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上 層


 

我回來了

再出發

請問

想死

天知道

真假兄弟


 

2011年 小品文 系列 3
 

 

這些靈修小品文章的作者為一位盲人。由於目前中文盲用電腦系統在中文輸入法的校對方面尚有許多問題,因此讀者在觀看文章時,可能會發現筆者有許多用字用詞上的訛誤。但是為了忠實呈現原筆者的文章,本網站的編輯者未將這些訛誤加以校對。(或者,讀者也能因此而些許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戰及不便)。若造成閱讀上不便,請您見諒。  
 

 


 

 

我回來了   2011/08/22

我回來了!
真要謝謝代禱

我身心平安健康

只有一天下午拉肚子腸胃癌,吃了藥,睡一覺,隔天早上起床就好了。

把手邊僅有的幾張照片給你看看,
是我朋友寄給我的。

照片裡的馬是天山山脈高山草原的馬
古代中國都是向西域買寶馬,
這裡的馬看起來真的特別英武雄健

齊的第一匹馬身形梅納麼好,但是感覺上挺溫馴的,

沒想到最後停下來之後祂居然突然向前沖出去,
坐在我後面主人家的女兒摔下來,幾秒後我也給摔了下來。

我壓低身體,把四肢縮起來,僅可能讓背部和屁股著地,

然後向外側滾出去以免被馬蹄踩中。
怕嚇壞別人,趕緊站起身來,踉踉蹌蹌的有點頭暈眼花,

幸虧一切都好,大家看我沒事也都放了新。

我的朋友騎的馬比我的高大漂亮,但是他很怕高,騎了一毀兒,

我想跟他換,但是他不敢自己下來,只好做罷。

看我從馬上摔下來,我的朋友也不敢再騎了。
哈哈,感謝主!!
幸好摔下來的是我,不是他,這樣我就可以大聲說我還要再騎,
而且要騎那匹漂亮的天山駿馬。
這回沒有人和我仝騎一匹,一位會期馬的漢人另騎著一匹在前面走,病幫我簽著馬,
這樣就完全令人滿意之至了。
我要求他帶我騎到山坡上去看看,真爽啊!!

之後才發現我的一個手指指甲斷了,
想不通怎麼會這樣,大概是摔下來時被石頭刮斷的吧。

我不感把摔馬的事情告訴我的家人,但是又一定要說,就說給你聽,一吐為快囉!

我有買水果乾,你喜歡密棗還是哈密瓜的

啊 我在機場買的,也不知道好不好喫





再出發   2011/07/28

這兩天決定答應朋友臨時的邀約去新疆自助旅行,
時間匆促緊迫,短戰的猶豫之後,
和天父做了一個約定,
我告訴自己,這次該去了,我強迫自己一定要鼓起勇氣來,因為,事實上我並不太想去。
。。

以前我說過
生命就是旅行,
成為基督徒就是一次新生命旅行的開始,ˇ而我已經上路了。
以往,在上天下海的旅行中所追尋的種種,再不能滿足我,
我玩逆了。

說是玩膩了,這只說出一半的原因,
這幾年遭遇許多的困難和挑戰,
常常超過我所能夠預期的範圍。
然而,成為基督徒之後,我不能在用以往的價值觀和態度來面對自己,

來看待問題和處理應對,
我得重新檢視,重新調整,
,我還沒有學會,,
所以,再不只息的風浪接踵而來時,我幾乎是毫無招架的餘地,
在某個角度看,完全是節節敗退。
每一次,當我要爬起來,或者剛剛站起來的時候,就很快的又被重重的擊倒。

於是在不知不覺中,把自己封閉隔絕起來,對生活的種種幾乎完全失去了興趣,
也不知道怎麼搞的,不在乎把周圍的人全部得罪光光。
然而,我知道,而且很確定,我並沒有輸,我知道我正在一點一低的學習。

這次去旅行,
並不是旅行本身重新吸引了我,
而是重建的一部分。
哭有時,笑有時,那麼,我到底還要憂傷哀哭到幾時?
為什麼不肯受安慰啊?
夠了,該站起來了吧,
賦予這次旅行不同以往的目的,那就會有非凡的意義和價值了。

希望用天父上帝的愛將破碎的重建起來;將詩喪的找回來。
我可以禱告,為我的朋友,
我可以禱告,為我腳掌所踏之地的人們。

我希望我能夠,
重新去愛,重新擁抱生命。





請問
   2011/06/21

差不多是國中的時候吧,
有一天我要撘公車,
這種情況下照例是要請人幫忙的,
事實上我天天都是這樣。

這天剛到站牌,車子就來了,
站牌只有一個阿伯,

我趕緊上前跟阿伯說:
「我眼睛不好看不到,請問這是幾號車?」

阿伯回頭看了看我,很生氣的用台語大聲說:
「七少年,八少年,不讀書,現在才來問我這個老人家」。
然後他氣沖沖的回過頭去,走了。

冤枉啊!我有讀書啦,
你讀的書我知道,我讀的書你不知道,
我讀的是無字天書啦!





想死
   2011/06/21

我媽煮了壺咖啡,倒了一杯給我爸,
我爸喝了一口,大聲喊著「嘖嘖嘖...,這是什麼咖啡啊,要苦死了」。
「且慢啊,還沒哪,現在可還不要死啊」,我媽氣急敗壞的趕緊答應著。

前一陣子爆發了什麼禽流感、豬流感的,
上上下下草木皆兵,所有機關行號隨時隨地又是戴口罩,又是量體溫。
就是深怕被感染致死。

那陣子,正落入挫折與低潮之中,心裡想乾脆來死一死好了。
所以,常常想,怎麼我都沒有發燒,怎麼都不會被感染啊!
主啊,我想被感染。
可是,我還是好端端的,一點沒有病。
心裡有個很明白的聲音在告訴我,
「還沒哪,這個冥頑不靈的傢夥,主人在你身上修理整頓的工作才剛開始呢,

你現在就想喊停啊,不可能的啦」。
是啊,所以那陣子,我很篤定,我知道我是不可能被感染,也不會就這樣死的,

因為,主不答應的,我就老老實實的繼續走下去了。

進來塑化劑事件引得大家恐慌之至。
一邊聽著新聞報導,一邊檢視,有哪些東西被我吃下肚了啊。
「阿呀,我不喝果汁、運動飲料,不愛抹果醬....沒有吃什麼健康食品,

也很少服藥,那我不就不會死了,不會死那糟糕了,怎麼辦啊」?
我妹連忙安慰我「那你會樂死」。

我想,首先,一個人並不是以為自己要死了他就會死,也不是自己想死的時候就會死,
尤其再這個時候人家也不一定會答應讓你去死的。
不過,「樂死」倒是一個好主義。
我希望我是在對主的感謝與讚美敬拜中樂死的。
為了這樣死去,又為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
所以,我決定要隨時隨地向我的主獻上全心的敬拜與讚美。
ˋ
啊,聖經上說,「要凡事謝恩,凡事讚美,凡事禱告」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天知道
   2011/06/21

以前,我從不使用手杖,因為我認為我還可以看得到,還不需要。
一直不知道,別人看我走路常常是被我嚇得半死。
後來有個醫生告訴我,「沒有,你沒有看見,只是你習慣了,你就已為你有看見」。
醫生又用各種方式讓我具體的知道我和正常人的差異。
從那以後,我才開始使用手杖。

我覺得很奇怪,
為什麼當我已經拿了手杖,還是常常有人向我投石問路。
可能他們常常以為我拿的是登山杖,
或者是因為我使用手杖的樣子實在是太不專業,太不符合他們的想像和期待了,
而且看我走路又走得那麼塊,
所以以為我拿的是裝飾品吧。

前幾天,政要用感應器打開大門,
有個人就要求我幫他案門鈴上的確認鍵。
我說:「很抱歉,我看不見,你問其他人吧」。
對方開始解釋,因為他老花眼,所以看不見,還是要求我幫他看。
我再次表明我看不見,沒辦法幫忙。
對方大概以為我不想幫忙,就又鍥而不捨的解釋他實在是老花眼,
並且認真的把頭湊進按鍵看,想要讓我明白他的困難。
實在沒辦法,只好伸過手,找了個我認為是確認鍵的按鈕按下去,結果是錯了,
門鈴沒有響。
那人還不放我走,他希望我湊近一點,幫他看上面的字。
唉! 真無奈。
「我青冥啦,你現在去問到一個青冥的啦」,我只好使出撒手劍,
用台語這樣大聲宣告了瞎眼的事實。
到了這個時候,那人方才盯著我認真的看,只是我不知道他到底看出來了沒有。

結論,這就是說,
如果有什麼人要問路,或者需要請人幫忙看東西的時候,
一定要特別的注意,千萬不要去問到一個瞎子。
瞎子常常是看起來很正常的樣子。

尤其,如果瞎子已經明白的顯示出無能為力的樣子,
那你就絕對不應該再一相情願的把你的前途和希望托付給他,
認為他可以替你指點迷津了。

最後要說明的是,
一個瞎子到底有多瞎,
他瞎到什麼程度,
別人常常不知道,
瞎子自己也不知道,
只有在天上的父知道。





真假兄弟
   2011/06/04

「自己的親兄弟都沒有辦法搞好,
外面那些什麼一大群稱兄道弟的都是假的。」

˙這樣的感嘆OO也應該很贊同,
如果是以前的我,也會有相同的感嘆,
不過這會讓人很失望,很受傷,也很無力感。

欽兄弟有血緣關係,照理說是最親近,也應該是罪緊密的團體。
但是,彼此的價值觀點不同,境遇各異,日久之後,不容易維持緊密的關係。

教會的弟兄姊妹因為有共同的信仰,所以產生共同的價值觀,
我們依照聖經的教導學習如何相處,
當然彼此也會有衝突和不愉快發生,但是,我們會願意依照聖經教導不斷調整和學習,
學習彼此成為像仝一個身體上的肢體那樣協調。
學習互相包容互相提攜,學習相愛,
所以,再世人看來,基督徒往往像個傻瓜一樣,會為了愛別人而放棄自己應有的權利和享受。

那天OO在網路上找到一個介紹馬偕的短片,
OO撥給我看,
馬偕是個加拿大人,但是他把一生奉獻給台灣,
他設立醫院、開辦新式教育和女子學校,
自己取了台灣女子為妻,死後埋骨台灣人的墓園。
OO說,「這才是愛台灣」。
最愛台灣的往往不是台灣人自己。

 

 

 

 

 

※歡迎轉載,但請來信徵得同意,謝謝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