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上 层



我回来了

再出发

请问

想死

天知道

真假兄弟


 

2011年 小品文 系列 3
 

 

这些灵修小品文章的作者为一位盲人。由于目前中文盲用计算机系统在中文输入法的校对方面尚有许多问题,因此读者在观看文章时,可能会发现笔者有许多用字用词上的讹误。但是为了忠实呈现原笔者的文章,本网站的编辑者未将这些讹误加以校对。(或者,读者也能因此而些许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战及不便)。若造成阅读上不便,请您见谅。  
 

 


 

 

我回来了   2011/08/22

我回来了!
真要谢谢代祷

我身心平安健康

只有一天下午拉肚子肠胃癌,吃了药,睡一觉,隔天早上起床就好了。

把手边仅有的几张照片给你看看,
是我朋友寄给我的。

照片里的马是天山山脉高山草原的马
古代中国都是向西域买宝马,
这里的马看起来真的特别英武雄健

齐的第一匹马身形梅纳么好,但是感觉上挺温驯的,

没想到最后停下来之后祂居然突然向前冲出去,
坐在我后面主人家的女儿摔下来,几秒后我也给摔了下来。

我压低身体,把四肢缩起来,仅可能让背部和屁股着地,

然后向外侧滚出去以免被马蹄踩中。
怕吓坏别人,赶紧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有点头晕眼花,

幸亏一切都好,大家看我没事也都放了新。

我的朋友骑的马比我的高大漂亮,但是他很怕高,骑了一毁儿,

我想跟他换,但是他不敢自己下来,只好做罢。

看我从马上摔下来,我的朋友也不敢再骑了。
哈哈,感谢主! !
幸好摔下来的是我,不是他,这样我就可以大声说我还要再骑,
而且要骑那匹漂亮的天山骏马。
这回没有人和我同骑一匹,一位会期马的汉人另骑着一匹在前面走,病帮我签着马,
这样就完全令人满意之至了。
我要求他带我骑到山坡上去看看,真爽啊! !

之后才发现我的一个手指指甲断了,
想不通怎么会这样,大概是摔下来时被石头刮断的吧。

我不感把摔马的事情告诉我的家人,但​​是又一定要说,就说给你听,一吐为快啰!

我有买水果干,你喜欢密枣还是哈密瓜的

啊 我在机场买的,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再出发   2011/07/28

这两天决定答应朋友临时的邀约去新疆自助旅行,
时间匆促紧迫,短战的犹豫之后,
和天父做了一个约定,
我告诉自己,这次该去了,我强迫自己一定要鼓起勇气来,因为,事实上我并不太想去。
。 。

以前我说过
生命就是旅行,
成为基督徒就是一次新生命旅行的开始,ˇ而我已经上路了。
以往,在上天下海的旅行中所追寻的种种,再不能满足我,
我玩逆了。

说是玩腻了,这只说出一半的原因,
这几年遭遇许多的困难和挑战,
常常超过我所能够预期的范围。
然而,成为基督徒之后,我不能在用以往的价值观和态度来面对自己,

来看待问题和处理应对,
我得重新检视,重新调整,
,我还没有学会,,
所以,再不只息的风浪接踵而来时,我几乎是毫无招架的余地,
在某个角度看,完全是节节败退。
每一次,当我要爬起来,或者刚刚站起来的时候,就很快的又被重重​​的击倒。

于是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封闭隔绝起来,对生活的种种几乎完全失去了兴趣,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不在乎把周围的人全部得罪光光。
然而,我知道,而且很确定,我并没有输,我知道我正在一点一低的学习。

这次去旅行,
并不是旅行本身重新吸引了我,
而是重建的一部分。
哭有时,笑有时,那么,我到底还要忧伤哀哭到几时?
为什么不肯受安慰啊?
够了,该站起来了吧,
赋予这次旅行不同以往的目的,那就会有非凡的意义和价值了。

希望用天父上帝的爱将破碎的重建起来;将诗丧的找回来。
我可以祷告,为我的朋友,
我可以祷告,为我脚掌所踏之地的人们。

我希望我能够,
重新去爱,重新拥抱生命。





请问
   2011/06/21

差不多是国中的时候吧,
有一天我要撘公车,
这种情况下照例是要请人帮忙的,
事实上我天天都是这样。

这天刚到站牌,车子就来了,
站牌只有一个阿伯,

我赶紧上前跟阿伯说:
「我眼睛不好看不到,请问这是几号车?」

阿伯回头看了看我,很生气的用台语大声说:
「七少年,八少年,不读书,现在才来问我这个老人家」。
然后他气冲冲的回过头去,走了。

冤枉啊!我有读书啦,
你读的书我知道,我读的书你不知道,
我读的是无字天书啦!





想死
   2011/06/21

我妈煮了壶咖啡,倒了一杯给我爸,
我爸喝了一口,大声喊着「啧啧啧...,这是什么咖啡啊,要苦死了」。
「且慢啊,还没哪,现在可还不要死啊」,我妈气急败坏的赶紧答应着。

前一阵子爆发了什么禽流感、猪流感的,
上上下下草木皆兵,所有机关行号随时随地又是戴口罩,又是量体温。
就是深怕被感染致死。

那阵子,正落入挫折与低潮之中,心里想干脆来死一死好了。
所以,常常想,怎么我都没有发烧,怎么都不会被感染啊!
主啊,我想被感染。
可是,我还是好端端的,一点没有病。
心里有个很明白的声音在告诉我,
「还没哪,这个冥顽不灵的家伙,主人在你身上修理整顿的工作才刚开始呢,

你现在就想喊停啊,不可能的啦」。
是啊,所以那阵子,我很笃定,我知道我是不可能被感染,也不会就这样死的,

因为,主不答应的,我就老老实实的继续走下去了。

进来塑化剂事件引得大家恐慌之至。
一边听着新闻报导,一边检视,有哪些东西被我吃下肚了啊。
「阿呀,我不喝果汁、运动饮料,不爱抹果酱....没有吃什么健康食品,

也很少服药,那我不就不会死了,不会死那糟糕了,怎么办啊」?
我妹连忙安慰我「那你会乐死」。

我想,首先,一个人并不是以为自己要死了他就会死,也不是自己想死的时候就会死,
尤其再这个时候人家也不一定会答应让你去死的。
不过,「乐死」倒是​​一个好主义。
我希望我是在对主的感谢与赞美敬拜中乐死的。
为了这样死去,又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
所以,我决定要随时随地向我的主献上全心的敬拜与赞美。
ˋ
啊,圣经上说,「要凡事谢恩,凡事赞美,凡事祷告」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天知道   2011/06/21

以前,我从不使用手杖,因为我认为我还可以看得到,还不需要。
一直不知道,别人看我走路常常是被我吓得半死。
后来有个医生告诉我,「没有,你没有看见,只是你习惯了,你就已为你有看见」。
医生又用各种方式让我具体的知道我和正常人的差异。
从那以后,我才开始使用手杖。

我觉得很奇怪,
为什么当我已经拿了手杖,还是常常有人向我投石问路。
可能他们常常以为我拿的是登山杖,
或者是因为我使用手杖的样子实在是太不专业,太不符合他们的想像和期待了,
而且看我走路又走得那么块,
所以以为我拿的是装饰品吧。

前几天,政要用感应器打开大门,
有个人就要求我帮他案门铃上的确认键。
我说:「很抱歉,我看不见,你问其他人吧」。
对方开始解释,因为他老花眼,所以看不见,还是要求我帮他看。
我再次表明我看不见,没办法帮忙。
对方大概以为我不想帮忙,就又锲而不舍的解释他实在是老花眼,
并且认真的把头凑进按键看,想要让我明白他的困难。
实在没办法,只好伸过手,找了个我认为是确认键的按钮按下去,结果是错了,
门铃没有响。
那人还不放我走,他希望我凑近一点,帮他看上面的字。
唉!真无奈。
「我青冥啦,你现在去问到一个青冥的啦​​」,我只好使出撒手剑,
用台语这样大声宣告了瞎眼的事实。
到了这个时候,那人方才盯着我认真的看,只是我不知道他到底看出来了没有。

结论,这就是说,
如果有什么人要问路,或者需要请人帮忙看东西的时候,
一定要特别的注意,千万不要去问到一个瞎子。
瞎子常常是看起来很正常的样子。

尤其,如果瞎子已经明白的显示出无能为力的样子,
那你就绝对不应该再一相情愿的把你的前途和希望托付给他,
认为他可以替你指点迷津了。

最后要说明的是,
一个瞎子到底有多瞎,
他瞎到什么程度,
别人常常不知道,
瞎子自己也不知道,
只有在天上的父知道。





真假兄弟   2011/06/04

「自己的亲兄弟都没有办法搞好,
外面那些什么一大群称兄道弟的都是假的。 」

˙这样的感叹OO也应该很赞同,
如果是以前的我,也会有相同的感叹,
不过这会让人很失望,很受伤,也很无力感。

钦兄弟有血缘关系,照理说是最亲近,也应该是罪紧密的团体。
但是,彼此的价值观点不同,境遇各异,日久之后,不容易维持紧密的关系。

教会的弟兄姊妹因为有共同的信仰,所以产生共同的价值观,
我们依照圣经的教导学习如何相处,
当然彼此也会有冲突和不愉快发生,但是,我们会愿意依照圣经教导不断调整和学习,
学习彼此成为像同一个身体上的肢体那样协调。
学习互相包容互相提携,学习相爱,
所以,再世人看来,基督徒往往像个傻瓜一样,会为了爱别人而放弃自己应有的权利和享受。

那天OO在网路上找到一个介绍马偕的短片,
OO拨给我看,
马偕是个加拿大人,但是他把一生奉献给台湾,
他设立医院、开办新式教育和女子学校,
自己取了台湾女子为妻,死后埋骨台湾人的墓园。
OO说,「这才是爱台湾」。
最爱台湾的往往不是台湾人自己。







 

※欢迎转载,但请来信征得同意,谢谢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