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夢與基督徒信仰生命

 

 

 

※本篇文章乃為200768日於「 台北靈糧堂輔導中心」講授「異夢與基督徒信仰生命」課程時所用之演講稿,因此省略了許多注釋及註腳。若需查詢詳細資料或出處,請參閱「夢的本質之基督教觀點」的 論文內容及註腳。

 

 

 

一、研究夢的動機與目的

        夢是我個人在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進修宗教碩士時的碩士論文主題。在美國神學院進修期間,也繼續探研這方面的領域,今年秋天,會到英國繼續針對這個主題做博士研究。這聽起來就像作夢一樣;更直接說,這就像在做白日夢。怎麼一位基督徒會花費將近十年時間去從事一個以虛幻的夢為主題的研究呢?更何況,夢不是心理學的領域嗎?怎麼會從宗教角度在神學院中研究呢?

        這牽涉到我個人的研究動機。為何會如此投入從基督教的觀點來研究夢。簡單的說有三個方面。

        首先,在個人方面,我是一個愛作夢的人。我經常作夢,甚至連在桌上午睡或是在公車上打瞌睡時也會作夢。我也經常想許多關於夢的問題。夢是如何運作的?夢為何會存在?夢存在的意義、存在的最終目的、以及存在的最高價值是什麼?夢的本質到底是是什麼?   

        我對於這個問題並沒有答案。我在基督教書房中也找不到可以解決我這方面疑惑的書籍。  然而,諷刺的是,我在其他非基督教書房中,我們卻能找到許許多多心理學、醫學、及新世紀運動關於夢的各種相關問題之觀點。

第二,在生理學的方面,人超過三分之一的生命都在睡眠中渡過,而人在睡眠中唯一能夠覺知的活動即為夢。每個人都會作夢,夢是人們所共有的經驗。然而,我們雖然每天都能擁有它,可是卻從來不曾掌控它。夢可以說是人生命中最奇特、最神秘的一個部分。

        第三方面,從信仰的角度來說,夢既然是如此奇特,那麼夢這個活動及現象到底蘊涵著什麼樣的信仰真理呢? 上帝在創造人類時,之所以賦予人有做夢的本能,這其中一定有某些特定的理由。  到底上帝在「夢」這間「店」裡賣的是什麼樣的膏藥?  然而,又有多少神學家或基督徒曾經仔細的瀏覽過這間「藥店」,並且是否買到或拿到了他們所需的藥?  若是上帝設立了這間藥店多年,但人們口裡卻總是喊著無藥可醫,這意味著什麼?  若當上帝的這間藥店門可羅雀,而弗洛伊德這些人在上帝這間藥店對面開了一間假藥店卻是門庭若市,這對於基督徒來說又諷刺了什麼? 

        以上這三方面所牽涉到的種種問題都激發我想要從基督信仰的角度來研究夢。

        我花許多時間做研究的目的是渴望見到人們能在上帝這間藥店中找到祂的獨家「秘方」

        我渴望見到人們常常花時間,並很認真的到上帝這間店中光顧,並且找到他們需要且對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

        我渴望見到人們能意識到:上帝是夢世界的創造者,祂也是夢者的創造者;作為創造者的上帝,祂無條件的將夢賜給我們,就像是祂將陽光、空氣、及水賜給我們及所有被造物一樣。祂透過夢,使我們原本枯乾乏味的生命能得以被滋潤。

        我渴望見到人們最終理解到:上帝盼望人能透過夢而認識祂、找到祂、甚至見到祂。

        簡單的說,上帝激勵我、引導我,因此我便開始我的尋夢之旅。我盼望我的旅途上的蹤跡,能夠激勵人、引導人遇見上帝。這就是我研究夢的動機與目的。

 

二、聖經中關於夢的經文

    創世記 20:3,20:6, 28:12, 31:10-11, 31:24, 37:5-6, 37:8-10, 37:19-20, 40:5, 40:8-9, 40:12, 40:16, 40:18, 41:1, 41:5, 41:7-8, 41:11-12, 41:15, 41:17, 41:22, 41:24-26, 41:32, 42:9; 利未記 15:16, 15:32; 民數記 12:6; 申命記 13:1, 13:3, 13:5, 23:10; 士師記 7:13, 7:15; 撒母耳記上 28:6, 28:15; 列王紀上 3:5, 3:15; 約伯記 7:14, 20:8, 33:15; 詩篇 73:20, 126:1; 傳道書 5:3, 5:7; 以賽亞書 29:7-8, 56:10, 耶利米書 23:25, 23:27-28, 23:32, 27:9, 29:8; 但以理書 1:17, 2:1-9, 2:16, 2:24-26, 2:28, 2:30-31, 2:36, 2:45, 4:5-9, 4:18-19, 5:12, 7:1; 約珥書 2:28; 撒迦利亞書 10:2; 馬太福音 1:20; 馬太福音 2:12-13, 2:19, 2:22, 27:19; 使徒行傳 2:17; 猶大書 8.

 

三、基督教藝術中之夢的敘事

        許多基督教藝術家也嘗試透過繪畫、雕塑、及其他藝術手法來描繪出聖經中所記載的夢的敘事。這些藝術品不但呈現出基督教藝術家對於夢的看中,更能呈現出他們對於夢及夢世界的看法。此外,這些藝術品也能給我們對於在聖經中那些關於夢的故事有了一些可想像的圖像及內容。【播放投影片】

 

四、睡眠的信仰意義

由於人僅能在「睡眠」的狀態下,才能擁有夢。因此,在討論夢之前,我們或許應該先對睡眠以及睡眠所蘊含的信仰意義做討論。

目前已知:只有腦部高度發展的動物才有睡眠行為。而許多高等動物雖然也有類似人類般的睡眠模式,但是牠們卻與人類在睡眠時的大腦運作情況完全不同。許多動物在睡眠時,大腦主要的功能仍然是在警覺外界環境的變動,這樣的功能使牠們不至於在睡眠中會遭受到危險。這也就是為何許多動物都是睡的很淺,很容易就能從睡眠中醒過來,並且在剛醒過來時,就能夠做出即時且迅速的防禦反應。

然而,人類卻不是這樣。許多人睡著之後,別人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把他叫醒。許多人醒來後,還抱怨為何鬧鐘沒響害他上班遲到,其實鬧鐘已經響過半小時。甚至還有一些人在那裡懷疑為何兩個鬧鐘都同時沒響。為什麼會這麼難醒來呢?因為人類在睡眠時,大腦並不是在警覺外界環境的變動,而是專注於夢的內容。若是沒有作夢時,腦部就幾乎處於完全休息的狀態。所以,人在睡眠時大腦的電位活動變化,在作夢時期最為劇烈。

這也就是說,上帝讓人在睡眠中所有的能力都專一在處理與夢相關的訊息。以致於在其他的防禦或警覺方面的能力都相對的顯得無能。若是人類在睡眠中遭受攻擊,他幾乎無法防禦。假如你要殺人或偷搶,找對方睡覺的時候下手準沒錯;這主要並不因為你在夜晚能下手看得比較清楚,而是因為對方在睡覺的時候頭腦是不清不楚。

由此可知,從人類生理的運轉機制的角度來說,夢對人的重要性,遠遠超過人「身體」或「生命」的安危

為何上帝讓人在清醒時,可以有管理萬有的能力,但卻使他們在睡眠中因為腦部完全集中於關住夢,而變得非常無能呢? 為何上帝知道這樣的生理機制將使得人類的性命在睡眠中會處於非常危險的狀態,而祂仍執意如此設計呢?  為何上帝寧可讓我們喪失生命,也要使我們能在睡眠中會作夢、會有夢呢?

簡單的說,有兩個原因。首先,夢則使人類在萬物中顯為獨特。當動物在睡眠中仍然在警覺外在環境的變動時,人類卻是在睡眠中關注內在的夢。這個差異成為人與其他萬物之間的差別。

其次,夢的這個運作機制及夢的現象彰顯出:夢對人的重要性遠超過性命。換句話說,我們乃是在冒著生命的危險在作夢。若是這樣,我們能夠小看或輕視我們的夢嗎? 至少,從信仰的角度來說,基督徒必須要比其他人還重視夢。因為上帝對於夢運作的設計中啟示出:我們必須要重視我們的夢;事實上,我們也無法忽略我們的夢,至少,在睡眠中我們確實是無能為力的必需關注於我們的夢。   

 

五、夢的分類

    1. 普通之夢
       a.
一般的夢
       b.
一般惡夢 (生理性惡夢)

    2.
春夢

    3.
特殊之夢
       a.
異夢 (從神或神的使者而來的夢)
       b.
特殊噩夢 (從邪靈來的夢)

 

六、夢的一般及特殊現象

1. 夢囈 (說夢話)

2. 夢遊

 

七、普通之夢在信仰中的價值

1. 夢作為靈魂的活動  

        2. 夢作為靈魂的傳言

        3. 夢的功能性本質: 生理及心理現況的反映與調適

        4. 夢超越時間及空間  

        5. 夢之真實的本質
 

        我認為:夢是人類生命以及人類社會前進的重要動力。沒有夢則會使生命貧瘠,使生活過度現實、使生命受限,使生活乏味。

    (由於時間有限,我今天的分享會著重在異夢的部份)

 

八、異夢與基督徒信仰生命

1. 異夢是基督徒生命中的神聖空間

【播放投影片】

空間並非都是同質性的,空間的某些部份與其他部分是不同的。當神聖超越者介入某一空間而自我揭示、產生「聖顯」時,該空間就成為所謂的「神聖空間」。值得注意的是,這並不是單純之位置上的地理空間或可供度量的物理空間,而是一個全然不同於一般結構,並具有神秘性的宗教神聖空間。對於宗教人而言,在這個俗世中,也仍然存在著許多神聖的空間;並且,他們渴望將生命的核心安置在那裡,並向著神聖開放。

        在這個意義下,我們發現:在諸神聖空間中,異夢不但同時具有超物理性的特質,並且可能是最神秘、最特別、最個人化、以及與俗世完全相異的空間(the space of wholly other)。

異夢是一個使各種空間都能充分地完滿交融的場域。許多現代人終身所企盼神往的「五度空間」――長、寬、高、時間、靈界,都能在特殊之夢中親身經歷。對此有所領悟的基督徒,總是相信:異夢這樣獨特的空間,當然並非由人的意識或潛意所能控制,乃是由那位與人們完全相異的神聖超越者所掌控。

而在所有宗教中,基督教更是強調:異夢是上帝聖顯的神聖空間。聖經也有著相關的記載:

•夜間,上帝來在夢中對亞比米勒說(創世記203

•雅各在那婼鰝袟峇F,夢見一個梯子立在地上。耶和華站在梯子以上(創世記2810-13

•上帝到亞蘭人拉班那堙A在夢中對他說(創世記3124

•在基遍,夜間夢中,耶和華向所羅門顯現(列王紀上35 

保羅也說到:我們無論醒著或睡著,都與基督同活〈帖撒羅尼迦前書510〉。這樣說來,基督徒在夢中,也應該也能如在清醒時一樣,經歷到生命與基督的交融。【播放投影片】另外,從耶穌所說「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這人就是愛我的;愛我的必蒙我父愛他,我也要愛他,並且要向他顯現。(約翰福音14:21的這段話中,我們沒有理由認為:耶穌不能透過異夢向祂所愛的人顯現。

此外,基督教也認為:上帝並非僅是在祂的子民的夢中顯現,祂也會在一般人的夢中顯現。

•夜間,上帝來在夢中對亞比米勒說(創世記203

•約瑟對法老說:「法老的夢乃是。上帝已將所要做的事指示法老了。」(創世記4125

•博士因為在夢中被主指示不要回去見希律,就(馬太福音212

 

上面所述之亞比米勒、法老、博士都並不是當時所謂之上帝的子民,但上帝仍然介入他們的夢中。

【播放投影片】既然基督教強調夢是上帝聖顯的地方,那麼上帝要摩西脫鞋以進到荊棘聖地的事件,正提醒著基督徒應該在睡前卸下世俗的纏累,恭謙地等待上帝或其聖言在異夢中的臨在。若是幸而有恩能親眼見祂或親耳聽祂,豈不更令我們想起:雅各在前往哈蘭的路上,於一次睡夢中遇見上帝,【播放投影片】他睡醒後就懼怕的說:「耶和華真在這裡這地方何等可畏,這不是別的,乃是上帝的殿,也是天的門!」〈創世記2816-17

當上帝或祂的話語臨在其夢中,夢就成為了上帝的殿、是天堂之門。因此,若說教堂是共有的聖所;那麼夢就是私人的聖地。聖靈在夢中隨己意而行動及傳言。上帝是靈,人要用心靈遇見祂。夢正是靈能充分活動的地方;在夢裡,人不能再如睡醒時,那樣壓抑、阻擋上帝及其聖言的臨在;而只能靜默的領受。所以,人們當要安息,因為祂是上帝;人們當要入夢,因上帝要說話

 

    【播放投影片】

         而基督教所謂之「屬世」與「屬靈」的分別,似乎也能呼應:夢乃是有別於現世的另一個神聖空間的概念。

首先,我們都很清楚:人在清醒與在夢中,其本能行為及思考機能的運作截然不同。清醒時人的意識之特徵乃為現實性與主動性;這和夢中的非現實性與被動性也非常不同。[1]若是夢中的那些矛盾詭異的現象,以及不合乎現實邏輯的景象發生在我們清醒的生活中,我們必然會非常震驚,並用自己的理性及知識加以質疑與排拒。

【播放投影片】但是在夢裡,我們卻未曾因此而感到困惑不安,反倒是感到滿意和諧,並很自然的接受夢中的一切,且讓夢持續發生下去。這樣看來,在夢中並沒有理性與否、邏輯對錯的問題。我們似乎也非常肯定:夢是一個與清醒世界截然不同的世界;我們也本能地用另一種無關乎現實理性與邏輯的方式及態度面對夢中的世界。

其次,若普通之夢是屬於夢者自身靈魂的領域,而特殊之夢是屬於上帝的神聖空間,那麼我們或許可以嘗試說:清醒的時刻是屬於身體或心理的世界,而夢中則是屬於靈魂及神靈的世界。【播放投影片】若睡眠是睡眠者與這個世界失去聯繫,那麼作夢就意味著他已進入另一世界。夢在這方面的現象,除了符應基督教所謂之「屬世」與「屬靈」的區別外,也類同伊利亞德所說之「俗」與「聖」之分別。

        毫無疑問的,人類歷史上較長久的時期與較大多數的人們都會認同:夢是神聖空間。它是一個從不曾,也永遠不會被他人所玷污及侵犯的神聖世界夢的神聖性,可以在基督信仰中,得到理解,並且提供詮釋。

 

2. 異夢是上帝的語言之一 

【播放投影片】

    上帝介入人的夢中主要的目的,乃是為了要向夢者傳遞從祂來的信息。任何一種信息的傳遞要成為可能都需要透過一種傳遞的方式及管道、或是一種仲介的語言,使得接收信息者能透過這個語言而了解信息、並接收到信息,使傳遞任務得以完成。因此,若異夢是上帝傳遞信息的方式及管道,那麼在這個意義下,【播放投影片】異夢就是上帝與人溝通、向人傳遞信息的語言之一。

•耶和華說:「,我耶和華必在異象中向他顯現,在夢中與他說話。」(民數記12 6

•人躺在床上沉睡的時候,上帝就用夢和夜間的異象,開通他們的耳朵,將當受的教訓印在他們心上(約伯記3315-16 

夢者透過異夢接收到從神而來的信息,就像是許多聖經人物透過異象或神的使者接收到神來的信息。因此,異夢必須被視為像是異象或神的使者一樣的重要、一樣的神聖。

然而,在當代的基督教社群中,特別是在一些保守的教會中,【播放投影片】異夢這個上帝在聖經中及初代教會中經常所使用的神聖語言早已被許多基督徒給遺忘,甚至被貶低及排斥。異夢成為一種被遺忘的神聖語言、被忽略的上帝的聲音

    然而,當我們了解:異夢乃是一個傳訊者(messenger)、它攜帶著從上帝而來的信息、是上帝傳遞信息的方式之一時,我們應當把她視為是上帝所使用的語言之一、異夢是一種「神聖語言」、是我們必須重視且聆聽的一個神聖的聲音。

 

3. 異夢作為上帝的傳言與啟示 

    【播放投影片】

    語言的目的乃是為了要傳遞信息。異夢作為上帝的語言乃是為了傳遞甚神聖的信息。異夢是上帝對人啟示、預言、指示及交談的場域。夢作為上帝對人的引導。

    聖經記載著許多上帝透過異夢向人傳遞信息的描述。【播放投影片】若依照信息內容作劃分,約可將這些記載區分為三大類。

(1)上帝的應許  

        在所有聖經關於上帝透過異夢傳遞祂的應許之記載中,最為人知的事件,就是所羅門王在異夢中得到上帝將賜予他智慧的應許。

在基遍,夜間夢中,耶和華向所羅門顯現上帝對他說:「我就應允你所求的,賜你聰明智慧,甚至在你以前沒有像你的,在你以後也沒有像你的。你所沒有求的,我也賜給你,就是富足、尊榮,使你在世的日子,列王中沒有一個能比你的。你若效法你父親大衛,遵行我的道,謹守我的律例、誡命,我必使你長壽。」(列王紀上35-14

 (2)上帝的指示

•約瑟,又在夢中被主指示,便往加利利境內去了。(馬太福音221-22

•掃羅求問耶和華,耶和華卻不藉夢,或烏陵,或先知回答他。

(撒母耳記上286   

從對掃羅的這段描述中可知:上帝是會透過夢來指示人;不過,因為掃羅背逆上帝,所以上帝才不再藉著異夢來對他說話。

 

(3)上帝的啟示與預言

        上帝透過夢所傳遞的信息中,最為常見的就是啟示與預言方面的信息。也就是將還未發生的將來事件,透過異夢讓夢者事先知曉。

•得夢的先知可以述說那夢;得我話的人可以誠實講說我的話。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書2328

•只有一位在天上的上帝能顯明奧秘的事。。你尼布甲尼撒的夢和你在床上腦中的異象是這樣:那顯明奧祕事的主把將來必有的事指示你。(但以理書228-29

•但以理在床上做夢,見了腦中的異象,就記錄這夢,這四個大獸就是四王將要在世上興起。然而,至高者的聖民,必要(但以理書71-28 

    此外,上帝有時也會透過祂的使者在人的夢中,傳遞祂的信息。

•上帝的使者在那夢中呼叫我(雅各)說:(創世記3111

(約瑟)正思念這事的時候,有主的使者向他夢中顯現,說:

(馬太福音120

•他們去後,有主的使者向約瑟夢中顯現,說:(馬太福音213

   

在西元150年之前,初代教會的領袖們視夢為上帝的啟示。坡旅甲(Polycarp)在羅馬被殺前,即夢到自己殉教的過程。高盧(Gaul)的愛任紐(Irenaeus)說到:夢是他與上帝保持聯繫的方法。三世紀時,亞歷山卓(Alexandria)的俄利根(Origen)與革利免(Clement)兩位基督徒思想家也強調:夢能顯示上帝的旨意。奧古斯丁也認為:上帝會透過夢來安慰人。[2]

    【播放投影片】曾將聖經翻譯成拉丁文的耶柔米(Jerome)也認為:夢能超越時空;上帝乃是透過特殊的夢與異象對人們說話。對於生命歸向上帝的人而言,夢是上帝對他非常重要的啟示管道。[3]他個人就是因為一個特殊之夢而致力成為一位基督徒學者。

耶柔米的例子彰顯出一個事實:當上帝透過異夢直接地介入人的睡眠之時,也就意味著祂間接地介入人的清醒之時。祂的旨意總是為著能行在人的現實生活中,而不只是滿足於行在天上或夢的世界中。當現代人恢復對異夢的重視時,上帝信息的力量將能透過異夢而被彰顯出來,使異化的事物歸正,使徹底被破壞的世界被修復,並提供一個更美好世界的遠景。最低限度,它也讓我們在紊亂中得到平安、在雜沓中得享寧靜。近代之前的人們就經常能從異夢中獲取上帝對當代人們的寶貴信息,而後驅動人們去改變異化的現狀。而現代的人們並非沒有異夢,只是他們早已將異夢視為是普通之夢。

【播放投影片】但在這裡,我們必須討論一個問題:既然已有設立神職人員,為何上帝還需要透過異夢來傳達祂的信息呢?【播放投影片】這乃是因為:異夢更擁有「個別性」、「強烈性」、與「容易接受」的特質。

1、個別性。上帝透過神職人員所傳遞的信息多為信仰方面的總原則,使人們能依循著這些總原則作為信仰及生活的判準。而特殊之夢卻能領受到信仰方面的個別原則。上帝能依照夢者個人的需要,傳遞適合他個人的獨特信息。

2、強烈性。神職人員傳遞信息的方式就如老師說教,而特殊之夢就如同現代的傳播媒體;後者用了許多前者無法使用的特殊效果,因此也比前者更能吸引人、更具影響力及說服力。

3、容易接受。當人跳脫身體與意識的控制時,就會降低理性的思考,心靈因此比較自由。[4] 基督徒比較能在夢中辨別出上帝的引導,這比在我們身處於清醒時的物理世界更加容易;那些重視夢的上帝子民,往往都能發覺得到上帝的引導,並對自己的現況更加了解。[5]  即是說,在清醒時,人們可能因為許多外在與內在的因素,而對於上帝的信息加以忽略或排斥;但在夢中時,由於這些外在與內在的不利因素被減至最低;因此,可能更容易地能接受上帝的信息。

 

4. 異夢與基督徒的盼望 

【播放投影片】

    夢不僅是提供「夢想」的地方,它也是夢想率先實現的地方;因而也能使夢者更有信心的認為:這個夢想必能在將來的現實中被實現。在這裡我們看見了夢和願望之間的關聯。

但這並不是說,夢的本質就是盼望;更不是說,夢可以成為人的盼望。因為基督教盼望的對象絕非是夢,乃是上帝及祂的應許。[6]那麼,夢與盼望的關聯究竟是什麼呢?【播放投影片】我們能發現:異夢能使人們更有信心的活在盼望之中;因此,獲得在盼望中的信心乃是異夢的本質之一。

的確,在異夢所隱含的所有力量之中,那最大的一股力量就是盼望中的信心之力量。

若說上帝的應許是信徒的盼望,這些盼望又成為他們信仰及生活的力量;那麼,異夢就是使他們能在這些盼望中更加有信心的力量,而使這個盼望更能更深地介入我們的生命之中。

當基督徒從異夢醒來後,他們與睡前最大的不同,並不是他們的信仰或是信仰的盼望改變了,乃是他們的信心加增了;因而使他們更加熱衷於他們的信仰及其盼望,而這個增加的力量乃是源自於在夢中與上帝相遇,或是獲得了從祂而來的信息

    再者,信心必會產生某種動力,而導致某種行動的開始。異夢所帶來之對盼望的信心力量,進而使人能產生積極地行動。而這個生發的行動又似能將人引導入生命另一個階段。這樣盼望與信心之間的良性循環,異夢是其隱匿性的功臣之一。

上帝的確也經常在祂的應許實現之前,透過先知、異象或夢來傳遞祂的信息,使祂的子民在應許實現之前有盼望,而在盼望之後經歷應許的實現。

然而,更重要的,在盼望的過程中,還需要有著對盼望的信心,使人能夠在應許尚未實現的時日中忍耐等候。上帝在應許成就之前,也會多方多次的幫助祂的子民對其盼望更加有信心。雲柱、火柱、嗎哪、先知的話語、異象、特殊的夢、及聖靈施行各種神蹟奇事都共同為著信仰之盼望而效力

【播放投影片】聖經中基甸的事蹟,就是上帝透過夢,使原本對上帝應許產生疑惑、並且對應許逐漸沒有盼望的人,因為一個特殊之夢,而對上帝的應許,更加有了信心的例子:

當那夜,耶和華吩咐基甸說:「起來,下到米甸營堨h,因我已將他們交在你手中。倘若你怕下去,就帶你的僕人普拉下到那營堨h。你必聽見他們所說的,然後你就有膽量下去攻營。」於是基甸帶著僕人普拉下到營旁。米甸人、亞瑪力人,和一切東方人都布散在平原,如同蝗蟲那樣多。他們的駱駝無數,多如海邊的沙。基甸到了,就聽見一人將夢告訴同伴說:「我做了一夢,夢見一個大麥餅滾入米甸營中,到了帳幕,將帳幕撞倒,帳幕就翻轉傾覆了。」那同伴說:「這不是別的,乃是以色列人約阿施的兒子基甸的刀;上帝已將米甸和全軍都交在他的手中。」基甸聽見這夢和夢的講解,就敬拜上帝,回到以色列營中,說:「起來吧!耶和華已將米甸的軍隊交在你們手中了。」(士師記79-15

 

【播放投影片】我們不可沒有盼望,也不可缺少對盼望的信心。所以,保羅說:「但願使人有盼望的上帝,因著信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你們的心,使你們藉著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羅馬書1513」而特殊之夢正是能使基督徒能夠更有信心的活在盼望之中的信心來源之一。

許多人也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從某一個夢中醒來之後,因為從該夢中獲得了某種力量,他們決定做某件先前並不敢做的事。有的決定要離開本鄉而前往異地。還有人決定要更愛這位上帝,一生奉獻給祂。

這些決定從來都不是他們睡前的想像或計劃,而是在某個異夢之後所產生的特殊行動。這些不同之異夢都有著一個共同之處:夢者獲得了在盼望中的力量。

【播放投影片】上帝子民能在異夢中預先經歷了將來會經歷的應許,這是一種在「後面」提早望見「前面」的事件;使我們於「現在」就可以預先活在「將來」的盼望之中。因此,原本看起來是那將來的應許、是那遙遠的應許、甚至是他們死前都不會得到的應許,就轉而成為是能預先經歷的應許、是能與他們的當下就產生聯繫的應許。就如〈希伯來書〉119-13所說:一對將死且無子的老夫婦彷彿也能在夢中望見他們擁有著如天上的星、海邊的沙那樣多的子孫,因而認為上帝給他們的應許是可信的,以致於使他們在世上的日子,能歡喜的迎接上帝的應許。

【播放投影片】

然而,為什麼異夢能有增進信心的功效呢?

【播放投影片】首先,基督徒能從那些上帝而來的異夢中,獲得那些他們在清醒時,眼未曾見過、耳未曾聽過、心裡未曾想過的景象。在異夢中,那些死去的人復活、升到三層天上等等超越現實的現象都是很普遍會出現的景象。在異夢中,似乎就像是「從遠處望見」上帝的應許、似乎能看到現實中不可見之更美好的家鄉,以致於他們更能體悟到自己在這個世上乃是客旅者或寄居者,因而對上帝那超現實的應許更加有信心。

【播放投影片】第二,由於夢並不會不受夢者現實中身體機能的限制;因此,「瞎眼的得看見,瘸腿的得行走」的應許,並非只能在將來才能體會,它也能在現世的異夢中被體會。就以許多天生就失明的盲人為例,他們的夢境從小到大雖然皆缺乏著影像,但是,許多這樣的盲人都曾經有過少數幾個有影像的異夢。而那些夢中的影象,當然絕對非源自於他們日常生活經驗。[7]我認為:這些影像就是源自於那使人活著更有盼望的上帝那裡。就是上帝從外界提供了這些影像給夢者,使這些一生都不敢奢望能看見的盲人,卻因為在夢中經驗到看見的感覺,因而更有信心的認為他們的盼望終將會實現。再者,他們在異夢中所獲得的這些寶貴影像,也使他們對於可見影像的世界有了遐想的元素,而意外地有了建構美麗世界的素材。

對於這些曾經擁有過異夢的盲人而言,這些異夢不僅豐富了他們的生活,並且也拓展了他們的世界;因而使他們能更有信心的活在盼望之中。他們的人生及世界因為有異夢,從此,不再相同。上帝透過夢,引導他們出黑暗,入光明,並讓他們似乎在遠處看到了一更美的家鄉。

異夢似乎就是上帝的應許與人的盼望之互動的推力及場域。上帝既然是多次「多方」的曉諭基督徒,祂當然也能透過夢為祂的應許效力,使基督徒對祂的盼望不但有根有基,也有信心,也能體會。

為此,基督徒應該期盼上帝會在夢中曉諭他們,應該期盼耶穌基督會在夢中對他們顯現。我們發現:異夢也能產生出類似如基督教的傳道人、主日聚會、或其他宗教活動所帶給信徒對盼望的信心。特殊之夢乃是基督徒盼望中信心力量的泉源之一。

 

九、如何分辨異夢:聖經與基督教傳統的觀點

    【播放投影片】

        現在我們了解到異夢的重要性。不過,當我們談到異夢、或是有了異夢的經驗,不可避免的也要面對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該如何判斷某一個夢是否是來自於上帝的異夢呢?

        若是我們將一個普通的夢當成是一個從神來的異夢時,那麼我們乃是造假欺騙,若是我們還將普通之夢中的信息當作從神而來的信息來傳講,我們則成為了一位「假先知」。在耶利米書23章之後,先知耶利米極力的批判這個將普通之夢當成異夢的問題。  相同的,若是我們將從神而來的異夢當成是一般的普通之夢,那麼我們則是藐視上帝的啟示及話語,我們則變成一位「假門徒」。

    這兩個錯誤的傾向使得分辨異夢的任務成為必要、也令我們戰戰兢兢。

    有三個原則可以幫助我們來判斷異夢。

1. 強烈性 (Intensity)

    【播放投影片】異夢具有一種「強烈性」的特質,異夢的內容也能激起夢者心靈強烈的感受。

當我們在睡眠時,腦部的運作情況不如一般清醒時的運作。在此時,我們在記憶及思考方面的能力都相對的較為薄弱。所以我們經常無法記清楚夢的一些細節,也因此我們常會覺得我們的夢都是支離破碎、難以理解。

    然而,當夢的內容非源自我們自己,而是源自於上帝時,情況就大為不同了。當上帝透過異夢來對我們說話、或是傳遞信息時,這乃是一種積極的「侵入性」行為。【播放投影片】這是上帝或上帝的使者從某個「外界」侵入到夢者的夢境中的事件。也因為侵入行為必須具備著強大動力才能進行有效的介入,所以異夢都會具有著或伴隨著這種強大的動力,也因此異夢就很容易的能引起夢者的注意。創世記28章雅各在伯特利的異夢就很清楚彰顯出異夢中的那種「強烈性」特質。 

    【播放投影片】此外,也由於異夢具有這種強烈性,因此一個異夢應該都能強烈的感動或激動著夢者,也因此讓夢者對這個異夢產生深刻的印象,並且難以遺忘。如此,在異夢之中的信息才能夠長遠的提醒著夢者、影響著夢者。所以「強烈性」就成為一個分辨異夢的原則之一。

 

2. 有效性 (Efficacy)

    【播放投影片】其次,異夢總是能使夢者或夢者所屬的信仰社群受到從神來的幫助。在耶利米23章中,先知耶利米批判:某些假先知所號稱的異夢,其實並非是從神而來的異夢,而是假的異夢,因為這些先知與他們所說的異夢,根本對上帝的百姓毫無益處。

        若是一個夢真是從上帝而來,那麼這個異夢當中的信息應該能使夢者獲得指引、走出困境、或是得到關鍵性的答案;或者是能使夢者所屬的信仰社群得到正確且具關鍵性的啟示。

例如,馬太福音中博士的夢及約瑟的異夢就是一個對於夢者很重要的引導及指示。而創世記中法老的夢或是但以理書中尼布甲尼撒的第一個夢就是對於夢者所屬的信仰社群很重要的一個異夢。

        因此,若是一個夢被宣稱為是從神而來的異夢,但是這個異夢或異夢當中的信息卻不能使夢者或是信仰社群得到幫助,甚至是造成傷害、引發衝突、忌妒、紛爭、或分裂,那麼這樣的夢不應該被視為是異夢。

 

3. 一致性 (Conformity)

        最後,夢中的信息必須與聖經中的信息互相一致;若異夢的內容是一個預言,那麼這個預言也必須與未來發生的事實互相一致。這乃是異夢的「一致性」特質。

        首先,假如一個夢被宣稱是從神來的異夢,但其中的信息卻違背聖經中神的話語,那麼這個夢就不能被視為是異夢。申命記13章提到,即使有一個夢是伴隨著神蹟的出現,但若是這個夢的信息違背聖經中的信念,那麼這是一個假的異夢。

        其次,申命記18章及耶利米書23章提到,若是一個夢被宣稱帶著從上帝而來的預言(不論是關於個人的預言或是群體的預言),但這個預言在未來卻沒有實現,或是與未來的事實不符,那麼這個夢就是一個假的異夢,而宣稱這個夢是異夢的人,應被視為是「假先知」。

 

        然而,我們必須注意到另一個危機,因為上帝是無限的,而這樣的分辨原則是有限的;因此一方面我們必須要依照這樣的原則來檢視某一個夢是否為異夢,而不可以隨便或任意的就斷定自己的某一個夢為異夢。但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向上帝開放,讓上帝可以在我們的生命中做新事,讓上帝可以在任何情況、用任何方式對我們說話。

         我們必須要謹慎的分辨異夢,但也不要走向極端,使人所定的分辨原則限制了上帝的作為。  我們不應當隨便就宣稱一個夢是從神來的異夢,但我們更應該謹慎不要隨便就論斷他人的異夢不是從神來的異夢。 信仰就是一種存在的張力。任何牽涉到信仰的議題也是充滿張力的。分辨異夢也充滿張力,一方面我們必須小心謹慎、另一方面我們有必需向上帝開放

 

十、解釋異夢的必要與危機

上帝作為解夢者

不過,既然特殊之夢的目的乃是上帝要向人傳遞信息,但為什麼某些獲得異夢的夢者,自己卻無法了解該特殊夢之中上帝所要傳達的信息呢?亦即,為何上帝不讓夢者能夠了解異夢中信息的真意呢?(比如聖經中所記載之酒政、膳長、法老、尼布甲尼撒王、伯提沙撒王等人,都對於上帝在夢中所傳遞的信息並不理解)[8]

這乃是因為:異夢既出自於上帝,因此唯有上帝才能知道夢的真意;並且,有時上帝只將夢中的真意向特定的人作揭示,也唯有這些特定的人能夠解夢。

某些特殊之夢如耶穌所說的比喻,並非每個看見、聽見的夢者都能明白;只有那些特定的人,上帝才使他們能明白夢中的真意。此外,上帝也透過這種需要由另一位祂所安排的特定解夢者才能明白特殊夢之真意的解夢機制,使得夢者與解夢者能產生互動聯繫;並在解夢的過程中,使夢者能崇敬上這位上帝所差來的解夢使者。如此,上帝就能再透過這位解夢者,在凡俗世界中彰顯祂奇妙的作為。 

上面所提那些酒政、膳長、以及法老的夢,就是為了讓解夢者約瑟受到埃及人的崇敬,而使上帝能透過約瑟而在埃及彰顯出祂的大能。而尼布甲尼撒王及伯提沙撒王的夢,則是為了讓解夢者但以理在巴比倫被崇敬,使上帝能透過但以理在外邦中彰顯祂奇妙作為。

這樣說來,夢就如同某種「密碼」;接收者雖然知道密碼中似乎隱藏著某種訊息,但卻又未能知道其中的真意。因此,就需要「解碼」的協助;解碼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揭露密碼中所隱藏的訊息。這種現象也類似於初代教會聚會時的方言現象。當在聚會過程中,若有人口中說出特定的方言,則必須要有另一位翻方言的人,將這個隱含著上帝信息的方言內容加以翻譯出,眾人才能知道方言內容的真意。若無翻方言者,說方言就猶如作夢者,方言現象就猶如夢境般的迷幻罷了!但是,當密碼與解碼、說方言者與翻方言者兩者同時臨在(present)時,上帝所傳達信息之真意就被揭露。許多清晰的特殊之夢(manifest God-sent dreams)就是因密碼與解碼兩者同時臨在,所以夢者就能十分清楚並肯定的明白夢中上帝信息的真意。

必須謹慎的是:解碼及翻方言的能力並無法被學會或是被擁有,而只能在當下,從上帝的賜予中獲得。所以,基督教從來不存在有一位專門從事翻譯方言的專家,到各個說方言的基督教聚會中負責翻譯;同樣地,也沒有某個專門解析特殊之夢的專家到各地去替人解夢。就連猶太教及基督教歷史中的解夢大師但以理,也需在解夢之前,謙卑地祈求上帝將夢中的真意顯明;也唯有當他領受了從上帝而來的真意,他才能解開那些無人能解的特殊之夢。[9]

總而言之:若是上帝要讓某位夢者明白某個特殊之夢,那麼祂就將密碼與解碼同時賜給夢者,讓夢者了解該夢的真意;或者,祂會賜予夢者密碼,而後將解碼賜給夢者身旁某個人特定解夢者,而後夢者再透過此人明白夢中的信息。

至於,若夢者本身不能了解某個夢,又沒有旁人可以替他解夢;那麼,這樣的夢嚴格來說,不能算是特殊的夢,因為密碼與解碼兩者並沒有同時臨在。

當然,即使是先知或是聖徒,他們的夢,也並非全都是異夢;因為,上帝並不需要天天都像人們傳遞旨意。這就如同司令官只要下達一個命令,就能引導其下屬及部隊進行一個月甚至為時更長久的行動。上帝的信息也是如此,透過一個清晰的特殊之夢所傳達的信息,就足夠滿足夢者長久之所需。因此,異夢貴不在多,貴在能知
 

 

十一、結語

夢,這個人生命中最奇特、最神秘的一個部分應當會是最吸引人關注的部分;不料,它反倒成為現代人最忽視的部分。甚至因忽視而遺忘,因遺忘而像似不曾存在。人對「夢」的遺忘也導致了人生命中的超越、真實、神聖、盼望中之信心等部分的遺失,進而導致人生命中「夢想」元素的匱乏。這樣的後果,最終就宣告了原本耀眼的摩登時代正式進入了沒有夢想的年代。在這個年代中,存在的僅僅是意識型態或傳媒及教育所蘊育出的「理想」,引導著人們為資本主義體系犧牲奉獻。

    忽視夢,使得夢想也被迫讓位給以現實為上帝的理想。忽視夢成為最被現代人忽視的罪,因它迫使人們不再為夢想而努力,轉而為現實而生活。這樣情況的肇始之因,實與當代人對夢的本質之觀點有著密切的關係。

    近代之前的基督徒們卻不是如此,他們肯定異夢是一個神聖超越者介入的神聖空間。因而他們乃是以一種朝聖般的宗教態度面對夢的世界。他們更是認為:夢是上帝的語言之一,且是祂的一般性、經常性用語;上帝會在夢中對他們說話、或向他們顯現。[10]夢作為他們的神聖空間。他們隨時都能在夢中領受從上帝來的指示及信心。人人皆祭司而能來到至聖所內朝見上帝的理想,具體地在夢中被實現。也因此,當臨睡前,他們會盡可能地脫去世俗的纏累,盡可能保持心靈的潔淨,預備自己即將進入神顯的時刻。即使剛從特殊之夢中醒來,他們也不會立刻從事俗務,而會靜默地思想、追憶及再體悟著昨晚上帝的臨在或傳言。

他們並非如其他現代人,將一天劃分為睡眠及清醒兩種狀態,而是劃分為聖與俗的兩種世界。而睡眠正是聖與俗兩個世界之間的門檻或界線。夢的本質也在這樣的區分中被揭露。

他們還認為:末世不能只是個有異象的時代,更是個要有異夢的時代。他們發現:最嚴重之「世俗化」的問題並非是將現實世界去神聖化,乃是將夢的世界去神聖化。他們以為:若要將這個墮落的世界,重新聖化的有效辦法,就是恢復夢的本質性原貌,以及面對夢應有的恭敬態度。所以,他們也會這樣禱告: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尊祢夢為聖,願祢的夢降臨……

夢不單只是對宗教人有意義,它也對這個世俗化日益嚴重的現代人有著新義。它能使人更有信心的活在盼望之中,使人破碎的心靈得以整全,使人三分之一的暗夜人生變得更加有意義。

當我們恢復對夢的重視,並使夢恢復了其本質及存在最高價值時,我們將能不再「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恰恰是「夜有所夢,日有所思」。當我們對夢的理解與當代的理解反向時,這個世界有可能才會恢復真正的方向。

德國哲學大師布洛赫在其三大冊鉅作《盼望的原則(Das Prinzip der Hoffnung)》的導論第一句話,就對當代提出了五個發人深省的問題:「我們是誰?我們從那裡來?我們要往那裡去?我們在等候什麼?什麼在等候我們?」[11]

或許基督徒可以嘗試這樣回答:我們是擁有特殊之夢的上帝子民。我們從現實的世界而來。要到如夢般好的無比的世界去。在到那個世界之前的「現在」,我們在等候夜晚,等候在睡眠的夢中我們主的臨在,等候在夢中得到祂的指引;在到那個世界之前的「將來」,我們在等候與我們的主相遇。

    而我們的主也在等候我們;祂在等候我們安歇,等候我們入睡,使祂能在夢中向我們顯現;等候我們在夢中全然降服時,可專一地聆聽祂的傳言;等候我們願意讓祂引領到那已預備好如夢般那更美的家鄉。在我們到這個家鄉之前,主等候我們重視我們自己的夢。

 

 

 


 

[1] Erich Fromm,《夢的精神分析》(葉頌壽譯,台北:志文,1982),33

[2] Augustinus, Aurelius,《懺悔錄》(徐玉芹譯,台北:志文,1997),354-430

[3] Jürgen Moltmann, The Crucified God, 137-138.

[4] Benedict Pererius, De Magia: Concerning the Investigation of Dreams and Concerning Astrological Divination. in Morton T Kelsey. God, Dreams, and Revelation: A Christian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 149.

[5] Morton T. Kelsey, Dreams: A Way to Listen to God, 100-101.

[6] 人類最早出現的罪即是:人類始祖之盼望的對象並非是上帝或是祂的應許。亞當和夏娃因盼望能有上帝般的智慧,而導致被蛇誘惑產生出犯罪行動。錯誤的盼望成為最原初的罪。

[7] 筆者曾在盲人學校任教7年,於訪談某些盲人夢境的經驗中,的確發現:部分天生就失明,而從未看見任何影像的盲人,都曾有過在夢中看見影像的經歷。另外也有些嚴重的視覺障礙者,在夢中看到原本視覺無法看見的影像或顏色。本文所述之盲人作夢經驗,皆是來自於筆者對於某些盲人的真實訪談。

[8] 〈創世記〉4041章。及〈但以理書〉24章。

[9] 〈但以理書〉2章。

[10] 〈民數記〉12 6、〈約伯記〉3315-16、〈約翰福音〉1421

[11] Ernst Bloch, The Principle of Hope, 3.

 

 

  
Home Page

 

 

 

 

 

 

by 魏連嶽