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 小品文 系列 1
 

 

這些靈修小品文章的作者為一位盲人。由於目前中文盲用電腦系統在中文輸入法的校對方面尚有許多問題,因此讀者在觀看文章時,可能會發現筆者有許多用字用詞上的訛誤。但是為了忠實呈現原筆者的文章,本網站的編輯者未將這些訛誤加以校對。(或者,讀者也能因此而些許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戰及不便)。若造成閱讀上不便,請您見諒。  
 

 


 

24601   2009/5/24 

不要叫我24601

我有明子,

我是尚萬強。

24601 是罪犯,

儘管努力成為一個好市長,

尚萬強仍被叫做24601

2460124601!

也不用掩飾,因為我們本來就是,

又何必遮遮掩掩的!

 

啊呀,原來是這樣!

叫我什麼其實都可以無所謂的,

上帝早給過一個名子,

那才是我所應該在乎的。

 

 

 

尼古拉   2009/5/6

那樣依個沒有安慰和出路的時代,

人們無法從統治者手中得到生存所需的滋養。

那樣一個宗教成為剝削者七世道民之工具的黑暗時代。

人們什麼也看不到得不著,

只有和自己一樣千千萬萬的老百姓,

於是決定相信沒有人、沒有神,只有自己才可以就他們自己。

 

一個美好的新世界在他們的腦海中建構起來。

那些巴威爾、安德烈、尼古拉...

一顆顆純真赤烈的年輕心靈所熱望著的,

先驅們沒能望見浪潮湧向何方,

他們只是滿心相信著。

 

多希望友誰扶起他們來

多希望那些空手赤權的年輕生命不曾失落

多希望一切都還來得急!都還來得急!

 

我們這裡也有一個尼古拉,真正存在過的一個尼古拉,

帶著那個我們這裡人所不熟西的夢想而來,

整頓肅貪,儉樸親民,建設與起飛,政治的開放,加上曾有過的白色恐怖和婚外情,

留給人們深刻的追憶和迷惘。

 

彷彿巴威爾和安德烈走入了我們的這個時空,

然而,隨著尼古拉的腳色和地位以及歲月的流轉,

那個我們這裡人不熟知的被包裝起來的夢想已然開始加速改變面貌,開始趨向於另一個新的方向。

 

有一顆球忽而猛力竄起,忽而摔落在地,忽而質射向球門,忽而又猛力彈出來被拋向另外一個方向的門洞裡。

在觀眾的呼喊聲中,他就這麼忽上忽下的蹦跳,滿場飛來竄去的,

耳邊也不實充塞著自己所發出的拼乓拼乓的撞擊聲,以及那咻咻咻快速非月時的呼嘯聲。

常常,我們好像那顆球,似乎力道十足,又似乎身不由己的一顆球!

 

實在無從得知尼古拉如何看待自己的腳步和曾經走過的路,

不知道它是不是已經在那寧靜中卸下勞苦得著安慰。

 

 

 

不潔淨了   2009/5/3        

「看人家這樣,覺得自己真幸福」,總有人這樣慶幸著。

你看看,你還沒有像人家那樣,比起來你很幸運了」。

有時候,聽到這類以別人的不幸和窘迫來安慰他人或凸顯自己該如何慶幸的話語,會張口結舌錯愕不已。

我們應該惜福感恩,這是一點也沒錯的,

有時候看到別人和自己景況相似,也的確就不再感到那嚜孤獨沉重。

但是,難道人們就真的因而不再有苦痛,不該再呻吟,就完全痊癒?就因而找到出口了?

對於那些被用來惕勵人們的不幸者而言,又當如何?

 

在陸上,在生活中,常常有人問:「你看不到嗎 生下來就這樣嗎?

納你怎嚜走路? 吃東西呢?

有工作嗎?那你家住在哪裡?一個仁杼嗎?

家裡有沒有人跟你一樣?你為什麼會這樣?是不是遺傳的?.....

」這是習以為常的事了。但有時候發現自己對於某些人冒冒失失的盤問,甚至就像個裁判官似的,頗感不快,鴠卻又不知如何應對,如何自楚。

 

你帶著罪孽」,「 你的父母、祖先都罪孽深重」,「 你們基因品質不好,你是個列等人」。

我事的。我是我父母生的,身上也沒有一點不是從祖先那裡遺傳來的。

我不潔,羞愧!代代都是污穢的,總歸是個人的後裔。

我該被眾人用十投打死,這真是一點也不錯。

很不喜歡那些未政治人物找理由脫罪亂引用聖經的話,把所有人一併拉下水。但是,想到這裡,

甚至繼續往故事後面想下去,心理忽然就真的輕鬆了下來。

 

幸而有肉體的缺陷,時時具體的提醒,才不至忘了自己的苯相是什麼。

這是神的美意,我感謝祂。

神曾叫以西結在眾目葵葵之下用糞來烤餅吃;捲起舖蓋從自己挖開的牆洞出去,叫他路體在接上遊行,還噌叫河西阿這個可憐蟲取蕩婦為七,並且還要好好愛他那可恨的七子。

舊約時代那些該被隔離且要隨叟隨喊「 不潔淨了! 不潔淨了!」的痲瘋病人怎麼樣呢?

忽然明白,他們的處境雖然難堪,卻因而含有著警世和凸顯人們生命景況的作用。

 

看啊! 那些瞎眼的、耳聾劫蛇的,跛腿癱瘓的,還有漏症被鬼附污穢不潔淨的一干人啊!

我是他們之中的一個。

來看啊!如此的一台戲。

 

 

 

憂傷    2009/4/8

難過的很,能說什麼?

自己先就不好,有今天是活該。

為自己的罪孽過犯壓傷了自己,憂傷不能不佔據心頭。

無力!!

 

一個已經接受基督為救主的人就這麼「 無力」?

就這麼擁抱著自身的憂傷?

是該憂傷,是該受罪,那個大衛王就是這樣。

        

今我憂傷,今我受罪,但上帝仍連續,

基督的血保我在上帝面前無瑕潔淨,

就像大衛一樣仍蒙喜悅。

 

還是受罪,還是憂傷,但已有平安。

 

 

 

反省    2009/3/29

週五晚上很晚很晚了,朋友說: 阿呀,這麼晚了,回家以後奶奶又要...

想起他的奶奶布巾好笑,就揣摩老人家的心情和口氣順口說了一句使朋友覺得很忌諱的話。

朋友很在意,一定要我當場說三次「 呸呸呸」。

我不得不說,所以非常氣,非常不以為然。

回家以後在懊惱的同時,忽然想起經上討論過基督徒吃祭拜偶像之物的事,

我想,自己雖然只是揣摩著好玩沒有惡意,但是既然別人很在意,就該誠心誠意的道歉,

如果「呸呸呸」能使他安心,就心甘情願不要覺得是被迫的了吧。

 

今天的經文再次告訴我,實在不該以自己的標準和想法來衡量別人的反應。

 

 

 

我的良善   2009/3/26

尋求主,只因自知鬥不過別人,

我所有的良善啊,僅在於明白剩不暸環境

 

還真是愛煮啊!

 

如果能以強力爭競,還用說,定是勇往直前的!

 

真難過!

 

 

 

祖先在哪裡    2009/1/29

「你們基督徒是不是不可以拿香?

也沒有一定可以或不可以。」

那是怎樣呢?

....那是形式,形式不重要,重點是背後的意義。」

 

不到兩歲的XX還在吃奶包尿布的階段,他滿屋子跑來跑去問東問西的。

媽媽,祖先在哪裡?

....在天上阿。」

XX連忙跑道落地窗邊先開窗帘抬頭向天空張望著。

「來,在這裡面」,我輕拍著他的小胸膛。

XX跑回媽媽身邊拼命要扯開衣服看裡面。

當然,他還是沒看到祖先。

「是要用頭腦去想.....oo的媽媽努力回答,希望他的寶貝會滿意。

 

次日,XX指著神龕上的圖像問「 那裡面有什麼?

「阿呀,有什麼?有祖先嗎?可是....到底怎嚜跟他說好?

就說是圖畫阿....阿呀..怎嚜..阿呀...XX的媽媽遲疑的回答。

 

如此重視啟蒙教育的大人往往不能回答小孩子這類可大可小看似無心的問題。

而大人們自己呢?

其實也往往只是遵循代代相傳的習俗慣例,自己也可能不曾認真想過啊。

 

 

 

鵝寶寶的心願   2009/01/14

小學的時候,課本裡有這樣的一課:

鵝媽媽帶著他的小寶寶在池塘裡游泳,

鵝寶寶看著媽媽優雅美麗的模樣就很羨慕的問媽媽,

什麼時候才可以變的跟媽媽一樣。

鵝媽媽溫柔的告訴他的寶寶,

不要急,不要急,只要多吃點新鮮的草,多由游泳,有一天就會長的向媽媽一樣了。

 

我不評斷自己

我知道主愛我

我衷心的願意努力

那就夠了

我可以放心

因為主必帶領

 

 

 

驢駒子   2009/01/01

塵土飛揚的郊外,

驢駒子在路旁。

豈可主張自己,豈可輕慢,

無論是誰,自己尤然,

不該店屋損傷,不能為誰所用,

牠是主的驢駒子。

 

牠當保養顧惜,

主要用的驢駒子,

因牠是主的驢駒子,

主要用的驢駒子。

 

 

 

※歡迎轉載,但請來信徵得同意,謝謝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