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上 层



宾拉登

战斗

过敏

辛苦

现在的我

谢谢祝福


 

2011年 小品文 系列 2
 

 

这些灵修小品文章的作者为一位盲人。由于目前中文盲用计算机系统在中文输入法的校对方面尚有许多问题,因此读者在观看文章时,可能会发现笔者有许多用字用词上的讹误。但是为了忠实呈现原笔者的文章,本网站的编辑者未将这些讹误加以校对。(或者,读者也能因此而些许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战及不便)。若造成阅读上不便,请您见谅。  
 

 


 

 

宾拉登   2011/05/04

宾拉登这个大摩头死了!
没有经过任何国际组织的审判。
被号称基督的正义之师
被海豹,美国的特种突击队击毙,
在阿富汗,在一个秘密的私人别墅里,
然后再24 小时内扔进大海,
他们说,海葬了!

什么美国精神,
自比为上帝?替天行道?

太粗暴,字以为正义,
你有这样的权利吗?
别自欺欺人了吧!
那不是基督的教导。

第一天开始,就医直有说不出的郁闷和忧伤,
说不出原因,就是一直无法释怀。

美国人在激昂的挥舞着他们的旗帜
可是,我不知道,
这个时候,确更叫人难过伤心。

不该是这样的!
请不要这样!
不要这样!

 

 

 

 
战斗   2011/04/30 上午 01:48

大娃娃楠楠又开始吵闹了。
奈着性子,尽可能控制住焦虑,问:「用说的,你要做什么」。
楠楠没有回答,依然固我。

好吧,今天的战斗开始了!真不知又是如何的一番局面。
得充分运用毕生分析归纳之工力,并发挥一世的想像力,努力猜测,提供选项。
深西医口气,出招了。
一边问:「你要做什么?要完玩具还是要喝水?」,
同时一边把玩具和杯子分别推到他的两支手中,屏息凝神的等着他的反应。
忽然一声霹雳,
「要打」,楠楠边哭边回答,字字清晰有力。
刹时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这一下,利害,脑子一片空白,呆愣了几秒钟,说不出依据话来。
第一昭就败下阵来,差点晕过去。
完全出乎意料和想像!
其他小朋友也给这么一下振住了,鸦雀无声。

我董了,缓过气来,还昭!
拍拍他的背。
可是,完全没有搔到养处。
楠楠继续发出不乐的声音再一次叫阵「,要打」。
「要打」,我抱头鼠窜,被追着打了。

「什么怪事吗」,我嘀咕着。
「要打?」「打哪里」?我小心翼翼的抚摸他的头,又拍了拍,问他「这样好不好」?
不能老挨打,得再一次回击。

「要打」,大娃娃可利害了,他穷追猛打,完全没有要撤手的意思。
天啊,到底想怎么样吗?今天我有六堂课爷!饶了我吧!
真的不知道拿他怎么办才好! !

楠楠见我无力招架,
所幸边哭边拉过我的首去拍他的另一之手。
「是这样吗?」我战战兢兢,不敢大意,轻拍他的手问。
现在被引入迷魂阵,只能跟着团团转了,完全摸不着头脑。
接着,楠楠将手心对着我的手心,又加上力量,于是巴掌声霹雳趴拉响成一片。
我忍住笑一边顺势拍打一边问:「是这样吗?这样好不好」。
「好」。楠楠居然不哭不闹安静下来了。
「着」,阿哈,大娃娃满意了。
小朋友们听我语气带有笑声,也就跟着笑开来了。

打了一阵,头脑发晕,面红耳赤,
内坜消耗殆尽,开始不知所云,
实在无法边上课编这么一新二用,就停下来。
心里响,够了吧!

「要打」,大娃娃来拉我的手,继续搅和。
「跟他说10下,不然他没完没了」,背后传来治疗师的声音。
一言惊醒梦中人。

「打时下」,好不好,我重新集中精神问?
「楠楠涨新潮上伸出手来。「1 2 3 ..9 10」,好了。
我收回手,打算继续上课。
「20」,大娃娃打得正起劲,不放我走。
「20就好了喔,要上课了知道吗」,可不能这么一直下去啊。
「1 2 ...20」,好了。
楠楠还拉着我,不想就此罢休。
「好了,嘴巴闭起来,安静,现在要上课」,我一边把他的手百回桌上一边坚决的说。
「你安静,不可以炒,等一下老师才打知道吗」。
「知道了」,楠楠立刻把手脚四支端端正正,规规矩矩的摆好。
「你乱炒,老师不打,听到了吗」。
「听到了」楠楠笃定的回答。
成了,正中下怀。

「你好乖,先上课,等一下老师打,好不好」。
这一天,楠楠没有再吵,没有再闹,
,完全听从我的安排,顺服德教人怜惜。
真好一个大娃娃!





过敏
   2011/04/29

很怕
有人难过
有人受伤

我怕
趣爱别人
我怕
别人接近我

其实怕的是
索在乎的人
互相伤害,
彼此践踏。

我怕撕裂,
很怕,很痛。

原来,
我也有了过敏体质。





辛苦
   2011/03/21

我说的辛苦范围很广,
不一定只是心理学上所说的克服自己成长过程行程的问题
也不只是自我的肯定和实现

很多基督徒受苦并不是为了自己
而是为了信仰

我愿意接受天父给我的考验和锻炼
任何的考验
任何的锻炼
一直到最后
就算人不了解为什么也没关系





现在的我   2011/03/21

oo:
正如我在杂记上说的,
以前我频着自己的努力,
刹不多得到了一切我想要的,甚至超过了,
连一些指感在心里偷偷幻想来满足一下而已的也变成真的。

但是,成就这些光纤亮丽之动力的背后却隐藏着我自己都不大了解
甚至是被自己所忽略
或者是被放任滋长的生命问题。

我以前觉得我很成功,根本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
就算有,我也不觉得那有什么了不起,
因为我总能有办法的,就算没办法也没关系,
因为我可以用一些办法把他忽略掩盖掉,
而且大家都是这样,没什么,这样本来就很正常。
大学的学习背景,也使我绝得我足够了解、掌握自己,

甚至比一班人对自我内再了解的更深入,
而且我绝得我也比一班人更了解生命的意义和价值,
所以我奋力去追寻。

但是,现在我没办法像以前那样了,
以前没有显现或者以为不是问题的问题我都得一一去面对。

我的确很辛苦,
但是我不后悔,
再怎么样,
我也不愿意再回到从前的老路上去。

你梦中那个被关在监牢里面却仍然若无其事的我的确已经像你孟道的一样被处死了。

我知道在天上我已经拥有一个永恒而美好的生命,
但是,现在我还在人间,
所以需要一步一步走,为自己生命的成熟付出辛苦的代价,
一直走道上帝说「孩子!够了」,然后接我回天家。

这就好像父母已经为孩子预备了丰厚的产业等着孩子继承,
但是,孩子在长大以前,仍然不能享有这份产业,
孩子得要付出努力一步一步的学习和锻炼,
这过程很辛苦,但是,一旦孩子长大成熟了,
事情也就成了。

你念研究所也是这样,
无论现在多辛苦,
你知道最后你会得到预定的、甚至更多,专属于你丰厚的那一份。

你在努力,我也在努力。
我们一起加油吧!

现在的我,谁看了也不会现木,甚至觉得很糟糕,
所以,我也没有办法说什么,
但是,我希望我所关心的每个人都能看远一点,
都能得到生命真正的救赎。

我没办法说什么,
所以我只能诚心的为我所挂心的人祷告
希望你们得到的祝福比我更多,拥有比我更加美好的生命





谢谢祝福   2011/03/18

谢谢你的祝福和关心

我没有任事什么更生人,
所以你的体悟和分享使我有了新视野
也给我很大的鼓舞

我也是个更生人

你观察的很深入,一真健血
重健的路很漫长,
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所以需要有长远的支持和信仰的动力

祝你论文不但能顺利完成,
更从中得到生命的造就







 

※欢迎转载,但请来信征得同意,谢谢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