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上 層  

 


 

2013年小品文 系列 2


這些靈修小品文章的作者為一位盲人。由於目前中文盲用電腦系統在中文輸入法的校對方面尚有許多問題,因此讀者在觀看文章時,可能會發現筆者有許多用字用詞上的訛誤。但是為了忠實呈現原筆者的文章,本網站的編輯者未將這些訛誤加以校對。(或者,讀者也能因此而些許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戰及不便)。若造成閱讀上不便,請您見諒。  
 


 

  • 情人節快樂    2013/8/13

    我後天才要去學校

    家裡漏水和壁癌問題嚴重,這個暑假決心好好整頓一翻。
    這兩天頭頂嘎搭嘎搭的整天響,今天總算敲完了,
    希望工程順利,早日將這居所多年以來的破漏修補好。


    今早去市場剛好聽到有人叫賣小捲和丁香魚,有煮熟的也有生的,
    從澎湖回來,對這些海鮮忽然有了特別的親切感,
    怕腥臭,怕麻煩的我,從來都只買蔬果,今天終於破了例,買了一斤的小捲。
    也不知道是不是貴了,
    洗乾淨分裝成四代,
    放進冷凍庫,
    改天加鹽蒸,
    希望吃到的還留有那種鮮鮮美美的海味。


    浸泡在極貝溫暖的海水中,
    輕輕緩緩的舒展,慢慢的撥動滑行,
    抬頭吸氣再在水下撥撥撥的徐徐吐出泡泡,
    捲區扭動再轉身,然後任波浪隨意推送,
    一直聽見志工在旁,知道有人照看著,
    就編玩邊聽聲辨位調整方向,玩的很放心。


    你的祝福和關心總帶有一種特別的平安
    謝謝妳


    工作的事,
    時間愈久,愈是細想,就愈是明白這是神妙手的介入!!
    真是依言難進,心情複雜,百感交集啊。
    然而,慢慢去分析,一一去釐清,
    沉澱後再重新出發,定又是一翻嶄新的天空!!
    感謝神!感謝我的主啊!!


    想起了小小的漁村,
    想起了滿載的漁船!!
    想起了卸貨時在場的人誰都可以隨意拾取的魚,隨意吃個飽的煮熟的小捲。
    小小的漁村,海角一隅的小漁村。
    啊,彷彿就在眼前!


    情人節快樂

  • 律法與恩典    2013/8/19

    \
    再律法下或恩典中?


    戰戰兢兢?
    羞愧? 恐懼?
    律法之子。


    當彼得說:「主啊,我是醉人,離開我吧。」的時候,
    ,他在律法之下,我知道。


    「不要怕」,
    當全然的包容與恩典的門戶大開,
    這一克,恐懼與震撼真會使人崩潰瓦解的!!
    因為,從來不曾處身其內。


    「不要怕」,
    如果親耳聽見主的慈聲,
    如果用伊科柔軟的心,卸下兵器鎧甲,
    敞開胸懷接受主的安慰,
    學習不要怕,
    就會脫開律法壼所,踏入恩典與映許的新天新地。


    勇於面對自己?
    允許犯錯?有安全感?
    知道主永遠接納永遠愛你?
    是恩典之子!


    窺見自己的綑所,震撼!
    原來,仍靠著行為,誤以為必須...不可...,
    竟一直不自知。


    想跨入愛的法則,想成為恩典之子,
    段開,段開...,
    充滿,充滿...。


    兩者的分別,除非主自己像著個人內在顯明。
    卸甲的那一刻,才懵然驚覺自己是多嚜的疲憊!
    顫微微的心,多需要主的安慰!

  • 太亮    2013/8/19

    多想要躲起來,多想要找個隱蔽處!
    太...亮...了...!
    啊,這樣的光芒,難當啊!
    全然看不見,無法辨明,失去方向了!


    只有在
    黎明,烈烈紅日尚未升起以前,
    暮靄四合的黃昏,太陽收斂起無比燦爛的光輪之後,
    我可以走。


    啊,這是到了哪裡?該怎嚜走下去?
    多需要路兩旁分明的白線,
    清清楚楚不間斷,
    好讓我,一循著追跡前進!


    因為,我瞎了!

  • 滿溢    2013/8/21

    河流入海鄰水邊,
    在咖啡店二樓的陽台,
    好像就座在遊輪的甲板上,
    颱風前夕河水高脹,浩浩蕩蕩鋪張伸展,
    離開時,已是晚間十點中,
    又逢大潮,河水漫過陸地,
    一波波湧向咖啡店底層的階梯,
    只要跨下那嚜一步,到行人徒步區,就會備水浪打著。
    一時間,這景象使人錯亂,竟不知身楚何地!


    滿溢的河水,使人有些暈眩,
    就像滿溢的恩典一樣。

  • 你是    2013/9/9

    「O先生是你的什麼人啊?」
    電梯上樓時,一位不認識的住戶問。
    「他是我爸爸」,以前開管委會時爸爸來過,那時他們大概聊過吧,一邊回答一邊響。
    「請問你是哪位啊?」
    「我是O先生Oo公司的工作夥伴。」
    「那對不起,不是啦,弄錯了,不是的」,糗大了。
    「O先生不是你爸爸嗎」
    「不..不,你弄錯了,我爸從來沒有在那家公司工作過,弄錯了。」
    「你不是...可是..。.」
    「不是啦...不是啦..弄錯了」,真想趕快離開電梯。
    「啊..怎嚜漲的那嚜像..那嚜像...他真的不是你爸吧?」
    電梯開了,她跨出電梯又頻頻回頭看我,「好像啊...。」


    依稀記得,oo公司好像是叔叔很久很久以前的公司,那時候我還只是個小孩子呢,回家問爸媽,果然沒錯。
    所以..,啊..這個世界那嚜大...在這茫茫大都會的水泥叢林裡...怎嚜會這樣呢?
    親族們沒人這樣比較過,我當然也從來沒想過,我和叔淑之間會有什麼相像之處,
    一個陌生人,竟然一眼就發現兩者之間相似的特徵,並因此依心認定其中必然存有著血緣關係。


    「你哪裡人啊?」
    「游牧民族啦」,台灣就這麼點而大,問這有什麼意義啊,老人才這樣問的,我心裡這樣想著。
    「什麼游牧民族?」在越過鐵窗時,師傅停下腳步,攀住欄杆,放下材料桶奇怪的問。
    「對啊,我們家搬來搬去的不是遊牧民族嗎」,我笑著說。
    「啊你不說我也知道。」
    「那你說啊,我是哪裡人」,看你怎嚜猜,猜得出來才怪。
    「苗栗人。」
    「苗栗人啊,怎嚜說呢,可從來沒人這樣說的。」
    「苗栗,你是苗栗客家人。」他一本正經的說。
    「為什麼呢?」
    「聽你說話,還有看你的長相,你的姓,其實,第一次見面就知道你是苗栗人了。」
    「不可能啦,真的從來沒人這樣說過,苗栗人漲什麼樣子啊?啊知道了,一定是oo告訴你的。」別耍我了吧。
    「不..我只知道他是你妹以前的同事,她也不可能跟我說這個。」
    「可是...新竹、南投還有頻東都友很多客家人,我的姓也很普通,而且我們有很多代和閩南人通婚,也一直和閩南人住在一起,家裡也都不說客語,閩南語和國語是我們慣用的語言。」
    我沒告訴她,很小的時候就搬到台北,家族內也有著不同的族群認同觀點,我們什麼都是,什麼也都不是,反正現在這並不重要。
    「我以前住過新竹,黎苗栗很近,我看的出來,我的領悟力很強。」


    在台灣,各縣市成鎮的生活文化習慣雖有點不同,但台灣畢竟不大,長久以來人們互動頻繁關係密切,
    處於台北都會區,尤其是年輕的世代,族群特徵根本很難識別,
    怎嚜也想不通,他竟然一說就說到了根源,我真的非常震撼!


    我想,會不會有那嚜一天,
    別人一眼就認出我是基督徒?
    我想,到了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
    天使是不是就像這樣,一眼就認出了人們身上那個不可抹滅的印記?

  • 穩當當    2013/9/11

    oo的爸媽有事外出,把它交給我照看。
    小家夥伶牙俐齒活潑號棟意見特別多。
    罰他到房間安靜反省之後問她有什麼話要說。
    這六歲的小子正視著我,義正詞嚴氣憤憤的大聲抗辯,
    「現 在 我 不 愛 你 了,我 不 要 做 你 的 乖 孫 子, 你 也 不 要 做 我 的 阿 姨 了」,
    阿公阿婆都叫她乖孫子,所以他大概以為在家裡他就是孫子吧。
    你這薄情寡義,叫人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的片面宣告有效嗎?我立刻以同樣的態度嗆他,
    「你不愛我沒關係,我還是愛你,你不當我的乖孫子沒關繫,你還是我的乖孫子,你不要我當你的阿姨也都沒有關係,我還是你的阿姨啦
    小子敗下陣去,睜大眼睛一時間竟無話可說。


    「阿公,我們來...」,
    「我不跟你玩,你不是我的孫子,我只跟我的孫子玩」,
    「阿公你不要這樣啦」,
    「你不是說不當我的孫子了嗎?」
    「阿呀...穩當當啦」,
    oo信心十足,向前再進一步,脫口說出ㄚ公教他的這句閩南語。

  • 壞人    2013/9/13

    「阿公你去裡面」,OO用小桌椅圍起一個區塊,一定要阿公進去裡面。
    「為什麼要進去?」阿公一邊進入其中一邊問。
    「阿公是壞人,現在把阿工關起來了」,Oo一邊說一邊堵住缺口。
    「阿攻勢壞人,阿攻勢最壞的壞人」,oo得意洋洋的做了這樣的判決。
    「阿攻勢壞人,她是世界尚最壞的壞人對不隊」,我指著阿工問OO。
    「對,她是最壞的,我把它關起來了」。
    「阿攻勢最壞的壞人,你是他生的」。
    「我是我媽媽生的」OO蠻不在乎的說,接著轉向阿公,臉色大變,「我媽媽是...阿...公...升的...」,
    又指著自己「我...是...阿...公...升...的!!」

  • 是/不是    2013/9/28

    從前,你說,我是什麼
    其實,我不衣錠是
    或者根本從來就不是
    但,我們都以為是


    現在,你說,我不是什麼
    其實,可能是...
    只是,現在我們還不知道...


    我什麼都是,我什麼都不是,
    我想要...要靜下來...感覺...體會...
    想一想...想一想...
    是不是這樣?是不是?是不是啊?
    希望,就是
    ,神所要的那樣

  • 煎煮炒炸不變質    2013/11/10

    夏天
    從早晨
    上山
    頂著炎酷的日頭騎
    不停......不停...
    那已然越過了頭頂的火球
    一路不減威風,
    更以窒人的威力籠罩八方,四面迫近
    猛烈的烘烤著到下午


    還在汗水淋漓昏頭昏腦的前行時
    迅猛的午後超大豪雨
    澆灌全身
    裡外上下徹底沖洗得透徹
    又是泥又是水的穿過密密層層的雨幕
    下山
    騎回終點


    在驚呼聲中躲過霹靂轟響的雷電
    裹著濕漉漉的衣物上捷運,
    四五十分中穿行黑暗地下通道的列車
    空調一路猛力的吹送,
    這酷熱的季節
    豎直了腰桿,繃緊全身的肌肉,。
    用以控制
    上下打戰的牙齒和逕自哆嗦著的軀體。


    晚上該早點睡的
    可又思量煩惱了好一陣才上床
    一點不絕得累,也一點不想睡,接著就是
    一段精神好得出奇的難眠之夜。


    分不清
    是中暑了?感冒?下午喝了咖啡失眠?還是太煩惱?
    太累?太亢奮?
    總之,迎接隔天新一週上班日的,就是沒完沒暸的頭痛個幾天。


    哪一種人,
    不怕一整天烈日曝曬,可以接著泡在豪雨裡,然後吹個幾十分鐘的冷風?還可以加上幾天的睡眠不足?


    哪一種油,全然純粹穩定?
    不怕高溫,也適合低溫?
    可以涼拌沙拉,又可以煎煮炒炸,絕不變質?


    生命就是這樣
    得經得起這許多接踵而至,反覆交替,劇烈迥異的熬煉!
    也真是痛快!!!
    好的無比!!!

  • 你要加油    2013/11/21

    如果
    為著某些原因
    使某些人因協助我而獲得喘息,
    並欣喜的發現生活有了意義


    那嚜
    我願意
    好好的
    好好的
    活下去


    如果
    因著某些原因
    使某些人願意付出,願意提供自己一份時間和心力


    如果
    另有那嚜個人,因為子女需要且獲得許多社會資源,
    又為著深切體認資源之不足
    在自己窘迫中仍願意貢獻出他所謂的綿薄之力
    同時又自覺能夠有所得。


    那嚜
    我有什麼資格放棄?
    我是不是該
    好好的
    走下去?


    「剛才忽然睡著,原來是這樣」,
    「你要加油」我轉向她,禁不住摟著她的肩。
    「你也要加油」。
    視的,


    其實,該加油的是我!

  • 再一次    2013/12/8

    某個時期,某個階段
    其實是和最初的時候一樣
    同樣的課題,
    不同的面貌再又重現


    我知道,這是
    祂所給予的
    重新面對,
    重新選擇的機會...!!


    再一次
    站在抉擇的路口
    審視過往


    再一次
    還沒完!


    再一次
    祂輕聲說:
    來,我門再來過!
    想一想,
    再選一次吧!


    謝謝你
    我會認認真真,心甘情願的
    再選一次


    這不由於懊悔
    因為,始終就是自己的決定。
    生命的路途
    一步一步,跌宕蜿蜒,
    扎實而美麗!


    此刻,祂並肩同擔所有......
    澎湃洶湧,卻也平靜安穩!


    我的主!
    請看著,陪著
    如同過往
    我知道
    你會這樣的。

 

 

 

※歡迎轉載,但請來信徵得同意,謝謝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