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 小品文 系列 2
 

 

这些灵修小品文章的作者为一位盲人。由于目前中文盲用计算机系统在中文输入法的校对方面尚有许多问题,因此读者在观看文章时,可能会发现笔者有许多用字用词上的讹误。但是为了忠实呈现原笔者的文章,本网站的编辑者未将这些讹误加以校对。(或者,读者也能因此而些许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战及不便)。若造成阅读上不便,请您见谅。  
 

 


 

邀请   2009/12/20

OO

1226日星期六晚上特别想邀请你们全加

我们教会有一场圣诞晚会,

时间是晚上七点半,

 

我已经想好,你们夫妻可以带虎妞儿先去逛逛,

五点钟我请你们全加吃大餐,然后再一起去参加晚会。

 

以后难说,不过这一次虎妞儿一定不吵不闹非常配合,

希望她来感受一下这特别的平安之夜,在生命的起点也获得最大的祝福。

 

当我们都还很小的时候,

最受不暸阿嬷买菜回来说你乱跑不给你吃桃子,

我就会觉得很难过,想起来那是我记忆中第一件使我痛苦的事情。

那时其实什么都不懂,只是担心阿嬷不给你桃子吃,就苦苦的求她一定要给你吃,

我记得很清楚,一定要前前后后的跟着她,球她,一直到她被我藩的答应了才安心。

我真笨,阿嬷怎嚜可能不给你吃吗,只是一时生气说说罢了。

 

也不知道怎嚜忽然想起这些来。

 

我也很谢谢姊夫帮我这么多忙,所以也很诚心的希望她来。

 

不管怎样,都祝福你们全家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得到基督所次的平安

 

之后的默想:

那是在海边一个火车站旁的日式宿舍里,

前后院里都是厚厚的莎子,

大人们都出门了,差不多三岁的我一个仁再加,

不焦虑也一点不害怕,

我等着阿嬷回来,

 

主啊!现在也一样,只有我一个仁再加,我等着他们回来,

他们会回来,等他们回来,你不会不给他们东西吃的。

 

 

 

造化  2009/12/13

常常想

不配站在这里

不配拥有这许多

 

但是

要怎样才配?

无论如何都是不配的

哪一样不是白白领受的

哪异样可以依靠自己得来?

 

我亲爱的主啊!

你交冠在野地里那无人堪管栽种的,

你抚育在世上无人喂养保护的,

人们不经理不维护,

没关系,你看着,他自然有办法的」,人们既然下意识这样享着,也就任期自然了。

 

我亲爱的主啊!

那旷野里无人浇灌喂养的也果真如人们所说的那样成长起来,

但是,那不是他们自己成长起来,那也不是奇迹,

一切都是因为你慈爱的造化和怜悯。

 

我亲爱的主啊! 是这样的

我这无用的人,也就安心踏实了。

 

 

 

美丽世界   2009/12/12

 

编织的梦想

是国王的新衣

所裁剪的

是不存在的未来

那不能饱足不能解渴也不能遮羞的一切

 

极力要说服自己去承认

是要掩饰你的恐惧

装模作样煞有其事所追求奉行的

是喂了和大家一样

硬着头皮把戏演下去

谁都不敢承认,

所宣称的其实什么都没有

 

 

 

静默   2009/11/29                

真是已经好久好久了,不知道为什么都又回来了             

重新体验儿时的情境和感受

彷佛就是那个当年

我没想抵抗             

任由他去               

 

许久以前,

 

在懵懂的年岁中曾经涌现的意念,

在记忆的大海里已然那样遥远那样模糊,

却居然从生命的底层生出推动的力量,真的促使我朝着它前进,

而主,你就是那促成的真正力量。

 

现在,在我认识你以后,

你又让我重新经历过往的种种

这是你重新再造的开始?是我重生的旅程?

 

我要静默,静默的迎向前去

          

 

 

荆棘篱笆   2009/11/29

常常有人窃窃私语

由他去吧

应该庆幸

那是神维上的荆棘篱笆

使人不致卷入不必要的传舌和无意甚且有害的互动炫窝

   

近日动漫新闻备受挞伐

禁定此类刊物正是社会对儿少的保护和对妇女的尊重。

             

二者皆有同样的必要性。

 

 

 

那个小孩   2009/11/1

那个小孩真糟糕,

这么小就董德操纵大人,

他要众人围绕着他,

他要成为团体中的中心,

 

真不喜欢这样的小孩,

然而,差不多每个小孩都是这样的。

我好难过,

竟然发现

我和他一样。

 

我怎么办!

为什么在猪群中抢夺豆荚?

为什么不能抽身?

为什么抢夺那不能饱足解渴的食物?

为什么不能像我的父兄一样?

是不是还响凌驾于你?

 

我不想这样,可是我怎嚜就是一直这样?

爸呀,我怎么办!

仇敌问我,我无言以对,他们就耻笑我。

爸呀,你怎嚜不快点除去我赤身的羞辱?

 

 

 

无神论者   2009/10/28

这些小孩

这样撕咬彼此

是狼!

无神论者

野蛮

大人们还有近儿的认为政该如此

 

我这基督徒

这样胆怯

事实上也是个无神论者

一样野蛮

唉!!

 

 

 

海鲜浑饨汤  2009/10/25

「你要海鲜粥我听到了啦,要等喔,前面有好几张单子」老板娘一边迅速包混沌一边说。

「要等到七点喔」,老板说。

阿呀,人家听到七点就走了」,一旁的客人笑着说。

我看了看表,六点半。

没办法,赶不出来」老板娘一边忙着一边回答。

老板,要等多久?」「七点喔」,又有人走了。

「妹妹的不用填单子啦」,老板说。

 

老板夫妇五十左右,总将许许多多的成年人较阿弟仔、阿妹仔。而他们也管老板夫妇叫叔叔、阿姨。

一开始觉得生意人的花招可笑的很,这些客人也真恶心,后来才知道客人大部分是老邻居,这些客人从小就常跟爸妈来吃。

老板夫妇一定是看者这许多人长大的,也就习惯阿弟阿妹的叫着。

这骑楼下的摊子食材新鲜,料多又实在,生意好的不得了,等个二时分钟是平常的。

把手帐和雨伞安置好,用手撑着下巴看着湿漉漉的街,好位子,周六晚上,就尽管等吧。

 

「好了,现在先主妹妹的海鲜粥」,老板吩咐太太。

一会儿海鲜周来了,差十分钟七点,我回头看后面,先来的那一桌好像还没吃,或许是没看清楚吧,我想。

今天人多,很多人老早就预约了」,老板娘跟后面那桌的人解释。

「像刚才那个爷爷我有控就会先煮给他,还有这个妹妹也是,为什么,没有为什么,要是有人要寄脚,那我也没办法啦」,老板高声喊过来。

忽然,局促不安,十分窘迫。

老板娘,不好意思,其实不用先帮我主」,,付钱的时候我低声说。

什么呀?」「 我可以等的」,跟这对性子又直又铳的夫妇讲话我很紧张。「没关西啦」,老板娘一边拍我的手艺边说。

「下次你帮我写单子这样比较公平」。

「你管它的,那个爷爷都九时岁了,还下雨湿答答的,要他站多久啊,还有你也是,就是这样,那三个要吃不吃随便他们啦」,老板娘大着嗓门说,「你的东西拿了吗,天很黑小心点」。

「是怎么样啦」,我边走边听见方才浣来的客人问。不用说我也知道接下来的对话。

 

雨停了,不过我还是没去买水果。

那三个客人一定很火,觉得老板夫妇简直莫名奇妙,以后就不来了。

为什么领一样的薪水,有人... ,有人救....」。

有错字,我知道这是所有...都有的问题,可是....还是注意一下比较好」。

阿,那种输入法,花点时间学拆字,不会有错字而且快的不得了,常用的就是那些字,...啊是没有决心学好啦」。

你哪怕是一天学五个字,请教一下别人,或者随时查察字典...」。

他们该学什么,还不就是把一般的课本内容调整一下,尽可能学,难道还能怎么样」。

他们都已经是这样了,怎嚜可以...应该要....这是人权和尊严」。

这是一般人订的规则,为什么我们就要配合,为什么自己不能佣有自己的规则和方式」。

阿哟,看看!就是宠坏了」。

 

你以为有了免死金牌? 他自认手中持有的是尚方宝剑??

谁该配合谁?谁该适应谁?需要调整的是哪个部份?

真难!!

伸出五个手指头,有常有短有粗有细,有强也有弱,

使用起来怎嚜从来就是那嚜灵巧那嚜顺理成章,怎嚜从来就不会产生丝毫困扰?

太不可思议了!!

我想问,这是怎嚜办到的。

 

 

 

弥赛亚   2009/6/30

乔布记

19-25  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 末了必站立在地上.

19-26  我这皮肉灭绝之后, 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

 

这是韩德尔弥赛亚第三部份第一首选录的歌词。

不久前的某日下午接续第二部份的结尾,一边用耳机聆听,一边对照歌词读,

温暖的旋律和甜美质朴的女高音,领我进入一个静谧的所在,

在那一瞬间,眼泪无预警的徒然夺眶而出。

下我一跳,幸好没人看见。

 

今天独到乔布记的第19章,又看到了这两节,               

真是百般困顿中的信仰宣言,足已安慰人心的一段经文。

               

 

 

谁来看守建造   2009/6/21              

诗篇

127-1  ((所罗门上行之诗) 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 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

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 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

127-2 你们清晨早起, 夜晚安歇, 吃劳碌得来的饭, 本是枉然.

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 必叫他安然睡觉。              

127-3 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 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  

127-4 少年时所生的儿女, 好像勇士手中的箭。              

127-5 箭袋充满的人, 便为有福. 他们在城门口, 和仇敌说话的时候,

必不至于羞愧。    

                 

默想:                   

我所佣有的一切彷佛是我努力而来,

回想过网,每走的一步都无法预料接下来的发展会是如何,

然而我竟每每安然度过,野每每获得超乎意料之外的丰盛。

在我还没有认识主以前主就已经这样看固我,

今天,我又何以焦虑害怕?

我本依无所有,主所建造的他必定自己看守。

我本无能,主既交托,他也必次予力量。

主既引我出发,他就必然开道路。

 

我的生命从何而来?

是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               

主啊!就算我自己愿意,但我如何能从你面前逃避开去?

因为,凡属你的一个也不丢失。

 

每一个来道这世界的人,虽是在某个时代、地域,某个种族、社会,某个家庭中有其定位,

但那真正定位的不是人,而是主自己。              

每一个仁都是主所赐给父母和社会的产业,

这些产业不是人可以选择的,然而既是主所赐,主自己就必定建造。

人们要明白那真正建造看守、真正定义的人是谁。

主将产业赐给谁,谁就要因能与主同工而骄傲。

 

 

 

 

 

※欢迎转载,但请来信征得同意,谢谢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