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上 层



游街

论断

我活该

大喊并大唱


 

2011年 小品文 系列 5
 

 

这些灵修小品文章的作者为一位盲人。由于目前中文盲用计算机系统在中文输入法的校对方面尚有许多问题,因此读者在观看文章时,可能会发现笔者有许多用字用词上的讹误。但是为了忠实呈现原笔者的文章,本网站的编辑者未将这些讹误加以校对。(或者,读者也能因此而些许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战及不便)。若造成阅读上不便,请您见谅。  
 

 


 


游街   2011/11/13 下午 06:53

我喜欢走,也很能走,
开心的时候走,
烦闷的时候走,
悠闲自在的时候,当然要享受一下,去走一走,
如果是忙碌疲惫之后,那更是不能不去走一走了。
我喜欢走,边走边唱,
我喜欢走,边走边想。
 
「喔! 我看见你在走路,怎嚜走到那里去啊?」同事不解的问。
「我看到你了,离这里好远啊,」,小吃店老板惊意的说。
 我看到你了,在市场那边」「、「我看到你了,在七段底,往山上那条路」;

「有时候你在桥那边走」..;「常常喔,怎嚜常常这样走啊?」
「我...啊我宣示地盘,我..啊我游街示众啦。」

这随口的逗乐玩笑,想想还真是一点没错啊! ! !
经上这样说过的,凡你脚掌​​所踏之地,我都赐给你了。
所以,我常常边走边唱,边走边响,这地事我的,主已经赐给我了。

又说,我们如同一台戏,演给世人和天使观看。
来看啊!来看啊!大家都来看啊!
瞎成这样的一个人,
如果不是神,那怎嚜能够走的下去啊!
 
「啊,好久不见啊,怎嚜好久都没看到你啊。」有时候会有路人这样问。
原来,很多人都在看啊!
所以,我更要常常走,更要常常唱了。
 
我常常走,边走边想,
在熙来攘往的人行道上,
我常常走,边走边想,
在大街小巷,在绿树掩荫的山边小路上。
 
一个人,一根白手杖,一条长长的路,
只有我自己,
我看不到你,也没有触着你,
一直走,一直想,
总以为只有我自己。
 
啊!原来,还有你和你!
啊!原来是你,是你!
 
你或许忘了,但我一直记得,
你接待我,给我指引迷惘,
陪我读,陪我唱,
一声招呼,​​一句安慰和鼓励的话语,
是你,是你!
卸卸你!
原来是你!
原来你一直就在这里啊! ! ! ! ! ! !





论断
   2011/11/20 下午 06:29

那天写完信之后,
神就已经提醒我,不应该论断自己,就像不应该论断别人一样。
 
在信仰的漫长道路上,
过去与现在的矫力,以及人与神之间的不断对话,
常常可以看见那或深或浅,记熟西又陌生的内在世界。
 
在经历部段的试炼中,或许常常失败和跌倒,
或许也常常灰心沮丧,
但是,我到底爱不爱神,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这不应该是由我自己或者任何人在某些时候某些事情上所看到的现象和感觉到的来判定。
我不应该这样的。
任何人,包刮我自己在内,都没有这个权力,。
有权判定的应该是神自己,那是他独有的权力,
除祂以外,别无他名。
 
我呢?
不该定罪和控告,
我所能做的事,尽力去爱祂,
至于做的好不好,事实上祂并不那么在意,事实上也不那么重要。
因为,在得救这件事上,甚至其他更多的事情上都是这样,
祂所要的只是我真心点头说,式的,我愿意,如此而已。
 
感谢主!
这一次,祂让我更深一层的审视自己,
我可望超越过去的经验,
超越成长过程和生活中的挫折和疮伤,
但愿也可以像许多先行者一样,
用超越世界施予的价值评断来表明信仰。
我鼓起勇气跟主说「式的,我愿意」。
 
主啊,我为损害自己像你认罪,
对不起,让你担忧了,
我没有这个权柄,我不该如此的。
 
说到这里,对我而言,那些有关人的得救士不是预定的,
在德就这件事上人有没有自由意志,
这些问题,似乎已经得到解决了,
因为无论是哪一种那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
无论人怎嚜说,那仍旧有着相当程度的奥秘,
无论如何,那都是每个人与神之间单独的事。





我活该   2011/11/16

你说,
「尽情的写吧,让你对生活中的感想化成一只只自由的鸟儿与圣灵一同翱翔吧」,
好令人感动!
 
你的祷告,主已经垂听了!
因为你是喂了信仰,为了爱而写。
oo,也会像妳一样,穿越幽谷,
重新赢向圣灵鼓动起的风
在一次展开双翼,
自由而雀跃的飞向辽阔的天空。
 
使人项鸟儿一样轻盈飞翔的,得要有信心,得要有盼望和爱。
说到这而,心理不免唏嘘难过,
因为,我觉得我不爱。
我也跟主说过,如果我不能爱,那我就不写了。
 
真希望人没有自由意志,
这样我就不会不爱煮,
我怎嚜能爱呢?
我不能,除非主使我爱祂。
 
这是一场灵界争夺战,
争夺的是仁的灵魂,
得胜的是主耶稣。
这旧识为什么我会一厢情愿的相信「属于主的羊一只也不丢诗」。
 
刚才说「希望人没有自由意志」,纳表示我也不确定到底有没有,
人真的能选择爱不爱主吗?
如果,我最终没有得救,
那我真是无话可说的,
因为,我不爱神,
就算我觉得我很爱的时候其实底子里也不爱的。
所以,我活该。





大喊并大唱   2011年11月7日

今天参加一位退休老师的告别式,祂也是我的老师。
与许多多年不见的师长们重逢,
禁不住想起过往发生在这群人身上的许多恩恩怨怨风风雨雨,
仿佛生活中逝去的种种又重新复活了。
这么多人崇拒一堂,却因着与共同失去的人告别而无法尽兴畅谈,唉! !

我想将来,在天上的崇句,当然有所不同,但是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翻景象啊。

医生说oo无药可医,我也很难过,
仿佛宣告他的身体和心灵得被疾病和痛苦摧残一被子了,
我们怎么办呢?我不知道!
仿佛撒旦又在对我大生咆啸:
「我说的没错吧,你看,人是没有希望的,我早就跟你说过的,人是没有办法的对吧!
看吧,你自己说吧,你能怎么办呢,那个妈妈说的没错,只有绝望,只有去死啦」。

不愿意这样无助绝望的叹息,我不要。
oo,我们来大声说「不」,我们来大声给它呛回去。
什么鬼东西吗。

「这人生来瞎眼,是他犯了罪,还是他的父母犯了罪?」
「不是他犯罪,也不适他的父母犯了罪,是要显出神的作为和荣耀来」。

告诉oo,大声给他笑,大声给他唱,
像宝罗和希拉一样,
无论如何痛苦,我们都要拼一口气,给他大声唱出来,塞住撒旦的口。
这就让那个鬼东西看见上帝的荣耀和作为了。

对我来说,祷告比较难,但是尽管唱的颠三倒四忘东忘西,而且难听,
还是可以喂了呛虾而唱的。
什么鬼东西,我现在就唱:「我们不会因为疲倦不唱这首旧诗章,荣耀归神哈利路呀。
神的儿女有权利,可以大喊并大唱,因为前途更光明,我们魂乐似飞翔,
不久我们就要朝建我君王,荣耀归神哈利路呀,荣耀归神哈利路呀! 」

以后,oo去找你,你就和他一起大声唱诗好了。

我告诉过自己,如果在最黑暗的地方可以看见光,我一定要看见,这样撒旦就会闭嘴了。
oo,我要在你和oo身上看见神的作为,事实上我已经看见,我们都要看见啊!

我没看过海上钢琴师,不知道结局如何,
但是,我们有权利大喊并大倡啊!
这旧是我们的结局,这就是我们的权利。

晚安!







 

※欢迎转载,但请来信征得同意,谢谢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