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上 層




把我交給神

真好!

我不好

永遠唱的歌

共勉

讀完聖經

燭火

我情願


 

2012年 小品文 系列 2
 

 

這些靈修小品文章的作者為一位盲人。由於目前中文盲用電腦系統在中文輸入法的校對方面尚有許多問題,因此讀者在觀看文章時,可能會發現筆者有許多用字用詞上的訛誤。但是為了忠實呈現原筆者的文章,本網站的編輯者未將這些訛誤加以校對。(或者,讀者也能因此而些許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戰及不便)。若造成閱讀上不便,請您見諒。  
 

 


 

 


把我交給神   2012/7/15

禱告,如果是無聲的,如果是在唱詩時的心志,這或者是隨時的意念,雖不那嚜正式
效果可能也不納嚜好,但是,也應該算是神能接受的方式吧。 
 
昨天沒有參加小組,應該向大家道歉,因為這也算是責任,
我軟弱了,
不過,下禮拜我還是想請假,
請你就像昨天那樣釋放,不要想太多,

你說的對,我們等後神,神也在等候我們,這常常是一場角力,
你放心吧,我是認真的面對神和自己的
擬放輕鬆,軟弱和跌倒都是過程, 
 
謝謝你把米的感受和勸勉的話告訴我,
我會放在心上,因為我也認同。
你已經盡了肢體的責任了,其他的,就把我交給主,
不過,要請你餵我禱告,位我禱告,就是這樣,這是我最需要的。





真好!
   2012年7月7日

今天oo和oo演奏的真好,可惜那時候大家都在嘰嘰喳喳的講話。
我上網找到的「婚禮的祝福」都不好聽,
你有這曲子嗎? 我很想聽。

有一次婐醫邊睡一邊聽聖經誦讀,
聽著聽著,竟然夢見我們家好多人在一起高聲送讀聖經,
今天到你家參加聚會,回來時忽然想起了這個夢,但願美夢成真。
真希望有一天我家也有像你家衣樣的家族禱告讀經會。

像你們這樣,能與家人有如此美好的團契甄是神的大恩典!





我不好
   2012/6/28

你說「禱告吧」為oo的弟弟,
為了這個「禱告吧」我流淚,
有用嗎?主聽嗎?
主聽嗎? 我流淚。

傳吧,我流淚。
\
我不好
主不聽我禱告

我不好
沒有美好的生命見證
周圍的親友不信主

我不好
說什麼都沒用
我不好
傳什麼都枉然


OO的被害曾使我痛苦不已,
因為我無法想像它如何承擔當時的劇痛與恐怖。
我傳,但願萬人都得就,
但是,總歸是我不好...。

你說「禱告吧」為oo的弟弟,
為了這個「禱告吧」我流淚,
有用嗎?主聽嗎?
主聽嗎? 我流淚。

你說,「求主接收他的靈魂」,這真使人心碎,
那也曾經是我無言的呼喊。
「抓住,僅僅的抓住,你要緊緊的抓住祂,不管怎麼樣,你要抓住祂」,
「靠近,靠近,奮力靠近,一直到那聽得見天使歌唱的地方,然後緊緊抓住,要緊緊抓住」。

「他沒有死,他在另外一個地方」。
我已經很久沒有想過他,也總覺得那件事情已經過去了。
卻不知怎麼又會夢見這個。

對阿,或許在他的生命終,曾經在某個隱密處,在某個時刻,
在某個他人都不知道的時候,
曾經接受了主,曾經跟神說過「是的,我願意」。

對阿,主權在祂,
我們只是交託主權。

如果人不信就完全是因為我不好,
難道,人信了,就是因為我的好嗎?

謊言,蛻去吧!
一切都好,凡事都美!
禱告吧,沒錯!
謊言,退去吧!
傳吧,沒錯!





永遠唱的歌
   2012/6/10 下午 10:07

那嚜,一個禮拜一次就好了

我也在與你的互動中反省並調整自己
今天上網找到詩班要獻的「兩個環」,
愛與被愛甄試辛苦的公克阿

前幾天自己反覆練習唱那首「永遠唱的歌」
很美,但是也不由德感染了樂曲中那種孤寂、無奈和悲傷。
這當然是和我自己的內在世界有關

在這如煙霧少時即逝的生命終,
除了相互取暖,除了彼此相愛,
我希望能夠試著在其中添加更多來自擁生主的愛,
不是添加,是躲進祂的愛中,

這樣就可以一無掛礙,暸無牽絆,充滿盼望,輕輕快快的奔走天祿了

我想我安息禮拜的時候要唱「盛哉!盛哉!」

我很軟弱,所以要常常這樣提醒自己





共勉
   2012/5/9

從小就很喜歡探險故事,這可能是後來會去登山旅行的原因吧
我沒有去過非洲,就算去了也是沒辦法飽覽那在壯闊的草原上奔跑飛躍的野生動物,
所以就乾脆免了。
我告訴自己沒關係,以後在天上,總能有超越所有地上一切美好的事物等著我,
讓我看個夠的。
讀李文斯頓傳好像帶我去非洲旅行一樣,一趟比旅行更有意義的旅行。
誰來為那些千百年來毫無盼望的靈魂守望?
這是李文斯頓心中的吶喊,我們每個人都應該聽見,
這也是神的呼喊。

我想起一些曾經在旅行途中邂遘的人事,一些生活在世界底層的人們,
讓我們一起常常紀念他們為他們守望吧

我有與神同在這本書的電子檔,不過是不同的翻譯版本,
前兩年人家寄給我的,我很喜歡,
有一陣子每天都在稅前聽,讓祂帶我安心的入眠。

讀完末日決戰,發現自己清醒多了,
我知道某些時候某些情緒來的不對,
我知道要起來乎求神,我知道該要躲到神裡面才行。

想起曾經做過的一個夢,大概是依兩年前吧,記不得了。
我獨自站著,再依個空曠的地方,
無數的箭撲頭蓋面的攝向我,我毫無躲藏招架的能力,只是害怕的站在那裡。
但是,明明有無數的箭對準我射來,我卻沒有被射中,
猛一回頭,看見高大的基督耶穌就站在我身後,祂緊靠著我,
祂揚起手,寬大的白色衣袍展開,在祂身邊,彷彿我只不過是個幼兒,
原來,所有的箭全都攝向祂,也全部兜近了祂白色的袖兜裡了。





讀完聖經
   2012/5/6

台北現在正處於春夏交界之際,天氣很不穩定,
最近常常嚇大雨,溫差也很大,現在就還蠻涼快的,
今晚月量又圓又大喔。

你好認真! 竟然能在那嚜短的時間內把聖經從頭到尾讀完。
從你幾次的分享中我發現你周圍有很棒的基督徒朋友和教會,
我真替你高興,感謝主! 煮很愛你!

主可以隨己意做成任何事,也可以拆毀奪去一切,
在得救這件事上,雖然祂早有預訂,但是,祂仍然尊重我們每個人的自由意志,
儘管祂多麼的渴望我們與祂聯合,但是,祂絕對不強迫任何人,
如果是強迫的,那就像機器、像電腦一樣,沒有價值了。
「愛」可以引導,可以培養,可以啟發,但是絕對不可能強迫的。

 oo,不管你愛不愛祂,祂都愛你。
用一種人無法了解的愛來愛你。

祂一直在你心外叩門,
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祂說「是我,是我」。
我知道,你聽到了,很清楚的聽到了。
你這小羊,祂心所愛的,願意開門嗎?
你認出祂的聲音嗎?
祂不是大野狼,祂是你一直等候、一職再尋找的。





燭火
   2012年5月5日

前兩天唸完末日決戰,  
那個流浪再街頭,
那個被社會遺棄了的聾子!!
儘管一無所有,
仍就全心全義用飄搖的燭火,
用寒夜李僅有的那股在胸中流動的熱力
擁抱這個厭棄他的世界的乞丐!! 
 
阿,我想起了oo,祂也是默默位神的家擺上的一個弟兄。





我情願
   2012/4/29

阿! 這時刻,你也想起了這首歌啊!
我以為你忙,忘寄了,
我就是著自己聽你的錄音檔,
然後試著打下來,
再跟著合唱團唱,
我可以邊摸邊唱了喔。
每天都會想要聽一聽唱一唱。
心理總是深深的被觸動。

可是,今天聽到那段白色大寶座前的禱告,
我竟然腦筋一片空白,茫然不知所顗,
好像隔了一層,很難產生共鳴。
真是不知道為什麼。
我在躊躇什麼
真希望我也可以像你們一樣跟主大聲說「我情願」。
真希望,我是真的情願,不是只有感動。

原來,我是這樣啊,並不像我以為的那樣情願。

「我只會走路,走路能有什麼用啊」我說。
但願如同你隨口的玩笑那樣,到那日,我可以跟主說「當跑的路我已跑完了」。

球主賜我足夠的恩典,
球主賜我永留不息的愛,
球主賜我足夠的信心,足夠的勇氣和決心,
主啊,求你使我能跑完你所要我跑完的全部路程。
主啊,但願我有決心,
但願到那日,我真可以大聲說「當跑的路,我已跑完了」。

主啊,我好難過!

 

 

 

 

 

※歡迎轉載,但請來信徵得同意,謝謝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