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用點字符號表

盲用點字版聖經

盲人福音事工剪影

盲人基督徒的見證

如何協助盲人朋友

 

 

 

 

 

 


Raising of Lazarus (1608, by Caravaggio)

耶穌過去的時候、看見一個人生來是瞎眼的。門徒問耶穌說、拉比、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穌回答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 神的作為來。(約翰福音 9:1-3)

 
盲人點字符號 與 盲人點字聖經

 

盲用點字符號表

 

國語點字符號 1
國語點字符號 2
國語點字符號 3
英文點字符號 1
英文點字符號 2
音樂點字符號
 


 

盲人點字聖經

使用純文字檔案閱讀者請點選下面 A, B 連結下載聖經:

A. 點字聖經「舊約全書」

B. 點字聖經「新約全書」

使用經典一號系統閱讀者請點選下面 C, D 連結下載聖經:

C. 點字聖經舊約全書

D. 點字聖經新約全書

 


盲人福音工作剪影

 


帶領盲人參加教會活動

 


帶領盲人在教會中獻詩

 


帶領盲生至士林真理堂參加活動

 


帶領盲生到教會參加主日

 


盲生參加小組聚會

 


盲生在教會受洗

 


視障朋友喜歡到教會

 


盲生,靈糧堂周神助牧師與魏連嶽弟兄共同合影

 


於啟明學校舉辦復活節佈道會

 


帶領盲人參加教會聖誕節音樂會

 


盲人基督徒參與在誠品敦南總店舉辦音樂佈道會

 


帶領盲生參與靈糧堂舉辦的社區活動(1)

 


帶領盲生參與靈糧堂舉辦的社區活動(2)

 


魏連嶽弟兄至花蓮探視盲生

 

 

盲人基督徒的見證

李昆峰弟兄的見證

洗腎治療中的盲人基督徒之見證

 

 

 

如何協助盲人朋友 


一、前言

  每一個人,都會有遇到盲人的經驗;但是,相信多數的人在遇到盲人時,不知道該怎麼樣正確的幫助他們,或如何與他們相處。舉例來說:當我們看到盲人要過在十字路口時,雖然很想引導他過馬路,但不知道是要拉著他的手過馬路,還是要扶著他的肩膀走;可是又覺得好像都不對。並且又害怕這位盲人以為我們是居心不良的陌生人。於是心裡就想說:後面一定有比我更適合的人會去幫助他。然後就決定當作沒看到這位盲人,自己便趕緊匆匆離開。
  也因為大多數的人遇到盲人時,都是當作沒看到,然後匆匆的走過他的身旁。結果,我們就會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只要有盲人出現的場合,就會看到許多人的腳步明顯的加快了許多。這就好像台灣公車上的奇怪現象:只要有老弱婦孺上了公車,就會看到:坐在靠走道的人都立刻睡著了,而坐在靠窗的人,都立刻將臉朝向窗戶外。真的,下一次各位在坐公車時,或是有盲人出現的地方,只要仔細觀察,就會看到這種有趣的畫面。
  我常常在想:在國外,盲人可以當教育部長 (英國)、當醫生、當律師、當大學教授、當全世界都知名的歌星…。但為什麼富裕的台灣,卻無法培育出許多對社會有很大的影響及貢獻的盲人。當然這其中牽涉的問題很廣,但我相信主要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大多數的台灣民眾還未能真正了解盲人、接納盲人,使得盲人朋友的發揮被侷限在很狹小的範圍內。
  因此,我個人認為,若是每一個人都能了解並去落實協助盲人朋友;那麼不但上面所說的那些奇怪的現象能被化解,並能使每位盲人朋友都樂在生活之中,且發揮出他們生命的最高價值,而讓台灣真正成為一個到處都充滿愛的已開發國家。
 

貳、如何協助盲人朋友

  在探討如何協助盲人朋友之前,我們先要了解如何正確的稱呼盲人。因為,要是稱呼錯了,那麼還沒協助他以前,就已經先傷害他了。
  一般來說,稱呼盲人為「瞎子」、「青瞑仔」、「盲胞」、「殘廢」都是較不恰當的用語。至於現在比較流行用「視覺障礙者」的這個名詞。我在和一些盲人朋友討論之後發現,其實有許多盲人覺得台灣學者所推廣的這個稱呼用語也不一定合適;因為不但很長又很難念,而且一般近視戴眼鏡的人,也都可以算是「視覺障礙者」,因此容易產生混淆。我個人建議使用「盲人」這個稱呼,因為它不但通用、而且也很容易使人了解。

  以下就分為四個方面來探討如何協助盲人朋友。

一、在「行走」方面

  有一位盲人朋友曾經說過他的一個經驗:有一天,他走在人行道上迎面撞上一位走的很快的先生。那位先生立刻開口大罵:「你是個瞎子啊!沒看到前面有人嗎?」這位盲人朋友抬起頭,展示他那瞎掉的雙眼,回答說:「是啊!我是個瞎子!難道你也瞎了嗎?沒看到前面有一個瞎子走過來,要禮讓他先過嗎?」

  我想這個事件可以使我們了解:盲人朋友不但走路的時候很辛苦,甚至受到很多的委屈。
台北市是一個人口密集、並且極度現代化的大都市,盲人朋友應該能在這個城市中受到許多幫助。但事實上,雖然台北市民的教育水準相當高,但是台北市民的冷漠度也相當高。看到身邊的有盲人,心裡就想:這位盲人沒有找人協助,應該沒有什麼困難;而且我從來沒有跟盲人說話的經驗,我沒辦法幫什麼忙。於是就理直氣壯的從盲人身旁開溜了。其實,盲人的困難就是看不見,所以不知要找誰來協助;而且,盲人也是人,只要我們會和一般人說話,當然也能和盲人說話。

  除了很少人會主動幫忙外,盲人在台北市的另一個困難就是:台北市的人行道和馬路實在是太可怕了,到處都在施工、挖馬路,而不挖的地方,路面又都凹凸不平,或是充滿障礙物。一位盲人走出門,常常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先被障礙物絆倒,爬起來後走沒幾步,又掉到水溝裡,從水溝爬起來,又撞到電線桿,才繞過電線桿,又踩到旁邊的野狗,被野狗追了一陣子,就完全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這樣的戲碼,每次出門都要重複上演。

  前幾年雖然台北市廣設「導盲磚」,但許多盲人朋友告訴我,若是跟著導盲磚走,首先:一定會撞到腳踏車、機車或是汽車,甚至是攤販的推車。其次,一定會跌倒,因為導盲磚舖設不良。第三:一定走不到目的地。所以盲人都說導盲磚是「倒」盲磚,是絆倒的倒,不是引導的導。

  說到這裡,我們就相當清楚盲人行走的困難,真的很需要我們加以協助。那麼,我們該如何幫助他們呢?

(1)當我們在路上遇到盲人,要主動的上前協助他。走到他身旁問他說:「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地方嗎?」

(2)若他需要我們協助過馬路,就可以對他說:「沒問題,請你拉著我的手臂」,此時,只要將我們的手軸去碰他的手掌,接著,他就會自動的拉著我們的手臂,跟著你走過馬路。千萬不要拉著他的手走,或拉著他的包包走,也不是推著他走;而是讓他拉著我們的手臂跟著我們走。

(3)若他需要問路,請不要指著目標說「這邊」、「直走」,盲人會誤解或是無法理解。應該是以他的身體為中心,告訴他方向,也可以用時鐘的12點位置告訴他方向。當然,若我們有時間,最好能親自帶他前往目的地。

(4)若是我們在帶盲人行走時,遇到階梯,請勿立刻拔腿就往下走,這樣就算他沒有摔的半死,也會嚇掉半條命。而是在樓梯前,稍微停頓一下,並告知大約要下幾個階梯,讓他有心理準備。上樓梯的情形也是相同。

(5)若是他需要叫計程車,請在叫到計程車後,也協助他上車。方法是牽著盲人的手,觸摸計程車座椅,他就會自己坐入車中。同時,請注意:不要讓他的頭部撞到車頂邊緣;但也不是用手猛力壓他的頭,而是說話提醒他低頭就可以了。

(6)若是他需搭公車,請在他所要坐的公車停下後,引導他上車,坐好。若是車上沒有空位,而每一個乘客又都剛好全睡著而沒有人讓位時,請引導他站在司機座位後方,握住欄杆。若是我們所要搭的公車與他是不同班車,也請你能引導他上車後,自己再下車。

  但若是我們要搭的公車先來了,怎麼辦呢?…那麼,就要請身旁的人接著協助他。那萬一身旁沒有其他人又該怎麼辦呢?…那麼我們就好心的陪他等到他的公車來,我相信上帝會報答我們所付出的時間及愛心的。
 

二、在「生活」方面

(1)若是與盲人一起用餐時,該如何協助他們呢??若是在吃合菜的場合,請另外準備一個餐盤,將菜餚夾入盤中,放置於盲人前,供他個人食用。並請將菜餚名稱依照順時針方向念給他聽。若是在吃自助餐的場合請先將所有的菜名唸過一次,再依他的需要,替他夾在餐盤中。?若是餐盤中有辣椒、魚刺或是其他盲人可能無法下嚥的食物,請先告訴他,或替他取出餐盤。一般來說,盲人是可以吃魚的,只要先告知他小心魚刺即可,不用刻意不讓他吃魚。

(2)在聚會、遊戲或是活動中,只要主辦者加以設計或解說,盲人也可以盡情參與任何一項活動。甚至也可以請盲人在活動中擔任某些適合的工作或職務,如此也可以增加他的自信心。

(3)一般盲人的聽力及語言能力是正常的,所以當我們在與盲人交談時,不需對著他的耳朵大聲說話,也不需要提高音調談話;並且不需要刻意迴避某些視覺性的字詞(如:看起來、很漂亮、再見…)或令他們尷尬的話題(看電影、賞鳥…),只要將他們當作一般人來交談即可。當我們太小心、太謹慎時,反而會和盲人無話可說,而使場面更冰冷,更令盲人感到挫折。

(4)若室內有盲人朋友在時,請在進門時,遠遠的就向他打招呼。除非我們想要嚇他,否則千萬不要安靜無聲的走到他旁邊,才對他說話。而當我們離開時,也請先告知他,以免他沒有察覺,而一個人在那裡自言自語。

(5)在盲人經常出入的場所,門一定要「全開」或「全關」。因為「半開」的門,最容易使盲人迎頭撞上。我個人就曾親眼目睹一位盲人,雖然有伸出手在前面探索,但由於半開的門仍然可從雙手中間穿過,而撞上鼻尖,撞的非常慘烈。
(6)也可以帶盲人逛街,只要將物品的款式、形狀、特徵及價格詳細的告訴他,他仍然可以享受血拼的樂趣。

(7)盲人也可以看電視、電影,只要陪伴者稍微加以解說即可。目前台灣的公共電視部分節目,及部分電影已經有專門提供盲人觀賞的版本。若是我們有認識盲人朋友,想要了解這方面的訊息,可以請他打電話到淡江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口述影像研究中心(02-26252699)去詢問即可。

(8)盲人需要上廁所時,請在進入廁所後,以時鐘方向告知他們馬桶位置,也可以牽著他的手,觸摸馬桶的外緣處即可;但請不要太過緊張而摸到馬桶裡面的東西。
 

三、在「就學」方面

  若是身旁的盲人朋友處於就學年齡,我們該如何在就學方面協助他們呢?以下分為「高中以下」與「大學及研究所」兩部分探討。

(1)「高中以下」的階段
在此階段中,盲人朋友的就學方式有三種選擇:

(a)到盲人學校就讀。目前台灣設有三所專供盲人就讀的特殊學校:台北市立啟明學校、國立台中啟明學校、私立惠明學校(由基督教辦理)。這些學校的學生皆為視覺障礙者,學校設有宿舍,提供外縣市學生住宿。

(b)到設有「視障資源班」的學校就讀。視障學生在普通班與明眼的學生一起上課,但在某些科目方面(例如:電腦、美術…),視障生則到視障資源班中學習。視障資源班的老師會給予適合學生的教學方式,或教導其它特殊課程(如:點字、定向行動…)。

(c)到一般學校就讀。某些弱視者的視力情況不錯,能夠在普通學校適應良好,則可在家附近的普通學校中就學。

  至於,在哪一種就讀方式才是最適合我們身旁的盲人朋友呢?一般來說,到設有「視障資源班」的學校就讀是比較好的方式,但若是該視障學生在普通學校適應非常不良,則就應該考慮安置在盲人學校中就學。

(2)「大學及研究所」階段
  目前台灣的視障教育環境,在此階段並不是很理想。在國內的大學院校中,能提供盲人就讀的科系及研究所非常少,與國外的情況比較,差距非常大、限制非常多。而在技術學院方面,願意讓視障學生就讀的院校系所,就更寥寥無幾了。

  這方面只能期望教育當局及各大專院校的決策者能開放更多系所及名額,讓視障學生能有更多選擇及充實專業技能的機會。

  若您身旁的盲人朋友還有其它就學方面的問題,都可以隨時聯絡縣市政府教育局之特殊教育科,請他們協助。
 

四、在「資源」方面

(1)有聲圖書方面
  在「有聲圖書」部分,國內的「清華大學圖書館(03-5742995)」、「彰化師範大學圖書館(04-7211055)」、「國立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02-27515510)」、「光鹽愛盲服務中心(02-23711867)」等四個機構,製作許多有聲圖書,提供盲人免費借閱。只要盲人打一通電話,指明需要借閱之書籍、雜誌(也可由館方推薦),館方即會免費寄到盲人朋友的家中。

(2)點字圖書方面
  在「點字圖書」方面,「國立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盲人圖書資料中心」、「台北市立圖書館啟明分館(02-2514-8443)」,也製作蒐藏許多點字書籍供盲人免費借閱。
  但目前盲人朋友還有更加便利的閱讀點字書方式:只要透過電腦網路,進入「國立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全國視障資訊網(網址:http://www.ncltb.edu.tw/elib.htm)」,或是「淡江大學盲生資源中心視障資訊網bbs站(網址:bbs://bat.batol.net)」,即可在「視障點字圖書精華區」中,選讀各種類別的點字圖書、雜誌。

(3)電腦資源方面
  目前台灣盲人朋友所使用的電腦系統,原則上與一般人所使用的電腦系統是相同的;只不過需要購買供視障者使用的軟體(如:「TKBirds」國字轉點字軟體)及相關配件(如:「金點一號」點字觸摸器、語音箱)後,盲人朋友才能使用。
  至於視力可以看國字的弱視朋友,只要將電腦視窗系統稍加調整(如:放大顯示字體及畫面、滑鼠改為紅色系、以鍵盤代替滑鼠操作…等),就可以順利使用一般的電腦。

(4)網路資源方面
  盲人朋友也可以透過電腦,漫遊在無遠弗屆的網際網路世界中。不過,目前只能瀏覽網站上的文字部分。所幸,目前許多國內外的大型網站,都有設計專門提供盲人朋友瀏覽的「純文字」畫面,使盲人朋友也能盡情的上網搜尋資訊或享受瀏覽的樂趣,甚至還能進行網路連線遊戲。

有關電腦網路資訊的相關問題都可洽詢「淡江大學盲生資源中心(02-26202494)」協助。
 

五、在「就業」方面

  由於視覺方面的障礙,盲人朋友可以從事的工作本來就有限,但西方國家在十多年的努力之下,盲人所能從事的工作已有146種之多,並且還繼續地開發其他新的職種。

  但台灣的情況卻與西方國家有很大的差異。目前,台灣盲人大多仍然是從事按摩業,而能從事其它職種的盲人卻是非常少,這是因為:

(1)過去政府比較不重視盲人就業問題,所以未能建立相關的完善制度。而近幾年來,雖然政府開始有計畫的輔導盲人朋友就業,但目前成效尚未顯著,受惠的盲人仍是少數。

(2)台灣許多公司及企業雇主對盲人朋友不了解,認為盲人不但無法對公司企業有太大幫助,甚至公司還需要額外花許多人力物力來照顧他;因此,一般雇主寧可僱用其它身心障礙者,而較不願意僱用盲人朋友。曾經有學者調查國內500大企業雇主對僱用身心障礙者的意願,結果雖然全數的企業主都願意僱用身心障礙者,但願意僱用盲人的比例卻是非常低。由此可知,盲人朋友要找工作的困難度。

(3)盲人朋友比較不容易發揮自己的潛力,容易將自己侷限在狹小工作範圍,而無法完全發揮原本應有的工作能力。再加上盲人朋友較缺乏自信心、安全感;因此對於有太大挑戰及壓力的工作就較不容易接受。甚至,還有些盲人朋友較不願學習新的技能,及嘗試新的職種,而寧願停留於較安定、風險較小、較無競爭的按摩業。

  由於以上原因,使得台灣盲人朋友的就業問題很難有突破性的進展。因此,要解決盲人朋友就業的問題,可能需要:

(1)政府重視盲人就業問題,落實輔導盲人就業的計畫;並且提供更多名額讓盲人從事公職。

(2)台灣企業雇主不能以自身利益來考量是否僱用盲人朋友,而應該以回饋社會及培育人才的觀點來僱用盲人朋友。

(3)盲人朋友本身應該走出窠究,勇於接受附有挑戰性的工作,並有終身學習的觀念,充實各項專業技能,以適應職場的各種需求。
 

參、結論

  因為有身心障礙者的存在,這個世界才有更多的歡笑、淚水,愛、溫暖及真實。
  請大家不要輕看盲人,因為盲人對社會的影響及貢獻絕對不比一般人差。舉個例子:過去我曾經和一些基督徒朋友在監獄中舉辦一些關懷受刑人的活動,鼓勵他們要看重自己,活出生命意義,發揮生命最高價值。但我們在上面說,常常台下的受刑人的反應冷淡。這兩年,我邀請一些有意願的盲人朋友和我們一起到監獄中舉辦活動;很奇妙的,當這些盲人站到台上,雖然他們還沒開始說話及表演時,就有許多台下的受刑人感動的掉下眼淚。我相信,「好好活著」這句話,由一般人說出來,就比不上由一位盲人表現出來。所以,盲人真的可以對社會有很大的影響及貢獻。
  但是,盲人朋友要對社會有貢獻,他必須要先能走出自己的狹小世界,而走入社會中。這方面,就需要大家的努力了。因此,當我們下一次我們遇到盲人朋友,都能夠主動且正確的協助他們,並給予他發揮的空間,且加以鼓勵及肯定,幫助他們發揮生命的最高價值。


(本文 為作者於佳音電台廣播節目中的演講稿。作者:魏連嶽,為前台北啟明學校教師、前台北商業技術學院啟明社指導老師、中華民國視覺障礙教育協會第一屆理監。)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