他們真蠢,如果上帝的映許都是本人死了以後甚至是死了很久很久以後才實現,那有什麼意思啊。

子孫眾多且得豐厚的產業對一個死了的人又有什麼用呢?」

不用了啦,上帝!你等我死了才給不是等於沒給嗎」。

 

對於所相信的,有多相信?

如何才能證明那不能看見的相信?

在人們的靈魂深處他又存有多少的強度和韌度呢?

人們真的向他們所以為的那樣相信嗎?

 

如果可以向著所有的挑戰者證明,

我信,即使一路困窘顛簸,一路挨打,即使甚至一直到雁下最後一口氣,那所等待的榷連個影子也沒看見,我信,就是信,不餵了什麼。

但是就在這一刻,鐘響的一刻,歡天喜地高舉雙手對著挑戰者抱以鄙夷狂笑的永恆一刻就到來了。

 

 

 

誰是弟兄   2008/11/2

我們認定聖父、聖子、聖靈是讀醫的神,我們相信十字架的救贖之恩。

聖靈透過先知、使徒和教會將聖經次給我們。

聖經是我們信仰的基礎和根據。

天主教和東正教的聖經比基督新教收錄的書卷多,

以基督新教信徒的角度來看,天主教和東正教的信仰有許多室與聖經不腐、沒有根據,而且是偏離的。

但是若以 天主教和東正教的角度看,基督新教的聖經則不夠完整。

 

聖靈是無所不在的,且有許多的奧秘現金我們無法測杜。

然而畢竟我們每個人都是要單獨面對上帝,上帝也親自帶領我們每個仁,

我們每個人竭力在主耶穌的帶領下,在教會奠定的基礎上盡力謹慎的領受並且警醒查驗,

至於結果如何,那就完全是上帝的作為雨恩典了。

 

所以,天主教徒、東正教徒到底是不是我的弟兄,就容易多了。

因為我本當看每個人為弟兄,

至於其他,那完完全全是上帝的主權。

 

 

 

 

※歡迎轉載,但請來信徵得同意,謝謝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