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 小品文 系列 2
 

 

這些靈修小品文章的作者為一位盲人。由於目前中文盲用電腦系統在中文輸入法的校對方面尚有許多問題,因此讀者在觀看文章時,可能會發現筆者有許多用字用詞上的訛誤。但是為了忠實呈現原筆者的文章,本網站的編輯者未將這些訛誤加以校對。(或者,讀者也能因此而些許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戰及不便)。若造成閱讀上不便,請您見諒。  
 

 


 

邀請   2009/12/20

OO

1226日星期六晚上特別想邀請你們全加

我們教會有一場聖誕晚會,

時間是晚上七點半,

 

我已經想好,你們夫妻可以帶虎妞兒先去逛逛,

五點鐘我請你們全加吃大餐,然後再一起去參加晚會。

 

以後難說,不過這一次虎妞兒一定不吵不鬧非常配合,

希望她來感受一下這特別的平安之夜,在生命的起點也獲得最大的祝福。

 

當我們都還很小的時候,

最受不暸阿嬤買菜回來說你亂跑不給你吃桃子,

我就會覺得很難過,想起來那是我記憶中第一件使我痛苦的事情。

那時其實什麼都不懂,只是擔心阿嬤不給你桃子吃,就苦苦的求她一定要給你吃,

我記得很清楚,一定要前前後後的跟著她,球她,一直到她被我藩的答應了才安心。

我真笨,阿嬤怎嚜可能不給你吃嗎,只是一時生氣說說罷了。

 

也不知道怎嚜忽然想起這些來。

 

我也很謝謝姊夫幫我這麼多忙,所以也很誠心的希望她來。

 

不管怎樣,都祝福你們全家

在這個特別的日子得到基督所次的平安

 

之後的默想:

那是在海邊一個火車站旁的日式宿舍裡,

前後院裡都是厚厚的莎子,

大人們都出門了,差不多三歲的我一個仁再加,

不焦慮也一點不害怕,

我等著阿嬤回來,

 

主啊!現在也一樣,只有我一個仁再加,我等著他們回來,

他們會回來,等他們回來,你不會不給他們東西吃的。

 

 

 

造化  2009/12/13

常常想

不配站在這裡

不配擁有這許多

 

但是

要怎樣才配?

無論如何都是不配的

哪一樣不是白白領受的

哪異樣可以依靠自己得來?

 

我親愛的主啊!

你交冠在野地裡那無人堪管栽種的,

你撫育在世上無人餵養保護的,

人們不經理不維護,

沒關係,你看著,他自然有辦法的」,人們既然下意識這樣享著,也就任期自然了。

 

我親愛的主啊!

那曠野裡無人澆灌餵養的也果真如人們所說的那樣成長起來,

但是,那不是他們自己成長起來,那也不是奇蹟,

一切都是因為你慈愛的造化和憐憫。

 

我親愛的主啊! 是這樣的

我這無用的人,也就安心踏實了。

 

 

 

美麗世界   2009/12/12

 

編織的夢想

是國王的新衣

所裁剪的

是不存在的未來

那不能飽足不能解渴也不能遮羞的一切

 

極力要說服自己去承認

是要掩飾你的恐懼

裝模作樣煞有其事所追求奉行的

是餵了和大家一樣

硬著頭皮把戲演下去

誰都不敢承認,

所宣稱的其實什麼都沒有

 

 

 

靜默   2009/11/29                

真是已經好久好久了,不知道為什麼都又回來了             

重新體驗兒時的情境和感受

彷彿就是那個當年

我沒想抵抗             

任由他去               

 

許久以前,

 

在懵懂的年歲中曾經湧現的意念,

在記憶的大海裡已然那樣遙遠那樣模糊,

卻居然從生命的底層生出推動的力量,真的促使我朝著它前進,

而主,你就是那促成的真正力量。

 

現在,在我認識你以後,

你又讓我重新經歷過往的種種

這是你重新再造的開始?是我重生的旅程?

 

我要靜默,靜默的迎向前去

          

 

 

荊棘籬笆   2009/11/29

常常有人竊竊私語

由他去吧

應該慶幸

那是神維上的荊棘籬笆

使人不致捲入不必要的傳舌和無意甚且有害的互動炫窩

   

近日動漫新聞備受撻伐

禁定此類刊物正是社會對兒少的保護和對婦女的尊重。

             

二者皆有同樣的必要性。

 

 

 

那個小孩   2009/11/1

那個小孩真糟糕,

這麼小就董德操縱大人,

他要眾人圍繞著他,

他要成為團體中的中心,

 

真不喜歡這樣的小孩,

然而,差不多每個小孩都是這樣的。

我好難過,

竟然發現

我和他一樣。

 

我怎麼辦!

為什麼在豬群中搶奪豆莢?

為什麼不能抽身?

為什麼搶奪那不能飽足解渴的食物?

為什麼不能像我的父兄一樣?

是不是還響凌駕於你?

 

我不想這樣,可是我怎嚜就是一直這樣?

爸呀,我怎麼辦!

仇敵問我,我無言以對,他們就恥笑我。

爸呀,你怎嚜不快點除去我赤身的羞辱?

 

 

 

無神論者   2009/10/28

這些小孩

這樣撕咬彼此

是狼!

無神論者

野蠻

大人們還有近兒的認為政該如此

 

我這基督徒

這樣膽怯

事實上也是個無神論者

一樣野蠻

唉!!

 

 

 

海鮮渾飩湯  2009/10/25

「你要海鮮粥我聽到了啦,要等喔,前面有好幾張單子」老闆娘一邊迅速包混沌一邊說。

「要等到七點喔」,老闆說。

阿呀,人家聽到七點就走了」,一旁的客人笑著說。

我看了看錶,六點半。

沒辦法,趕不出來」老闆娘一邊忙著一邊回答。

老闆,要等多久?」「七點喔」,又有人走了。

「妹妹的不用填單子啦」,老闆說。

 

老闆夫婦五十左右,總將許許多多的成年人較阿弟仔、阿妹仔。而他們也管老闆夫婦叫叔叔、阿姨。

一開始覺得生意人的花招可笑的很,這些客人也真噁心,後來才知道客人大部分是老鄰居,這些客人從小就常跟爸媽來吃。

老闆夫婦一定是看者這許多人長大的,也就習慣阿弟阿妹的叫著。

這騎樓下的攤子食材新鮮,料多又實在,生意好的不得了,等個二時分鐘是平常的。

把手帳和雨傘安置好,用手撐著下巴看著溼漉漉的街,好位子,週六晚上,就儘管等吧。

 

「好了,現在先主妹妹的海鮮粥」,老闆吩咐太太。

一會兒海鮮週來了,差十分鐘七點,我回頭看後面,先來的那一桌好像還沒吃,或許是沒看清楚吧,我想。

今天人多,很多人老早就預約了」,老闆娘跟後面那桌的人解釋。

「像剛才那個爺爺我有控就會先煮給他,還有這個妹妹也是,為什麼,沒有為什麼,要是有人要寄腳,那我也沒辦法啦」,老闆高聲喊過來。

忽然,侷促不安,十分窘迫。

老闆娘,不好意思,其實不用先幫我主」,,付錢的時候我低聲說。

什麼呀?」「 我可以等的」,跟這對性子又直又銃的夫婦講話我很緊張。「沒關西啦」,老闆娘一邊拍我的手藝邊說。

「下次你幫我寫單子這樣比較公平」。

「你管它的,那個爺爺都九時歲了,還下雨溼答答的,要他站多久啊,還有你也是,就是這樣,那三個要吃不吃隨便他們啦」,老闆娘大著嗓門說,「你的東西拿了嗎,天很黑小心點」。

「是怎麼樣啦」,我邊走邊聽見方才浣來的客人問。不用說我也知道接下來的對話。

 

雨停了,不過我還是沒去買水果。

那三個客人一定很火,覺得老闆夫婦簡直莫名奇妙,以後就不來了。

為什麼領一樣的薪水,有人... ,有人救....」。

有錯字,我知道這是所有...都有的問題,可是....還是注意一下比較好」。

阿,那種輸入法,花點時間學拆字,不會有錯字而且快的不得了,常用的就是那些字,...啊是沒有決心學好啦」。

你哪怕是一天學五個字,請教一下別人,或者隨時查察字典...」。

他們該學什麼,還不就是把一般的課本內容調整一下,盡可能學,難道還能怎麼樣」。

他們都已經是這樣了,怎嚜可以...應該要....這是人權和尊嚴」。

這是一般人訂的規則,為什麼我們就要配合,為什麼自己不能傭有自己的規則和方式」。

阿喲,看看!就是寵壞了」。

 

你以為有了免死金牌? 他自認手中持有的是尚方寶劍??

誰該配合誰?誰該適應誰?需要調整的是哪個部份?

真難!!

伸出五個手指頭,有常有短有粗有細,有強也有弱,

使用起來怎嚜從來就是那嚜靈巧那嚜順理成章,怎嚜從來就不會產生絲毫困擾?

太不可思議了!!

我想問,這是怎嚜辦到的。

 

 

 

彌賽亞   2009/6/30

約伯記

19-25  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 末了必站立在地上.

19-26  我這皮肉滅絕之後, 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

 

這是韓德爾彌賽亞第三部份第一首選錄的歌詞。

不久前的某日下午接續第二部份的結尾,一邊用耳機聆聽,一邊對照歌詞讀,

溫暖的旋律和甜美質樸的女高音,領我進入一個靜謐的所在,

在那一瞬間,眼淚無預警的徒然奪眶而出。

下我一跳,幸好沒人看見。

 

今天獨到約伯記的第19章,又看到了這兩節,               

真是百般困頓中的信仰宣言,足已安慰人心的一段經文。

               

 

 

誰來看守建造   2009/6/21              

詩篇

127-1  ((所羅門上行之詩) 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 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

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 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

127-2 你們清晨早起, 夜晚安歇, 吃勞碌得來的飯, 本是枉然.

惟有耶和華所親愛的, 必叫他安然睡覺。              

127-3 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 所懷的胎是他所給的賞賜.  

127-4 少年時所生的兒女, 好像勇士手中的箭。              

127-5 箭袋充滿的人, 便為有福. 他們在城門口, 和仇敵說話的時候,

必不至於羞愧。    

                 

默想:                   

我所傭有的一切彷彿是我努力而來,

回想過網,每走的一步都無法預料接下來的發展會是如何,

然而我竟每每安然度過,野每每獲得超乎意料之外的豐盛。

在我還沒有認識主以前主就已經這樣看固我,

今天,我又何以焦慮害怕?

我本依無所有,主所建造的他必定自己看守。

我本無能,主既交托,他也必次予力量。

主既引我出發,他就必然開道路。

 

我的生命從何而來?

是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               

主啊!就算我自己願意,但我如何能從你面前逃避開去?

因為,凡屬你的一個也不丟失。

 

每一個來道這世界的人,雖是在某個時代、地域,某個種族、社會,某個家庭中有其定位,

但那真正定位的不是人,而是主自己。              

每一個仁都是主所賜給父母和社會的產業,

這些產業不是人可以選擇的,然而既是主所賜,主自己就必定建造。

人們要明白那真正建造看守、真正定義的人是誰。

主將產業賜給誰,誰就要因能與主同工而驕傲。

 

 

 

 

 

※歡迎轉載,但請來信徵得同意,謝謝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