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上 层  

 


 

2015年 小品文 系列 2
 

 

这些灵修小品文章的作者为一位盲人。由于目前中文盲用计算机系统在中文输入法的校对方面尚有许多问题,因此读者在观看文章时,可能会发现笔者有许多用字用词上的讹误。但是为了忠实呈现原笔者的文章,本网站的编辑者未将这些讹误加以校对。(或者,读者也能因此而些许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战及不便)。若造成阅读上不便,请您见谅。  
 

 


 

  • 报应?    2015/4/12

    「她这样,我不能去跟谁说」。
    「你去跟谁说?说了更糟,何必」,朋友把身体向前倾,脸部正面靠近我。
    「好,你没说,你认为你的神就不知道吗?」,没想到总是极力主张要有所作为的她竟然这样问,我仿佛被什么狠狠击中似的。

    「神当然知道」,震惊与慌张中我忙忙的回答。
    「那就对了,报应铼德这么快,尚不去,这就市给她的报应,哼,她这个样子,她想也没想到」。
    ....? ? ? ! ! !
    我也从来没有这样想到过。

    报应?
    当然,神是公益的神
    绝对不能说没有报应。

    但这真是报应吗?
    希望这并非逞罚性质,
    只是因为不适合,所以神有另外的安排。

    希望,
    因为神也是怜悯的,

    希望,
    因为我也需要神的怜悯。

  •    2015/4/13

    如果我耿耿于怀
    那表示他成功了


    如果我不计较
    如果我照样
    那我就赢了

  • 听不见    2015/4/19

    折返之后换了另一位陪跑,
    这位陪跑员的计时器没有每公里自动提示时间速度的功能,

    所以,明知每段路大约就是5公里,
    但在第5段路的后半段,

    我仍然因不能确切之道跑到第几公里,还有多远可以休息而无法撑下去,
    就停下来用走的。


    第六段路,
    一边跑一边想,
    很累了,还要跑吗?

    信心是什么?
    虽然没有提示声,
    但明明知道,
    休息点其实并不远啊!

    信心是什么?
    真的是这么没有信心吗?

    我开始思想,
    虽然不知道现在是第几公里,
    但是要凭着信心,坚持下去。

    信心是什么?
    现在旧锻炼一下。

    常常没办法持续听到确切的做标定卫,
    不知道现在所处何在,
    觉得前路漫漫,

    很想放弃,不知道该怎么跑下去,
    但,终点其实是不远的。
    调整呼吸和脚步,

    继续,
    努力跑面前展开的路,
    距离终点其实是不远的。

    我还是走了一段,
    然后,在最后500公尺,
    调整脚步,大跨步的跑回终点。

    我是临时报名参加这次 Lsd 练习的,
    比我跑过最长的距离多了两倍的路,

    报名时根本没想到要跑完,
    却竟然能在期限内完成全部路程。

    12名跑者,就我一个女生,
    因天气太热,沿途又没有遮荫,有4个人中途放弃,还有人少跑了一站。
    「这些跑在你前面的,他们都是参加过全马比赛的选手」,快到终点时陪跑员这样赞许我。

    大家都说我很厉害,我当然也很高兴。

    但是心里其实知道自己的光景,

    长跑,也正反映着人生,
    ,过了一夜,就愈发深切。
    主啊!我是多么软弱!
    主啊!我真需要你!

  • 陪跑员    2015/5/29

    谁是我的陪跑员?
    马拉松的陪跑员。

    谁是我的陪跑员?
    伴我跑过严冬
    伴我在即将到来的酷暑里
    得以不停歇的向前奔去。

    谁是我的陪跑员?
    马拉松的陪跑员。

    用一条结好了的绳索牵引,
    一路在身旁,
    时时鼓励,
    每隔一段时间,甚或是视不同的需要回馈予精确的距离时间和速度。

    在曼长的路途中,
    视我的体能帮助我配速,
    提示我如何调整呼吸步伐和姿势。

    谁是我的陪跑员?
    晴暖阴雨,烈日寒冬
    总是陪着的
    马拉松的陪跑员。

  • 夏至之后    2015/6/23

    夏至之后的头一天
    傍晚终于开始下雨

    带OO到附近公园走走
    在雨中
    和我这老同学一起撑着伞

    她叫我闻闻这种和那种的花香;
    捡起紫色、粉红和白色的花给我,
    指点触不着的落羽松、杜鹃和黄色阿伯勒....。

    这在我已然成为灰白褪色了的公园绿带,仿佛魔术般,在她只指点点下奇异的在眼底重新展开一片清新的色彩!
    我爱这天,彩色的,水嫩嫩,鲜鲜活活的初夏!


    〈大二或者大三时,我这同学曾带我去屏东赛嘉玩飞行伞。为了能顺利参加不被拒绝,我们先沟通好,两人默契十足,她很是知道怎样让我明白教练所教的和实地操作时的正确动作,结果虽然两次降落时都挂在树上下不来,但直到活动结束,别人都不知道我是重度视障着。 〉

  • 夏日黄昏    2015/6/24

    主啊,谢谢你,
    雨润的色彩;
    光芒灿灿的耀眼。

    主啊,谢谢你,
    炽烈又温热的环抱;
    股股吹送卷动发丝搓刮皮肤置入肺腑的欢呼。
    喔,还有偏头痛。

    主啊谢谢你,
    告诉我,你一直都在。

  • 保守    2015/6/29

    「什么?你去玩过飞行伞,自己依个,没有教练一起搭乘!」
    「对啊,就用对讲机,教练声控,结果降落时挂在芒果树上荡来荡去下不来。」
    「喔,还好降落时你是挂在树上,不然你看不到,着地时脊椎会受伤的,好可怕!」

    这么多年了,我没想过,
    两次都挂在树上,
    这原来是神的保守啊! ! !

  • 合法    2015/7/4

    酗酒、抽烟、赌博、同居...,
    法律并没有禁止,所以这些行为是合法的。
    炸鸡、薯条、可乐、汽水、蛋糕、饼干糖果等等垃圾食物...,
    法律并没有禁止生产,所以这些食品当然也是合法的。
    但是,这些合法的,都是好的吗,都是对我们身心健康有帮助的吗?
    我们可以每天放心去做、放心去吃喝吗?

    大家都知道,法律是规范群体生活的最低标准,
    法律之前每个人都享有同样的权利,
    再不严重影响他人的原则下,法律都是云许的。
    法律允许的,我们不会每一项都照单全收吧,会依据其他的标准重新选择要或不要吧。

    今天,美国法律通过婚姻组成的新法规,让性别条件成为个人选择的自由权,
    把这个自由权交环给个人了,啊时在真够令人心惊胆颤的,
    反了,反了,完了!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但是,不要慌张,
    神不是连拥声或者灭亡这么天大的事都交给我们去选择吗?
    还有比这个更惊悚的吗?

    对,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许多种的权利,
    此外,不要忘记,我们每个人也同样都是败坏的人,
    但是,神尊重我们每一个人!
    神更怜悯我们每一个人!

    主权在我们,我们有自由选择的权力。
    浪子要求自己应得的产业,然后离开父家,
    父亲纵然心痛不舍,却仍然尊重这儿子的自由权!

    今天自由权交在我们手中了,
    选择吧!
    你所依循的是什么啊?

    但是,无论如何,
    不要忘记,
    神是怜悯的神,
    无论我们是谁,
    祂爱我们,
    我们随时可以寻求祂,
    永远可以转向祂,
    祂一直都等着我们!
    纵然我们不明白,不认识,
    在以玛五司的路上,
    祂甚至是愿意亲自一路讲解,一路陪伴着的啊!

  • 古旧时架    2015/7/12

    『我深信那山岗名叫各各他
    我相信,我永远相信,
    我相信,
    基督既为人盯死十架,
    就必能使我生命改变。 』

    基督耶稣必能使我的生命改变,
    我的生命必然改变,
    我相信祂必使我改变。

    因为祂是创造天地的主,是宇宙万物的主宰,
    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
    祂的话语永不废去,
    祂的映许永不更改。

    不是频着我的写器,是祂的恩典。
    祂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
    祂也是我的神!

  •    2015/7/25

    你是元帅,而我...
    究竟站在哪一边?

    我是
    硬着颈项
    偏行己路的羊

    其实是
    压伤的芦苇
    将残的灯

    除非
    主不认频
    使我经得起
    反覆的试炼
    不叫我落入
    黑暗无有的虚空之中

    我怕,但我...哀 !

    〈梦见躲避大浪和席卷而来的潮水;
    梦见在两人座的小小飞机上探出身子,飞机倾斜,甚至整个人离开,只用一只手抓住飞机,几乎要宕入阴沉广末的虚空。
    哀,久久无法释怀。 〉

 

 

 

 

 

※欢迎转载,但请来信征得同意,谢谢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