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上 層



 

遊街

論斷

我活該

大喊並大唱


 

2011年 小品文 系列 5
 

 

這些靈修小品文章的作者為一位盲人。由於目前中文盲用電腦系統在中文輸入法的校對方面尚有許多問題,因此讀者在觀看文章時,可能會發現筆者有許多用字用詞上的訛誤。但是為了忠實呈現原筆者的文章,本網站的編輯者未將這些訛誤加以校對。(或者,讀者也能因此而些許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戰及不便)。若造成閱讀上不便,請您見諒。  
 

 


 

 


遊街   2011/11/13 下午 06:53

我喜歡走,也很能走,
開心的時候走,
煩悶的時候走,
悠閒自在的時候,當然要享受一下,去走一走,
如果是忙碌疲憊之後,那更是不能不去走一走了。
我喜歡走,邊走邊唱,
我喜歡走,邊走邊想。
 
「喔! 我看見你在走路,怎嚜走到那裡去啊?」同事不解的問。
「我看到你了,離這裡好遠啊,」,小吃店老闆驚意的說。
 我看到你了,在市場那邊」「、「我看到你了,在七段底,往山上那條路」;

「有時候你在橋那邊走」..;「常常喔,怎嚜常常這樣走啊?」
「我...啊我宣示地盤,我..啊我遊街示眾啦。」

這隨口的逗樂玩笑,想想還真是一點沒錯啊!!!
經上這樣說過的,凡你腳掌所踏之地,我都賜給你了。
所以,我常常邊走邊唱,邊走邊響,這地事我的,主已經賜給我了。 

又說,我們如同一台戲,演給世人和天使觀看。
來看啊!來看啊!大家都來看啊!
瞎成這樣的一個人,
如果不是神,那怎嚜能夠走的下去啊!
 
「啊,好久不見啊,怎嚜好久都沒看到你啊。」有時候會有路人這樣問。
原來,很多人都在看啊!
所以,我更要常常走,更要常常唱了。
 
我常常走,邊走邊想,
在熙來攘往的人行道上,
我常常走,邊走邊想,
在大街小巷,在綠樹掩蔭的山邊小路上。
 
一個人,一根白手杖,一條長長的路,
只有我自己,
我看不到你,也沒有觸著你,
一直走,一直想,
總以為只有我自己。
 
啊!原來,還有你和你!
啊!原來是你,是你!
 
你或許忘了,但我一直記得,
你接待我,給我指引迷惘,
陪我讀,陪我唱,
一聲招呼,一句安慰和鼓勵的話語,
是你,是你!
卸卸你!
原來是你!
原來你一直就在這裡啊!!!!!!!





論斷
   2011/11/20 下午 06:29

那天寫完信之後,
神就已經提醒我,不應該論斷自己,就像不應該論斷別人一樣。
 
在信仰的漫長道路上,
過去與現在的矯力,以及人與神之間的不斷對話,
常常可以看見那或深或淺,記熟西又陌生的內在世界。
 
在經歷部段的試煉中,或許常常失敗和跌倒,
或許也常常灰心沮喪,
但是,我到底愛不愛神,我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這不應該是由我自己或者任何人在某些時候某些事情上所看到的現象和感覺到的來判定。
我不應該這樣的。
任何人,包刮我自己在內,都沒有這個權力,。
有權判定的應該是神自己,那是他獨有的權力,
除祂以外,別無他名。 
 
我呢?
不該定罪和控告,
我所能做的事,盡力去愛祂,
至於做的好不好,事實上祂並不那麼在意,事實上也不那麼重要。
因為,在得救這件事上,甚至其他更多的事情上都是這樣,
祂所要的只是我真心點頭說,式的,我願意,如此而已。
 
感謝主!
這一次,祂讓我更深一層的審視自己,
我可望超越過去的經驗,
超越成長過程和生活中的挫折和瘡傷,
但願也可以像許多先行者一樣,
用超越世界施予的價值評斷來表明信仰。
我鼓起勇氣跟主說「式的,我願意」。
 
主啊,我為損害自己像你認罪,
對不起,讓你擔憂了,
我沒有這個權柄,我不該如此的。
 
說到這裡,對我而言,那些有關人的得救士不是預定的,
在德就這件事上人有沒有自由意志,
這些問題,似乎已經得到解決了,
因為無論是哪一種那似乎都不那麼重要了。
無論人怎嚜說,那仍舊有著相當程度的奧秘,
無論如何,那都是每個人與神之間單獨的事。





我活該
   2011/11/16

你說,
「盡情的寫吧,讓你對生活中的感想化成一隻隻自由的鳥兒與聖靈一同翱翔吧」,
好令人感動!
 
你的禱告,主已經垂聽了!
因為你是餵了信仰,為了愛而寫。
oo,也會像妳一樣,穿越幽谷,
重新贏向聖靈鼓動起的風
在一次展開雙翼,
自由而雀躍的飛向遼闊的天空。
  
使人項鳥兒一樣輕盈飛翔的,得要有信心,得要有盼望和愛。
說到這而,心理不免唏噓難過,
因為,我覺得我不愛。
我也跟主說過,如果我不能愛,那我就不寫了。
 
真希望人沒有自由意志,
這樣我就不會不愛煮,
我怎嚜能愛呢?
我不能,除非主使我愛祂。
 
這是一場靈界爭奪戰,
爭奪的是仁的靈魂,
得勝的是主耶穌。
這舊識為什麼我會一廂情願的相信「屬於主的羊一隻也不丟詩」。
  
剛才說「希望人沒有自由意志」,納表示我也不確定到底有沒有,
人真的能選擇愛不愛主嗎?
如果,我最終沒有得救,
那我真是無話可說的,
因為,我不愛神,
就算我覺得我很愛的時候其實底子裡也不愛的。
所以,我活該。





大喊並大唱
   2011年11月7日

今天參加一位退休老師的告別式,祂也是我的老師。
與許多多年不見的師長們重逢,
禁不住想起過往發生在這群人身上的許多恩恩怨怨風風雨雨,
彷彿生活中逝去的種種又重新復活了。
這麼多人崇拒一堂,卻因著與共同失去的人告別而無法盡興暢談,唉!!

我想將來,在天上的崇句,當然有所不同,但是真不知道會是怎樣的一翻景象啊。

醫生說oo無藥可醫,我也很難過,
彷彿宣告他的身體和心靈得被疾病和痛苦摧殘一被子了,
我們怎麼辦呢?我不知道!
彷彿撒旦又在對我大生咆嘯:
「我說的沒錯吧,你看,人是沒有希望的,我早就跟你說過的,人是沒有辦法的對吧!
看吧,你自己說吧,你能怎麼辦呢,那個媽媽說的沒錯,只有絕望,只有去死啦」。

不願意這樣無助絕望的嘆息,我不要。
oo,我們來大聲說「不」,我們來大聲給牠嗆回去。
                 什麼鬼東西嗎。

「這人生來瞎眼,是他犯了罪,還是他的父母犯了罪?」
「不是他犯罪,也不適他的父母犯了罪,是要顯出神的作為和榮耀來」。

告訴oo,大聲給他笑,大聲給他唱,
像寶羅和希拉一樣,
無論如何痛苦,我們都要拼一口氣,給他大聲唱出來,塞住撒旦的口。
這就讓那個鬼東西看見上帝的榮耀和作為了。

對我來說,禱告比較難,但是儘管唱的顛三倒四忘東忘西,而且難聽,
還是可以餵了嗆蝦而唱的。
什麼鬼東西,我現在就唱:「我們不會因為疲倦不唱這首舊詩章,榮耀歸神哈利路呀。
神的兒女有權利,可以大喊並大唱,因為前途更光明,我們魂樂似飛翔,
不久我們就要朝建我君王,榮耀歸神哈利路呀,榮耀歸神哈利路呀!」

以後,oo去找你,你就和他一起大聲唱詩好了。

我告訴過自己,如果在最黑暗的地方可以看見光,我一定要看見,這樣撒旦就會閉嘴了。
oo,我要在你和oo身上看見神的作為,事實上我已經看見,我們都要看見啊!

我沒看過海上鋼琴師,不知道結局如何,
但是,我們有權利大喊並大倡啊!
這舊是我們的結局,這就是我們的權利。

晚安!

 

 

 

 

 

※歡迎轉載,但請來信徵得同意,謝謝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