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上 层



把我交给神

真好!

我不好

永远唱的歌

共勉

读完圣经

烛火

我情愿


 

2012年 小品文 系列 2
 

 

这些灵修小品文章的作者为一位盲人。由于目前中文盲用计算机系统在中文输入法的校对方面尚有许多问题,因此读者在观看文章时,可能会发现笔者有许多用字用词上的讹误。但是为了忠实呈现原笔者的文章,本网站的编辑者未将这些讹误加以校对。(或者,读者也能因此而些许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战及不便)。若造成阅读上不便,请您见谅。  
 

 


 

 

把我交给神  2012/7/15

祷告,如果是无声的,如果是在唱诗时的心志,这或者是随时的意念,虽不那嚜正式
效果可能也不纳嚜好,但是,也应该算是神能接受的方式吧。
 
昨天没有参加小组,应该向大家道歉,因为这也算是责任,
我软弱了,
不过,下礼拜我还是想请假,
请你就像昨天那样释放,不要想太多,

你说的对,我们等后神,神也在等候我们,这常常是一场角力,
你放心吧,我是认真的面对神和自己的
拟放轻松,软弱和跌倒都是过程,
 
谢谢你把米的感受和劝勉的话告诉我,
我会放在心上,因为我也认同。
你已经尽了肢体的责任了,其他的,就把我交给主,
不过,要请你喂我祷告,位我祷告,就是这样,这是我最需要的。

 

 

 

 

真好!   2012年7月7日

今天oo和oo演奏的真好,可惜那时候大家都在叽叽喳喳的讲话。
我上网找到的「婚礼的祝福」都不好听,
你有这曲子吗?我很想听。

有一次婐医边睡一边听圣经诵读,
听着听着,竟然梦见我们家好多人在一起高声送读圣经,
今天到你家参加聚会,回来时忽然想起了这个梦,但愿美梦成真。
真希望有一天我家也有像你家衣样的家族祷告读经会。

像你们这样,能与家人有如此美好的团契甄是神的大恩典!

 

 

 

 

我不好   2012/6/28

你说「祷告吧」为oo的弟弟,
为了这个「祷告吧」我流泪,
有用吗?主听吗?
主听吗?我流泪。

传吧,我流泪。
\
我不好
主不听我祷告

我不好
没有美好的生命见证
周围的亲友不信主

我不好
说什么都没用
我不好
传什么都枉然


OO的被害曾使我痛苦不已,
因为我无法想像它如何承担当时的剧痛与恐怖。
我传,但愿万人都得就,
但是,总归是我不好...。

你说「祷告吧」为oo的弟弟,
为了这个「祷告吧」我流泪,
有用吗?主听吗?
主听吗?我流泪。

你说,「求主接收他的灵魂」,这真使人心碎,
那也曾经是我无言的呼喊。
「抓住,仅仅的抓住,你要紧紧的抓住祂,不管怎么样,你要抓住祂」,
「靠近,靠近,奋力靠近,一直到那听得见天使歌唱的地方,然后紧紧抓住,要紧紧抓住」。

「他没有死,他在另外一个地方」。
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过他,也总觉得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
却不知怎么又会梦见这个。

对阿,或许在他的生命终,曾经在某个隐密处,在某个时刻,
在某个他人都不知道的时候,
曾经接受了主,曾经跟神说过「是的,我愿意」。

对阿,主权在祂,
我们只是交托主权。

如果人不信就完全是因为我不好,
难道,人信了,就是因为我的好吗?

谎言,蜕去吧!
一切都好,凡事都美!
祷告吧,没错!
谎言,退去吧!
传吧,没错!

 

 

 

 
永远唱的歌   2012/6/10 下午 10:07

那嚜,一个礼拜一次就好了

我也在与你的互动中反省并调整自己
今天上网找到诗班要献的「两个环」​​,
爱与被爱甄试辛苦的公克阿

前几天自己反覆练习唱那首「永远唱的歌」
很美,但是也不由德感染了乐曲中那种孤寂、无奈和悲伤。
这当然是和我自己的内在世界有关

在这如烟雾少时即逝的生命终,
除了相互取暖,除了彼此相爱,
我希望能够试着在其中添加更多来自拥生主的爱,
不是添加,是躲进祂的爱中,

这样就可以一无挂碍,了无牵绊,充满盼望,轻轻快快的奔走天禄了

我想我安息礼拜的时候要唱「盛哉!盛哉!」

我很软弱,所以要常常这样提醒自己





共勉
   2012/5/9

从小就很喜欢探险故事,这可能是后来会去登山旅行的原因吧
我没有去过非洲,就算去了也是没办法饱览那在壮阔的草原上奔跑飞跃的野生动物,
所以就干脆免了。
我告诉自己没关系,以后在天上,总能有超越所有地上一切美好的事物等着我,
让我看个够的。
读李文斯顿传好像带我去非洲旅行一样,一趟比旅行更有意义的旅行。
谁来为那些千百年来毫无盼望的灵魂守望?
这是李文斯顿心中的呐喊,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听见,
这也是神的呼喊。

我想起一些曾经在旅行途中邂遘的人事,一些生活在世界底层的人们,
让我们一起常常纪念他们为他们守望吧

我有与神同在这本书的电子档,不过是不同的翻译版本,
前两年人家寄给我的,我很喜欢,
有一阵子每天都在税前听,让祂带我安心的入眠。

读完末日决战,发现自己清醒多了,
我知道某些时候某些情绪来的不对,
我知道要起来乎求神,我知道该要躲到神里面才行。

想起曾经做过的一个梦,大概是依两年前吧,记不得了。
我独自站着,再依个空旷的地方,
无数的箭扑头盖面的摄向我,我毫无躲藏招架的能力,只是害怕的站在那里。
但是,明明有无数的箭对准我射来,我却没有被射中,
猛一回头,看见高大的基督耶稣就站在我身后,祂紧靠着我,
祂扬起手,宽大的白色衣袍展开,在祂身边,仿佛我只不过是个幼儿,
原来,所有的箭全都摄向祂,也全部兜近了祂白色的袖兜里了。





读完圣经
   2012/5/6

台北现在正处于春夏交界之际,天气很不稳定,
最近常常吓大雨,温差也很大,现在就还蛮凉快的,
今晚月量又圆又大喔。

你好认真!竟然能在那嚜短的时间内把圣经从头到尾读完。
从你几次的分享中我发现你周围有很棒的基督徒朋友和教会,
我真替你高兴,感谢主!煮很爱你!

主可以随己意做成任何事,也可以拆毁夺去一切,
在得救这件事上,虽然祂早有预订,但是,祂仍然尊重我们每个人的自由意志,
尽管祂多么的渴望我们与祂联合,但是,祂绝对不强迫任何人,
如果是强迫的,那就像机器、像电脑一样,没有价值了。
「爱」可以引导,可以培养,可以启发,但是绝对不可能强迫的。

 oo,不管你爱不爱祂,祂都爱你。
用一种人无法了解的爱来爱你。

祂一直在你心外叩门,
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祂说「是我,是我」。
我知道,你听到了,很清楚的听到了。
你这小羊,祂心所爱的,愿意开门吗?
你认出祂的声音吗?
祂不是大野狼,祂是你一直等候、一职再寻找的。





烛火   2012年5月5日

前两天念完末日决战,
那个流浪再街头,
那个被社会遗弃了的聋子! !
尽管一无所有,
仍就全心全义用飘摇的烛火,
用寒夜李仅有的那股在胸中流动的热力
拥抱这个厌弃他的世界的乞丐! !
 
阿,我想起了oo,祂也是默默位神的家摆上的一个弟兄。





我情愿   2012/4/29

阿!这时刻,你也想起了这首歌啊!
我以为你忙,忘寄了,
我就是著自己听你的录音档,
然后试着打下来,
再跟着合唱团唱,
我可以边摸边唱了喔。
每天都会想要听一听唱一唱。
心理总是深深的被触动。

可是,今天听到那段白色大宝座前的祷告,
我竟然脑筋一片空白,茫然不知所顗,
好像隔了一层,很难产生共鸣。
真是不知道为什么。
我在踌躇什么
真希望我也可以像你们一样跟主大声说「我情愿」。
真希望,我是真的情愿,不是只有感动。

原来,我是这样啊,并不像我以为的那样情愿。

「我只会走路,走路能有什么用啊」我说。
但愿如同你随口的玩笑那样,到那日,我可以跟主说「当跑的路我已跑完了」。

球主赐我足够的恩典,
球主赐我永留不息的爱,
球主赐我足够的信心,足够的勇气和决心,
主啊,求你使我能跑完你所要我跑完的全部路程。
主啊,但愿我有决心,
但愿到那日,我真可以大声说「当跑的路,我已跑完了」。

主啊,我好难过!







 

※欢迎转载,但请来信征得同意,谢谢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