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上 层  

 


 

2013年 小品文 系列 2
 

 

这些灵修小品文章的作者为一位盲人。由于目前中文盲用计算机系统在中文输入法的校对方面尚有许多问题,因此读者在观看文章时,可能会发现笔者有许多用字用词上的讹误。但是为了忠实呈现原笔者的文章,本网站的编辑者未将这些讹误加以校对。(或者,读者也能因此而些许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战及不便)。若造成阅读上不便,请您见谅。  
 

 


 

  • 情人节快乐    2013/8/13

    我后天才要去学校

    家里漏水和壁癌问题严重,这个暑假决心好好整顿一翻。
    这两天头顶嘎搭嘎搭的整天响,今天总算敲完了,
    希望工程顺利,早日将这居所多年以来的破漏修补好。


    今早去市场刚好听到有人叫卖小卷和丁香鱼,有煮熟的也有生的,
    从澎湖回来,对这些海鲜忽然有了特别的亲切感,
    怕腥臭,怕麻烦的我,从来都只买蔬果,今天终于破了例,买了一斤的小卷。
    也不知道是不是贵了,
    洗干净分装成四代,
    放进冷冻库,
    改天加盐蒸,
    希望吃到的还留有那种鲜鲜美美的海味。


    浸泡在极贝温暖的海水中,
    轻轻缓缓的舒展,慢慢的拨动滑行,
    抬头吸气再在水下拨拨拨的徐徐吐出泡泡,
    卷区扭动再转身,然后任波浪随意推送,
    一直听见志工在旁,知道有人照看着,
    就编玩边听声辨位调整方向,玩的很放心。


    你的祝福和关心总带有一种特别的平安
    谢谢妳


    工作的事,
    时间愈久,愈是细想,就愈是明白这是神妙手的介入! !
    真是依言难进,心情复杂,百感交集啊。
    然而,慢慢去分析,一一去厘清,
    沉淀后再重新出发,定又是一翻崭新的天空! !
    感谢神!感谢我的主啊! !


    想起了小小的渔村,
    想起了满载的渔船! !
    想起了卸货时在场的人谁都可以随意拾取的鱼,随意吃个饱的煮熟的小卷。
    小小的渔村,海角一隅的小渔村。
    啊,仿佛就在眼前!


    情人节快乐

  • 律法与恩典    2013/8/19

    \
    再律法下或恩典中?


    战战兢兢?
    羞愧?恐惧?
    律法之子。


    当彼得说:「主啊,我是醉人,离开我吧。」的时候,
    ,他在律法之下,我知道。


    「不要怕」,
    当全然的包容与恩典的门户大开,
    这一克,恐惧与震撼真会使人崩溃瓦解的! !
    因为,从来不曾处身其内。


    「不要怕」,
    如果亲耳听见主的慈声,
    如果用伊科柔软的心,卸下兵器铠甲,
    敞开胸怀接受主的安慰,
    学习不要怕,
    就会脱开律法壸所,踏入恩典与映许的新天新地。


    勇于面对自己?
    允许犯错?有安全感?
    知道主永远接纳永远爱你?
    是恩典之子!


    窥见自己的捆所,震撼!
    原来,仍靠着行为,误以为必须...不可...,
    竟一直不自知。


    想跨入爱的法则,想成为恩典之子,
    段开,段开...,
    充满,充满...。


    两者的分别,除非主自己像着个人内在显明。
    卸甲的那一刻,才懵然惊觉自己是多嚜的疲惫!
    颤微微的心,多需要主的安慰!

  • 太亮    2013/8/19

    多想要躲起来,多想要找个隐蔽处!
    太...亮...了...!
    啊,这样的光芒,难当啊!
    全然看不见,无法辨明,失去方向了!


    只有在
    黎明,烈烈红日尚未升起以前,
    暮霭四合的黄昏,太阳收敛起无比灿烂的光轮之后,
    我可以走。


    啊,这是到了哪里?该怎嚜走下去?
    多需要路两旁分明的白线,
    清清楚楚不间断,
    好让我,一循着追迹前进!


    因为,我瞎了!

  • 满溢    2013/8/21

    河流入海邻水边,
    在咖啡店二楼的阳台,
    好像就座在游轮的甲板上,
    台风前夕河水高胀,浩浩荡荡铺张伸展,
    离开时,已是晚间十点中,
    又逢大潮,河水漫过陆地,
    一波波涌向咖啡店底层的阶梯,
    只要跨下那嚜一步,到行人徒步区,就会备水浪打着。
    一时间,这景象使人错乱,竟不知身楚何地!


    满溢的河水,使人有些晕眩,
    就像满溢的恩典一样。

  • 你是    2013/9/9

    「O先生是你的什么人啊?」
    电梯上楼时,一位不认识的住户问。
    「他是我爸爸」,以前开管委会时爸爸来过,那时他们大概聊过吧,一边回答一边响。
    「请问你是哪位啊?」
    「我是O先生Oo公司的工作伙伴。」
    「那对不起,不是啦,弄错了,不是的」,糗大了。
    「O先生不是你爸爸吗」
    「不..不,你弄错了,我爸从来没有在那家公司工作过,弄错了。」
    「你不是...可是..。.」
    「不是啦...不是啦..弄错了」,真想赶快离开电梯。
    「啊..怎嚜涨的那嚜像..那嚜像...他真的不是你爸吧?」
    电梯开了,她跨出电梯又频频回头看我,「好像啊...。」


    依稀记得,oo公司好像是叔叔很久很久以前的公司,那时候我还只是个小孩子呢,回家问爸妈,果然没错。
    所以..,啊..这个世界那嚜大...在这茫茫大都会的水泥丛林里...怎嚜会这样呢?
    亲族们没人这样比较过,我当然也从来没想过,我和叔淑之间会有什么相像之处,
    一个陌生人,竟然一眼就发现两者之间相似的特征,并因此依心认定其中必然存有着血缘关系。


    「你哪里人啊?」
    「游牧民族啦」,台湾就这么点而大,问这有什么意义啊,老人才这样问的,我心里这样想着。
    「什么游牧民族?」在越过铁窗时,师傅停下脚步,攀住栏杆,放下材料桶奇怪的问。
    「对啊,我们家搬来搬去的不是游牧民族吗」,我笑着说。
    「啊你不说我也知道。」
    「那你说啊,我是哪里人」,看你怎嚜猜,猜得出来才怪。
    「苗栗人。」
    「苗栗人啊,怎嚜说呢,可从来没人这样说的。」
    「苗栗,你是苗栗客家人。」他一本正经的说。
    「为什么呢?」
    「听你说话,还有看你的长相,你的姓,其实,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你是苗栗人了。」
    「不可能啦,真的从来没人这样说过,苗栗人涨什么样子啊?啊知道了,一定是oo告诉你的。」别耍我了吧。
    「不..我只知道他是你妹以前的同事,她也不可能跟我说这个。」
    「可是...新竹、南投还有频东都友很多客家人,我的姓也很普通,而且我们有很多代和闽南人通婚,也一直和闽南人住在一起,家里也都不说客语,闽南语和国语是我们惯用的语言。」
    我没告诉她,很小的时候就搬到台北,家族内也有着不同的族群认同观点,我们什么都是,什么也都不是,反正现在这并不重要。
    「我以前住过新竹,黎苗栗很近,我看的出来,我的领悟力很强。」


    在台湾,各县市成镇的生活文化习惯虽有点不同,但台湾毕竟不大,长久以来人们互动频繁关系密切,
    处于台北都会区,尤其是年轻的世代,族群特征根本很难识别,
    怎嚜也想不通,他竟然一说就说到了根源,我真的非常震撼!


    我想,会不会有那嚜一天,
    别人一眼就认出我是基督徒?
    我想,到了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
    天使是不是就像这样,一眼就认出了人们身上那个不可抹灭的印记?

  • 稳当当    2013/9/11

    oo的爸妈有事外出,把它交给我照看。
    小家伙伶牙俐齿活泼号栋意见特别多。
    罚他到房间安静反省之后问她有什么话要说。
    这六岁的小子正视着我,义正词严气愤愤的大声抗辩,
    「现 在 我 不 爱 你 了,我 不 要 做 你 的 乖 孙 子, 你 也 不 要 做 我 的 阿 姨 了」,
    阿公阿婆都叫她乖孙子,所以他大概以为在家里他就是孙子吧。
    你这薄情寡义,叫人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的片面宣告有效吗?我立刻以同样的态度呛他,
    「你不爱我没关系,我还是爱你,你不当我的乖孙子没关系,你还是我的乖孙子,你不要我当你的阿姨也都没有关系,我还是你的阿姨啦
    小子败下阵去,睁大眼睛一时间竟无话可说。


    「阿公,我们来...」,
    「我不跟你玩,你不是我的孙子,我只跟我的孙子玩」,
    「阿公你不要这样啦」,
    「你不是说不当我的孙子了吗?」
    「阿呀...稳当当啦」,
    oo信心十足,向前再进一步,脱口说出ㄚ公教他的这句闽南语。

  • 坏人    2013/9/13

    「阿公你去里面」,OO用小桌椅围起一个区块,一定要阿公进去里面。
    「为什么要进去?」阿公一边进入其中一边问。
    「阿公是坏人,现在把阿工关起来了」,Oo一边说一边堵住缺口。
    「阿攻势坏人,阿攻势最坏的坏人」,oo得意洋洋的做了这样的判决。
    「阿攻势坏人,她是世界尚最坏的坏人对不队」,我指着阿工问OO。
    「对,她是最坏的,我把它关起来了」。
    「阿攻势最坏的坏人,你是他生的」。
    「我是我妈妈生的」OO蛮不在乎的说,接着转向阿公,脸色大变,「我妈妈是...阿...公...升的...」,
    又指着自己「我...是...阿...公...升...的!!」

  • 是/不是    2013/9/28

    从前,你说,我是什么
    其实,我不衣锭是
    或者根本从来就不是
    但,我们都以为是


    现在,你说,我不是什么
    其实,可能是...
    只是,现在我们还不知道...


    我什么都是,我什么都不是,
    我想要...要静下来...感觉...体会...
    想一想...想一想...
    是不是这样?是不是?是不是啊?
    希望,就是
    ,神所要的那样

  • 煎煮炒炸不变质    2013/11/10

    夏天
    从早晨
    上山
    顶着炎酷的日头骑
    不停......不停...
    那已然越过了头顶的火球
    一路不减威风,
    更以窒人的威力笼罩八方,四面迫近
    猛烈的烘烤着到下午


    还在汗水淋漓昏头昏脑的前行时
    迅猛的午后超大豪雨
    浇灌全身
    里外上下彻底冲洗得透彻
    又是泥又是水的穿过密密层层的雨幕
    下山
    骑回终点


    在惊呼声中躲过霹雳轰响的雷电
    裹着湿漉漉的衣物上捷运,
    四五十分中穿行黑暗地下通道的列车
    空调一路猛力的吹送,
    这酷热的季节
    竖直了腰杆,绷紧全身的肌肉,。
    用以控制
    上下打战的牙齿和径自哆嗦着的躯体。


    晚上该早点睡的
    可又思量烦恼了好一阵才上床
    一点不绝得累,也一点不想睡,接着就是
    一段精神好得出奇的难眠之夜。


    分不清
    是中暑了?感冒?下午喝了咖啡失眠?还是太烦恼?
    太累?太亢奋?
    总之,迎接隔天新一周上班日的,就是没完没了的头痛个几天。


    哪一种人,
    不怕一整天烈日曝晒,可以接着泡在豪雨里,然后吹个几十分钟的冷风?还可以加上几天的睡眠不足?


    哪一种油,全然纯粹稳定?
    不怕高温,也适合低温?
    可以凉拌沙拉,又可以煎煮炒炸,绝不变质?


    生命就是这样
    得经得起这许多接踵而至,反覆交替,剧烈迥异的熬炼!
    也真是痛快! ! !
    好的无比! ! !

  • 你要加油    2013/11/21

    如果
    为着某些原因
    使某些人因协助我而获得喘息,
    并欣喜的发现生活有了意义


    那嚜
    我愿意
    好好的
    好好的
    活下去


    如果
    因着某些原因
    使某些人愿意付出,愿意提供自己一份时间和心力


    如果
    另有那嚜个人,因为子女需要且获得许多社会资源,
    又为着深切体认资源之不足
    在自己窘迫中仍愿意贡献出他所谓的绵薄之力
    同时又自觉能够有所得。


    那嚜
    我有什么资格放弃?
    我是不是该
    好好的
    走下去?


    「刚才忽然睡着,原来是这样」,
    「你要加油」我转向她,禁不住搂着她的肩。
    「你也要加油」。
    视的,


    其实,该加油的是我!

  • 再一次    2013/12/8

    某个时期,某个阶段
    其实是和最初的时候一样
    同样的课题,
    不同的面貌再又重现


    我知道,这是
    祂所给予的
    重新面对,
    重新选择的机会...! !


    再一次
    站在抉择的路口
    审视过往


    再一次
    还没完!


    再一次
    祂轻声说:
    来,我门再来过!
    想一想,
    再选一次吧!


    谢谢你
    我会认认真真,心甘情愿的
    再选一次


    这不由于懊悔
    因为,始终就是自己的决定。
    生命的路途
    一步一步,跌宕蜿蜒,
    扎实而美丽!


    此刻,祂并肩同担所有......
    澎湃汹涌,却也平静安稳!


    我的主!
    请看着,陪着
    如同过往
    我知道
    你会这样的。

 

 

 

 

 

※欢迎转载,但请来信征得同意,谢谢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